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越南抗议中国钻井平台,东盟国家不响应

越南河内——周日,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指责中国在一场领土争端中存在“危险且严重的侵犯行为”,这场争端已经使越南对中国的愤怒情绪达到了多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缅甸参加一个高峰会谈时,阮晋勇向与会的东南亚各国领导人发表了上述言论,越南官方媒体刊登了这些言论。自中国本月将一座大型石油钻井平台拖入越南沿岸的争议水域以来,这是阮晋勇发表的最为强硬的声明。
媒体援引阮晋勇的话称,“这种极其危险的举动直接危及和平、稳定、安全保障及海事安全。”他还表示,越南保持了“最大克制”。
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10国的会议通常气氛平和,阮晋勇的言论由此显得异常激烈,但却没有收到一致的公开回应。依据共识行事的各国领导人并没有在周日发表的最终声明中提到这一争端。
他们拒绝参与这场争端,这对中国来说似乎是一个胜利,并且突显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东南亚各国似乎仍没有意愿或能力共同解决南海领土争端。至少有五个国家宣称对该海域的一些岛屿拥有主权,而中国变得日益强硬,日益渴求资源。该海域是一条主要航道,也是潜在的火药桶。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南亚问题专家默里·希伯特(Murray Hiebert)表示,越南和菲律宾“明显希望这次会议能作出更为强烈的反应”。和越南一样,菲律宾也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在南海的海上领土要求。
东盟近年一直无法就南海问题达成一致,而中国的领土主张已经扩至中国大陆以南逾1000英里(约合1610公里)处。由于各国领导人在该问题上存在争议,两年前的柬埔寨东盟峰会没能发表最终声明。
中国是该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柬埔寨、老挝等国都得到了中国的大量援助。
“东盟内部的一些国家确实不想打破现状,”希伯特说。“它们基本上是在骑墙。”
周六,在缅甸参加会议的各国外长发布了一份隐晦的声明,称“严重关切南海的局势”,但没有提到中国。
周日,几百名抗议者在中国驻河内大使馆外举行了和平示威,越南的威权政府则采取了罕见举措,允许官方媒体的记者对此进行报道。示威者举着的牌子上印有“谴责中国的侵略行径”等口号。
在与中国大使馆及一家军事博物馆相对的一个公园里,抗议队伍不断壮大,文学评论家阮春范(Nguyen Xuan Pham,音译)表示,“我们对中国人民及中国文化没有意见,但却对中国政府密谋侵犯我们的行为感到愤恨。”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将前述石油钻井平台拖入了西沙群岛附近的水域。中国控制着这些岛屿,但越南宣称对其拥有主权。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于周日表示,钻井平台“完全位于”中国海域。该平台距离越南海岸仅有140英里。
自1974年以来,中国一直控制着这些争议岛屿。中越海上僵局在越南官方新闻媒体和Facebook上得到了广泛讨论,后者在越南的城市中产阶级当中十分流行。
中国是越南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两国都是名义上为社会主义的一党专政国家。不过,越南官员有时会利用国内的反华情绪,这种情绪根植于两国由来已久的冲突,随时可能浮出水面。
越南政府正在平衡自身立场,一方面想表现出强硬的对华态度,一方面又担忧反华情绪会让不满的公民团结起来,他们对土地侵占、宗教迫害和其他热点社会话题的积怨正在不断加深。
周日的一些抗议者偶尔推推搡搡,并且冲其他抗议者叫嚷,人们推测他们是便衣。不过,大多数身着制服的安全人员只是坐在附近,没有出手干预。
许多抗议者坚持要求中国把编号“海洋石油-981”的钻井平台从争议水域撤走,一些抗议者还对越南处理争端的方式提出了批评,称政府应该拿出更强硬的立场。 上周三,越南外交部举行了一场高调的新闻发布会,出席发布会的有越南高官和国有石油天然气垄断企业越南国家石油公司(PetroVietnam)的首席执行官,在那之后,越南外交部还没有在自己的网站上就此次争端发表任何声明。
越南总理的前述言论见诸媒体之前,河内的时尚设计师、40岁的兰黎(Lan Le)说,“越南的最高领导人应该举行一场新闻发布会,应该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好让越南人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俄 勒冈大学越南现代史和越南政治研究专家祥武(Tuong Vu)说,执掌越南的越南共产党大致可分为两派,一派是忠于中国的保守派,另一派则提倡系统性的经济改革,加强和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他表示,由于 对海上僵局引发的长期经济和政治后果感到担忧,越共内部会就如何应对中国的行动展开激烈的争论。
祥武说,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亲中派占了上风,它肯定不愿过于直接地指责中国,宁可通过幕后外交途径为当前的僵局找出一个解决方案。部分的原因是他们担忧,局势的进一步恶化会对双边关系造成更大伤害,还可能给国内批评政府的声音壮胆。
祥武说,“他们只会让问题慢慢平静下来,设法逐步恢复现状。可是,谁知道呢?下一周,抗议的规模也许会急剧扩大,事情也许会朝另一个方向发展。”

