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科恩:中国把“门罗主义”用到亚洲

   越南胡志明市——在他的经典作品《大国政治的悲剧》(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最新版中,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就中国崛起后亚洲出现战事的必然性做出了有力论述:
   “简而言之,我的看法是如果中国在经济上继续增长下去,它会希望像美国统治西半球那样统治亚洲。而美国会百般阻挠中国实现这种区域霸权。北京的多数邻国,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韩国、俄罗斯和越南,都会和美国联手来遏制中国的势力。这样一来就会有一场激烈的安全竞赛,战争的可能性相当大。”
   这是21世纪的核心战略问题。在历史中,我们很少看到权力从一个霸主转向另一个霸主的过程是和平的。中国需要资源。无论是远是近,它都会去寻觅——过程中都会发现美国在碍事。战火的燃起显然是有可能的,问题在于能否通过结盟来巧妙应对,或是在共同毁灭原则的魔影笼罩下防微杜渐,这和苏联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不存在意识形态冲突。
   冲突的萌芽显而易见。奥巴马总统在近日访问亚洲时明确表示,日本和中国在尖阁诸岛(北京称钓鱼岛)问题上的对峙,也许会把美国卷进去。他宣称中国东海中由日本管辖的礁石“处在《美日安保条约》(U.S.-Japan 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第5条的规定范围内”,从而激怒了声称对那些岛屿拥有主权的中国。中国向华盛顿传达的讯息,实质上就是在说,少管闲事,冷战已经过去。
   越南和中国的海洋冲突近日也出现激化,起因是中国决定在中国南海建一座石油钻井平台。那是一片河内政府宣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可能蕴藏了大量石油和天然气,护送平台的中国船只撞击了前来阻止的越南船只,并发射了水炮。
   对于越南这个曾经的敌人、现在的“转向亚洲”合作伙伴,美国给予了坚决的支持:“中国决定在多艘政府船只的护送下首次前往与越南的争端水域架设钻井平台,此举是具有挑衅性的,会加剧紧张气氛,”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在一份声明中说。“此次单边行动似乎符合中国在更大范围内的一种行为规律,它在以破坏该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方式,推进其在争端区域的领土主张。”
   中国正在维护自己在中国南海的主权,从而激怒了菲律宾和越南。看起来它用行动证明了米尔斯海默的正确,他在书中写到,一个更强大的中国“可能会试图把美国挤出亚太地区,就像美国在十九世纪把欧洲大国挤出西半球那样。我们应该会看到,中国将炮制自己的门罗主义”——也就是19世纪美国向欧洲发出的“别碰这个半球”的告诫。
   越南显然在加强与美国的关系,以此来防范中国。去年宣布的“全面伙伴关系”表明两国的战争创伤愈合得有多充分。合作覆盖到了贸易、投资、教育(在美留学生中,越南人的数量排在第八位)和防务等领域。为此提出的贸易协议名叫“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越南是其中一个参与者(但中国不是),它正在把投向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吸引过来。较低的工资也是一个诱惑。近日美国还和越南海军举行了联合演习。
   在越南的眼中,实际上一切问题都是和对中关系有关的。同为一党执政的共产主义兄弟情,不足以消除成为附庸的风险。在东南亚的这个角落,法国和美国是后来者。越南的立国故事,就是一部千百年来摆脱中国统治的斗争史。因此,越南想把美国当成它的离岸制衡者。
   随着中国的崛起,其他一些亚洲小国也会效法。这些同盟关系,只要是稳固的,就可以对战争构成有力威慑。在冷战僵持中不曾有过的经济相互依赖,也能防止冲突。竞争性的合作是一个可能的局面。中国看起来一心想要和平发展,至少目前是如此;“和谐”是其国家语汇的核心。但同时,邓小平又有过“韬光养晦”的教诲。
   越南的“转向美国”表明它对中国的恐惧何其真切。而围绕着一个中国钻井平台发生的小型海上冲突证明,它的恐惧并非空穴来风。正如米尔斯海默所认识到的,他的预言并非不可避免,但却是有理有据的。美国的开支紧缩令这种可能性愈发加剧。正在崛起的霸主一旦发现弱点就不会放过。威慑远比战争更可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