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先生难道听懂了习总讲话?

从五、四这一天习总前往北大校园同师生交流、众多媒体的倾力宣传中,杨恒均先生遗憾地发现 “习总在北大最重要的那段讲话,并没有进入各大新闻网站的显要位置”。对习总“最重要的那段讲话”,杨先生欣慰地认为:“我过去十年来有关普世价值的几万字可以说为习总这篇讲话中的每一句话都做了较为详细的注释与比较靠谱的解读”,并由此专门书写了《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疾呼“这比房价和工作以及你的女朋友更关乎你的未来和你子孙后代的福祉。我扯了嗓子喊了那么多年,你可以不听,现在习总讲了,你也不好好学习一下?”

杨先生对北大学生痛心疾首的喊话,既与他“三句话不离本行”的“民主小贩”身份有关,也蕴含有利用领袖讲话进一步劝导大学生树立正确价值观的良苦用心。读完全文,我不禁在对杨恒均先生不懈追求正确价值观的毅力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要善意地提醒杨先生,你自己读懂了习总的讲话吗?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以下理由:

一、杨先生所说的价值观与习总讲的价值观不完全是一回事。

从杨恒均先生的文中提到的他对香港大学学生宣导“普世价值观”的讲话、他文中“我们的国家要崛起,民族要复兴,祖国要统一,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就是,我们一定要寻求一种所有的中国人都能接受的核心价值观——不是只对少数人有用的价值观,也不仅仅是用来约束和奴役大多数人的价值观,而是上下都能够接受的普适的价值观”、“我们国家的问题不在于没有核心价值观,而在于过去上百年来,每上来一个统治者就搞一套他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从阶级斗争到白猫黑猫,到XXX,不但没有培养出民众的核心价值观,还把民众心中残留的那一些优秀的核心价值观念驱逐殆尽”、 “美国人始终坚守那个核心价值观,我们同样看到,不管多少艰难曲折,还是有些弯路,他们都在朝正确的方向行进”等等语句语境来判断,我完全可以断定,杨先生心目中的价值观,就是普世价值。

而习总在讲话中,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学生,他对青年讲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强调的是“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相契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进行的奋斗相结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需要解决的时代问题相适应。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今天,我们提倡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否则就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 “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说得何等明白啊!杨先生把自己的普世价值观与习总的特色价值观等量齐观,有没有谬托知己、一厢情愿之误?

二、杨先生没有注意到两种价值观的内核不尽相同。

杨恒均先生说:“我们如今看到的自由、民主、法治与公正还不尽人意,甚至还会被一些人做出各种解读甚至歪曲,但我们毕竟知道了:自由不是奴役,民主不是独裁,公正不是剥夺,和谐不是监禁,法治不是人治……自由、民主、法治、公正也许离我们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但有了这样的目标与价值理念,有什么东西能阻挡我们追寻理想的步伐?”可见他心目中价值观的内核是“自由、民主、法治、公正”。这八个字尽管也写入了“24字社会主义特色价值观”,但习总在北大讲话中,并未明指特色价值观的内核就是“自由、民主、法治、公正”。中国最权威的官媒《人民日报》的阐释中,却把本不可分的“24字核心观”拦腰切割为三块,派发给公民的只是“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八个字。作为青年学生,当然只能属于“公民层面”,与他们相连的价值观,当然也只能是“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与杨先生所期许的青年一代要树立的“自由、民主、法治、公正”价值观,能完全是一回事吗?

