颜昌海:解放军为什么要布阵朝鲜边境?

日前,“朝鲜军校再挂标语称中国是敌人”的新闻令不少中国民众大跌眼镜,一直是中国最亲密的“小兄弟”怎会对“老大哥”恶言相向呢?其实,中国近年来在朝鲜核危机中所表现出的尴尬与无奈早已向世界昭示了中朝之间的难言之隐,即中朝“友谊”的背后是两国渐行渐远的身影和难以调和的矛盾。
如果朝鲜半岛果真再燃战火,中国是否还会抗美援朝?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因为今时早已不同往日,历史恐难重演。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28日,毛泽东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10月,中国应朝鲜政府请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抗美援朝结束。如今六十多年过去,中国早已经过改革开放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朝鲜依然是一个固步自封的贫穷军事独裁国家,中朝之间的“阶级兄弟手足情”早已面貌全非,中国再不惜代价的支持穷兵黩武的朝鲜而破坏中美之间的和平合作大局,已不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
如果半岛一旦再次开战,中国或将被迫卷入战局,因为根据中朝于1961年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有效期已延至2021年)第二条约定,“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可是,正享受难得和平发展机遇期的中国极不愿意卷入战争,这可能就是为何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呼吁“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的缘由。
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曾多次强调,“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显而易见,朝鲜若发动战争将直接触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因为那会将中国拖入战争的泥沼而威胁中国的持续稳定发展,甚至是国家安全。因此,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曾义正辞严的表明中国对朝鲜局势的立场,即“反对任何一方在这一地区的挑衅言行,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
中朝曾经是最亲密无间的“无产阶级兄弟”。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曾亲赴抗美援朝战场,并埋骨他乡。那时的中朝两国志同道合,有着“反帝反美”的共同理想,而且朝鲜“建国之父”金日成与中国老一辈领导人有着亲密的“战斗友谊”。虽然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朝关系也出现过波澜,但中朝的实质性嫌隙应该是真正始于1978年的中国改革开放。邓小平英明的认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开启了中国和平发展的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之路,而朝鲜则固执的选择了闭关锁国的以军事战备和计划经济主导的社会主义道路。中朝两国的发展理念自此出现了严重分歧,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作为“大哥”的中国越来越开放发达,而作为“小弟”的朝鲜则日益封闭落后,二者难免同床异梦,隔阂日深。
中朝两国关系的转折性事件应该是1992年中国同韩国正式建交,金日成甚至为此曾以“要与台湾建交”威胁邓小平,并在视察姜健综合军官学校时发表讲话称,“中国是叛徒,是我们的敌人。”结果,次年北京以仅两票之差错失了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据说问题就出在朝鲜将关键性一票报复性地投给了悉尼。
1994年金日成病逝,其子金正日接班,中朝关系进一步雪上加霜。虽然金正日热衷于玩弄“核危机”和“六方会谈”的平衡游戏,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他至少保证了半岛局势基本有惊无险。然而,2011年金正日逝世后,不满三十岁的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中朝领导人之间的个人纽带可谓是遗失殆尽。2013年新年之际,金正恩向一些国家和政党领导人送新年贺卡,竟然不包括中国。朝鲜现今领导班子的立场是,“可以利用中国,但不要相信中国”。
其实,中国大陆领导人很清楚疯狂的朝鲜已经愈来愈成为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一个累赘甚至威胁。可是,不论是从面子上还是利益上,中国又不能简单的抛弃朝鲜这个作为中美之间“缓冲区”和“谈判筹码”而仍有一定战略价值的包袱。同时,过份刺激朝鲜反而可能会令其对中国反咬一口,因为中国很清楚“阶级兄弟”间反目成仇绝非没有可能,前苏联和越南就是前车之鉴。
对中国而言,如何才能“有效控制”朝鲜这个不听话的“小兄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技术活。一方面要遏制朝鲜的核野心以维持半岛和平,另一方面又不能让朝鲜政权迅速破产,因为那样极有可能会将朝鲜推入美国的怀抱。对中国而言,半岛困局的最理想出路可能应该是中国主动推动朝鲜改革开放,届时中国大可善加利用握有的“王牌”大太子金正男。否则,一旦朝鲜选择自己开放,料将会如同缅甸一样疏远中国,转向亲近西方。
近期,美国要求中国向朝鲜施加压力,迫使平壤放弃核发展计划,作为回报,美国将允许中国在美国同盟国日本和韩国加强军事合作议题上发表意见。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美国和平基金会对此批评说,美国给予的是无法完成的使命。
