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别指望中国经济会崩溃

CARL B. WEINBERG

真不知道摆在我们桌上的是第几本预测中国经济难逃崩溃厄运的书。多年来,唱衰中国经济一直是个流行的话题,但却始终未能应验。人们何时才会对这种屡屡落空的预测感到厌倦?

当然,中国经济增速在33年来已三次放缓,这一点有基本可靠的数据为证。不过,自1979年在现代化道路上“腾飞”以来,中国经济从未出现过萎缩。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对18个历史案例的研究发现,如果满足了实现经济腾飞的条件,并没有出现过现代化进程停滞的例子。在过去30多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9.7%。其他哪个国家能达到这一水平?

以所有指标衡量,中国GDP都在追赶美国和欧洲,超过这些经济体已指日可待。参考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ject)刚刚更新至2011年的数据,中国实际GDP在2011年就已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87%。根据各国此后的经济增速以及今年各国经济增速预期计算,中国的实际经济规模有望在今年超过美国。

然而,分析人士不仅不接受这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反而找到了一个宣扬中国经济崩溃预言的更好依据。这就是抓人眼球的大标题:增长失衡。银行业动荡,人民币被低估,环境污染严重,人口状况不利,能源紧缺,大宗商品供应的增速无法达到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水平。

这些理论都指向中国奔向现代化的进程将以失败告终。最热衷于这种理论的人认为,中国经济崩溃将通过贸易和金融系统的联系而拖垮全球经济。这就是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在他的新书《失衡:美国与中国的相互依存》(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中的观点。失衡在心理学上是坏事,因而人们被告知失衡在经济学上也不是好事。但是经济学家们对互相依赖的贸易有着自己的说法。

心理学家们对否认也有一种说法。承认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时间将早于(而非晚于)此前预期是不是一种更健康的心态呢?根据经济指标测算,到我们的孩子和孙辈的时代,美国的经济规模排在世界第二,而欧元区将遥居第三。西方国家可能应该关注未来如何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正确位置,而不是坚持认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很快以失败告终。

这并不是说西方将在一场经济竞争中落败,这种想法的角度不对。中国的人口是美国或欧元区的四倍,因而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完成后,其GDP也顺理成章地应该是美国或欧洲的四倍。在中国GDP超越美欧时,这两个老牌超级经济体依然可以引以为豪:它们的人均GDP仍是中国的四倍。

另外,即使人均收入赶上,中国的生活质量也将远低于欧洲或美国的水平: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回想一下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和欧洲的情形吧,那就是今天中国工业部门内部的景象,而且这种恶劣的状况还将维持一段时间。不过工厂工人的条件和工资水平仍然远胜过农民,因而人们将继续涌入城市。但是城市可能还没有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中国是通过城镇化实现经济发展的,但却为发展步伐太快而付出了代价: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将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在现代化过程中,中国的贫富差距将维持在令人不安的水平。基础设施方面还需要几十年才能赶上。

GDP数字并不能准确反映人民的生活质量,尽管如此,中国仍将是世界上的一支强大力量。按照美国历史学家芭芭拉•塔奇曼(Barbara Tuchman)的说法,想要衡量中古世纪欧洲公国的财富状况,数数它们拥有多少骑士就知道了。一旦中国的GDP赶上美国,中国将将有能力统领与美国规模相当的军事力量。届时中国也将足够资源建造与美国一样多的航空母舰,有能力调派与美国一样多的战斗机和无人机。同时,中国也将获得与美国一样先进的军事技术。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实力达到势均力敌之前,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最强有力的选择是尽快与中国建立共同的政治基础以及一个互惠互利的经济框架,实现和平共处。

这样一来,我们发现自己正在以一种积极的态度考虑相互依存。经济活动的专业化和互惠互利的交换是国际贸易的一个重要好处。政治学家们用国家间优势领域互补的程度来衡量同盟关系。外交是建立在一种双向交换的基础上的,通过这种交换,一国用自己的优势去弥补另一国的弱势。抛开心理学家的理论,全球各国和它们的经济就是借助相互依存的关系来运行的。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敌人的动机、恐惧,抢先占领有利位置堵住对手的退路,才能做到战胜对方。中国已经领会了这些理念: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涌入了西方的大学,学习西方的语言和文化、研究西方的经营之道、技术、伦理、甚至恐惧与弱点。大部分中国城市的人们都能说英语。但有多少美国人或欧洲人在学习中文,或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人而去中国进修呢?当需要在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下与中国展开合作的一刻到来时,西方世界将措手不及,相关谈判也将进展不顺。眼下西方正在押注中国经济走向崩溃,但却没有为中国经济没有崩溃的情形准备好退路。