正因为两种价值观的内核不尽相同,所以,“我们毕竟都知道了”的“自由不是奴役,民主不是独裁,公正不是剥夺,和谐不是监禁,法治不是人治”这些基本常识,现今不少人还仍然死不承认!不然,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在“十八大”公布“24字核心观”之后,官方媒体对民主、自由、法治、宪政仍旧一片讨伐声,甚至把“普世价值”诬蔑为“奴隶制”!不然,也很难理解,为什么不少宣讲和力行民主法治公正的教授、记者、律师乃至医生、网友遭到解聘、下岗和以莫须有的罪名“捉将官里去”!不然,也不难明白,为什么特色价值观公布后,官方舆论对其中与普世价值可以对接的那一部分一直保持缄默,就是习总在北大的“重要的那段讲话”也引不起它们的兴趣? 杨先生以为把“自由、民主、法治、公正”写进了特色价值观,就与普世价值观一模一样了,是不是陷入了“直把杭州当汴州”的误区?

三、其他相关细节未引起杨先生足够重视

杨先生之所以产生严重误觉,对习总此次活动的其他相关细节未予以重视也是一个原因,这里略举三点。

之一,习总在那一段讲话中再三强调:“我说这话的意思是,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实现中国梦,必须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而这‘三个自信’需要我们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定作支撑”。“三个自信”早在“十八大”之前就提出来了,它与普世价值观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之二、习总肯定了北大争取到2018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但也要求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不要把北大办成“第二个哈佛和剑桥”,而是要办成“第一个北大”。不要把北大办成“第二个哈佛和剑桥”当然很容易做到,照目前的教育体制、教育方针和教材内容、教学方法,北大要成“哈佛第二”,就免谈了。而要办成“第一个北大”是啥意思?难不成现在其他国家有一流大学想取北大而代之,成为留美预习班?难不成现在有哪所“北大第二”在抢第一北大的位置?对这段我费解的讲话,北大哲学社会科学系教授叶朗在回应习总讲话时却理解得十分透彻,他说:“哈佛办得好,但那是为美国人而办的,北大是为中国人而办的,我们不能在办学上处处照抄美国名校。我想,北大如果办成哈佛第二,一定不是好事,而是很危险的”。北大赴美深造的大学生七成以上留美不归不危险,办成接近哈佛的“哈佛第二”、不当“留美预习班”了倒危险了,这是什么意思?在何为 “世界一流大学”这个具体问题上,价值判断就有此天壤之别,涉及到更多层面更广角度的问题时,杨先生信仰与追求的普世价值与习总所讲的特色价值,岂非更难勾通?

之三、杨先生的文章我拜读过不少,他对普世价值观的追求是发自内心的,对倡导普世价值的先贤也是十分景仰的。比如,他在这篇短文中就提到了《人权宣言》《美国宪法》及美国前总统林肯。每个人喜欢什么历史人物推崇什么读物,大概因价值观而异吧!习总这天在北大的活动中,媒体详尽报道的一个亮点就是他与北大学生在草坪上朗读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词作。此首词的点睛之处是:“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习总饶有兴致地朗读这首词,大概用以表明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也“植根”在他内心了吧!毛泽东建政后的个人表现,有多少民主、科学、普世价值的成分,哪些人为何一直把毛视为偶像,杨先生大约心中有数,老朽就不多说了。

杨恒均先生出于推行普世价值的热心,写下了欲帮助年青一代树立正确价值观的文章,动机虽好,可北大学生读后不一定就会“听懂”。我这一语说破,杨先生可能觉得大煞风景或很是难过。其实,我在不得不直言提醒杨先生的同时,心中何尝不一样隐隐作痛?好在杨先生本来就有“中国实现这24字核心价值观的道路自然会更加遥远与漫长”的精神准备,那我们就一起再为之共同努力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黑京好洗肺
    2014年5月12日09:10 | #1

    习包子说它的,我们做自己的,我肯定比它活得久,一定能看到普世价值在中华大地开花结果!!!!!!!!!!

  2. 匿名
    2014年5月12日12:23 | #2

    习的核心价值,就是共产党一党专政且千秋万代不变色.
    这与公平,正义,法制,民主,自由不是一回事.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500转入罪,为什么许志永定罪,为什么薛蛮子上身犯忌而定的下身罪.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