据悉,美国向中国提出建议,要求中国利用对平壤的影响,说服朝鲜放弃核军事计划,崔天凯对出席美国和平基金会会议的外交官员和记者说,这里面有一点点甚至比一点点还要多的地方让他担心,人们都说中国对朝鲜有影响力,能够迫使朝鲜做这样或那样的事。美国警告,如果说服不成,美国将破坏中国的安全利益。崔天凯说,你们看见了,你们给了我们一桩无法完成的使命。崔天凯批评美国与中国两个世界大国的这种合作方式不公正,也不具有建设性。
法新社指出,中国被认为朝鲜最紧密的盟友,但中国却并不指责朝鲜的核军事计划,大部分美国专家认为,中国不愿意看到金正恩权力垮台。然而,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指出,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核威胁抱有很大的担心,他说,朝鲜半岛就在中国门前,任何军事冲突都会越过边境的限制而对中国产生冲击。但这个问题不可能由中国一国就能解决,需要有关各方的合作。
尽管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从2006年就禁止平壤任何核武器和战略武器,但平壤近期发射一系列短程导弹,向韩国发射炮弹,试射能够抵达日本的导弹,并向韩国发射无人驾驶飞机。朝鲜还威胁将试行第四次核试验。
朝鲜是否将进行第四次核试验,成为近期国际关注的焦点。《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安德鲁・布朗撰文指出,一旦朝鲜进行核试验,将引发美、日、韩等国在亚太地区的核军备竞赛,各国间的紧张局势将进一步升级,成为中国大陆的一场噩梦。安德鲁・布朗在文中说,有迹象显示,朝鲜将进行第4次核试验,这表明朝鲜正坚定地向其目标迈进,即:朝鲜有一天能对亚太地区的任何城市,包括美国的大城市实施核打击。朝鲜第4次核试验可能将改变当前的局势。
布朗认为,一旦朝鲜进行第4次核试验,不但将促使美国加强在该地区的导弹防御系统,还可能促使日、韩考虑发展本国的核威慑力量,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这将引发一场在中国大陆“家门口的核军备竞赛”,而且发生在中日两国因东海争端陷入关系紧张之际,日本的军事实力将通过这一军备竞赛进一步加强,从而可能加剧中日两国间的对抗,成为中国的一场噩梦。
也许朝鲜的核危机只是虚惊一场,然而只要朝鲜坚持不推行军事去核化和社会改革开放,迟早仍会是一颗定时炸弹,届时其“周边大国将无一幸免”。
布朗在文中引述韩国外交部一名官员说,中国大陆领导人越来越把朝鲜视为一个战略负担,而不是战略资产。但文章认为,对于担心自身存亡的中国大陆来说,可能会十分担心失去朝鲜这个社会主义阵营的盟友。北京真要抛弃朝鲜这个为数不多的真朋友,或许还需迈出很大一步。文章说,中国是对朝鲜政权所为影响最大的国家。如果不是中国大陆在向朝鲜提供食品和石油,朝鲜经济可能会崩溃。北京可能并不希望看到这一点。尽管金正恩残忍的处决了其姑父张成泽使中国大陆失去了一个“老朋友”,但中国大陆仍将朝鲜视为对驻韩美军的一个缓冲器,而且担心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发生内乱,可能波及中国。
前韩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千英宇表示,朝鲜也明白,中国大陆除了口头发表一些强烈言辞外,不会有什么实质的举动。中国大陆的种种顾虑可能会促使朝鲜更大胆地推进核试验。对朝鲜来说,核武器是防止外来袭击改变朝鲜政体的最终手段。朝鲜将核武器称为“一把宝剑”。朝鲜的尚武好战,中国大陆对其的束手无策,最终将令中国大陆品尝朝鲜为其种下的苦果。
自朝鲜二号人物张成泽被处决后,有关朝鲜即将崩溃的猜测不断扩散。日本媒体披露,中国大陆军队为朝鲜政权垮台制定了应急方案。分析认为,北京一定会在朝鲜金家王朝垮台的第一时间出兵,然后控制整个朝鲜的局势,并且可能扶植金正恩的哥哥重新执政。日本共同社说,一份被泄露的中国大陆军队内部文件显示,军方专家已设想朝鲜有可能陷入体制崩溃的危机,正在研究在两国边境加大监视力度,和设置难民营等紧急应对方案,这份文件于去年夏季撰写,年底就爆出朝鲜第二号人物张成泽因打算发动政变,推翻金正恩而被处决的事件。
中国军方专家假设朝鲜陷入体制崩溃危机时,中国将设立多个专门应对小组,一旦难民等涌入,中方计划在国境周边各县设立多个可容纳1500人的难民营,保护政界和军界重要人物的人身安全。同时,将外逃的朝鲜重要人物转移到“监视营”,防止他们进一步指挥和参与可能会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军事行动。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指出,中国大陆应变朝鲜崩溃的应急方案,已经制定了多年,因为朝鲜发展核武器对中国造成威胁,特别是去年金正恩把亲中国大陆的姑父张成泽处死之后。金正恩把亲华派的人杀了,造成中国和朝鲜关系非常紧张,金正恩统治下去很困难,最后会众叛亲离,众叛亲离以后就会引起内乱。
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长期住在北京和澳门两地,韩国传媒曾引述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金正恩被内定为接班人后,他身边的人就开始策划暗杀金正男,而中方提出警告说:“在中国的地盘决不可动金正男”。俄罗斯最高权威的国家级研究机构“世界经济与国际事务研究”,早在2011年11月发布报告,报告中把朝鲜政权崩溃视为既定事实。而随着当年12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死亡,朝鲜的崩溃提速。香港杂志也曾报导说,中央军委已从北京军区调派第38集团军、第27集团军共3个机械化师部队进驻中、朝边界,防止有突发事件发生及大批朝鲜难民涌入中国。报导中,朝鲜问题研究所的安赞一博士说:“中国采用了机动装备,和适应朝鲜地形的滑雪部队等,这很明确的是应对朝鲜剧变的演练。”
而报导还称,中国军队除应对所谓“政变”等突发状况外,中方还考虑到美国等所谓“军事强国”,可能以反恐为藉口进入中国境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