说到底,贸易、外交和军事目标方面的最大限度相互依存,才是21世纪两个全球超级大国建立一种积极和平关系的最佳保证。西方需要记住,西方国家的上一个超级大国权力共享安排是建立在确保同归于尽的基础上的。而这一安排目前的运作状况并不是太好。完全可以在促进相互繁荣的基础上建立一种更和谐的关系。要建立这样一种关系,西方首先不应想办法贬低正在崛起的这个合作伙伴的经济成就,而是想办法帮助它更快成长。

唱衰中国的故事也许能带来相关书籍的大卖,但好的故事并不一定都是精确的分析。中国的故事不大可能以崩溃而告终,所以,还是接受这个无可回避的结果吧。为一个以中国为领袖的新世界做好准备。在过去的20个世纪中,有18个世纪中国都都是世界的老大。让你们的孩子们学习中文吧,而不是法语或意大利语。去上海和广州看看。不要再看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了,中国经济是不会崩溃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13日12:11 | #1

    Forget about Collapse of China By Carl B. Weinberg

    Doomsday stories may sell books, but good stories are not necessarily good analysis. China’s story is unlikely to have a crash-and-burn ending, so accept the inevitable outcome. Prepare for a new world with China as its leader, as it was in 18 of the last 20 centuries. Have your kids learn Mandarin, not French or Italian. Visit Shanghai and Guangzhou. And do stop reading thrillers about China’s economic demise. It is not coming. (唱衰中国的故事也许能带来相关书籍的大卖,但好的故事并不一定都是精确的分析。中国的故事不大可能以崩溃而告终,所以,还是接受这个无可回避的结果吧。为一个以中国为领袖的新世界做好准备。在过去的20个世纪中,有18个世纪中国都都是世界的老大。让你们的孩子们学习中文吧,而不是法语或意大利语。去上海和广州看看。不要再看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了,中国经济是不会崩溃的。)

    说的很对哦,那些唱衰中国的都屡屡落空了,仍在唱衰不止呢,最近还在极力唱衰中国楼市呢,中国不是那么容易被唱衰的。这是实话,十三亿勤劳肯干的奴隶们努力去建造超级大国梦想,这个中国梦就一定要实现!
    西方应该接受这个现实。众所周知西方视崛起的中国为敌手,但请那些惯于唱衰中国的西方人都千万谨记这样一个道理:对于你的敌手,你不可闭门造车总认为或期待它迟早要衰败,总在无望地指望它会很快地衰败就真会屡屡无望的落空;你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去做到比它过的要更好,而不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对方只会越过越糟。

  2. V+
    2014年5月13日13:14 | #2

    一剂上佳的麻醉药。石油国家钱够多,买不来技术的先进和军事的强大。民心背向,枪头也会掉转

  3. 匿名
    2014年5月13日13:57 | #3

    V+ :
    一剂上佳的麻醉药。石油国家钱够多,买不来技术的先进和军事的强大。民心背向,枪头也会掉转

    民心这东西很虚,但是纵观列朝,政局和文化都是一开始走向严酷和窒息,到了某个点,开始人性大解放、大狂欢,
    人人都忘记有公共责任这回事,然后开始四处起火,最后完蛋。

    严酷和窒息是不会导致灭亡的,比如朝鲜,传到第三代了,还好好的呢。放纵和狂欢才会导致灭亡,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公知才是亡国之兆,因为这标志着社会人心的逆转点。

    战争年代,为了挣扎求生,什么自由民主人权都是奢侈品,为了胜利,对别人狠对自己人也狠,建国初期,矛盾丛生而百废待兴,也是趋于严酷和窒息为主,到了中期,战争阴影减淡,生存危机消失,对严酷和窒息的感受愈发强烈,为了自由和快乐,把一切都娱乐化,一代代走向放纵和狂欢,在狂欢中迎来灭亡。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都这么过来的,还没有过例外。

  4. 匿名
    2014年5月13日22:09 | #4

    卧槽,牛逼@匿名

  5. 文月
    2014年6月17日11:40 | #5

    新生代农民工已经得到教训,中国文化可以被统治者用以愚民,也能为草民借以攻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