中国南海钻井平台显示单边行动决心

北京—— 它是中国的第一个深海钻井平台,是国有石油工业的骄傲,该平台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有40层楼那么高,造价为10亿美元。上周,这个钻井平台在多艘重型拖 船牵引之下,缓慢地驶过南海,停泊在了地球上最敏感的地区之一:一个距中国和越南同时宣布拥有主权的小岛只有约27公里的地方。
这让一度被中国当作兄弟共产党那样忠诚对待的越南十分吃惊。与越南政府接近的人士称,河内曾猜测这艘被称为HD-981的钻井平台只是从那里经过而已。
近年来,中国至少有两次试图勘探这片水域,但都在越南抗议之后放弃。就在6个月前中国总理访问河内期间,双方还宣布会试图寻找共同开发石油和天然气田的办法。
上周,北京清楚地表明这一钻井平台将留在那里后,这一良好意愿烟消云散。此事引发了历时4天的冲突,其间中国和越南海军的船只互相冲撞,中国还使用了水炮,这场冲突预示着把一个以经济发展闻名的地区推向军事冲突的危险。
中 国近年来毫不避讳地对南海的大部分宣布了广泛的主权,以将之纳入控制之中。但是,目前在有争议水域放置造价昂贵的钻井平台的做法,似乎表明中国更愿意先采 取行动,然后再进行外交协商。中国实际上是在这片水域制造“既成事实”,让其在该地区的对手、最终乃至美国,必须要么接受、要么与之作战。
中国去年已暗示会采取单方面步骤,当时中国在东海包括与日本有长期争议的一系列岛屿的上空,划设了防空识别区。在与越南的意志较量中,中国动用了一种领土争夺战中的新型且具有潜在威力的工具:中国的石油行业以及曾被一个国有石油公司官员称为“流动的国土”的钻井平台。
部署钻井平台的做法,在中国称霸南海的决心上,可能是一个新的制胜法则,因为石油钻探需要大规模的投资而且常常需要保护,这种保护对中国来说涉及派出船只,包括使用海军。
“中 国一直在采取逐步的措施,提升和增加其在南海的势力存在,但这种做法是一个新开端,”哈佛大学能源地缘政治项目高级研究员霍莉·马洛(Holly Morrow)说,马洛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
中国的这一新招是否会带来其领导人所希望的结果尚不清楚。两年前,中国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只是通过拒绝遵守一项经美 国斡旋而达成的协议的做法,就把菲律宾从一个有争议的珊瑚礁上赶走了。正如在协议中所保证的那样,菲律宾人撤退了。而中国人没撤退,而且打那以后一直控制 着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方称黄岩岛——译注),及其附近丰富的渔业资源。
越南则被证明是一个更难对付的敌手,越南派出了自己的船只与中国舰队针锋相对,而且据中国官方消息称,在4天时间里,越南用船只冲撞中国船只171次。
越南著名政治分析人士阮光阿(Nguyen Quang A)这样总结这次对峙:“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侵略,我们的血液中流淌着抵抗。”
中 国采取这一步骤的时机被该地区一些人认为是一次测试,不仅针对东南亚国家敢于抵抗他们北方的这个更强大邻国的能力,也针对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Obama)的决心,不到一个月前,奥巴马总统曾承诺,在美国的亚洲盟国对付更强大的中国的问题上,为他们提供支持。
中国的行动几乎毫无疑问是一个长期计划,深海钻井平台的部署需要几个月的准备工作。但是,一名在该地区有深层关系的资深亚洲外交官说,一些官员对奥巴马的访问留下一种印象,就是美国对中国在南海宣布主权问题上,尽量避免与中国发生直接冲突。
在马尼拉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被问及华盛顿是否会在菲律宾与中国的领土纠纷升级为军事冲突时保护菲律宾,他回避了这个问题,而是说,“我们认为强迫和威胁不是解决这些纠纷的方法。”而在此几天前,他曾在日本与中国的领海纠纷问题上发出一个支持日本的更强硬的声明。
周五,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本杰明·J·罗兹(Benjamin J. Rhodes)说,美国一直都明确表示反对中国采取单方面行动或武力威胁,美国正在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盟国加强军事联系。美国与越南之间没有防御条约。
“我们已经重申了我们支持与该地区盟国的共同防御条约,也支持菲律宾通过国际仲裁的方式来解决海上纠纷问题,”罗兹说。
几乎没有人相信勘探能源是HD-981钻井平台到来的主要原因,HD-981钻井平台归大型国有能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所有。
几 十年来,地质学家以及大型能源公司一直在争论一个问题:南海海底是否蕴藏着可供商业开发的油气资源。很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帕拉塞尔群岛 (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译注)附近,这是中国的钻井平台预期的勘探点,而美国能源信息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2013年的一次评估则认为该地区蕴含大量石油或天然气的可能性极小。
哈佛大学的马洛说,“中海油是一家公司,但它也扮演着一个政治角色。这从来都不完全是有关能源的问题,还有关主权。”
虽然如此,中海油对这片海域的钻探热情可能因为去年5、6月份进行的三维地震波勘测而高涨起来,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一份报道称。
此 前,这里只进行过二维地震波勘测,而这种勘测的可靠性不是很大,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说,他是位于罗德岛的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nited State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的所长。
香港的能源律师说,在这里钻探的另一个诱因是,这里距离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石油公司在2011年和2012年发现了大量油气储备的两处勘探区域不远。
“中国在这个区域布置钻井平台的地点不能仅仅是出于挑衅,”达顿说。
中国的行动对越南政府来说是一种挑战,越南政府正在国内强烈的反华情绪及不愿与美国太接近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
河内维持着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条军事热线,同时也在抵挡着华盛顿让其参加联合军事演习的邀请、以及美国希望能使用越南位于南海的深海基地金兰湾(Cam Ranh Bay)而表示的友好姿态。
尽管如此,越南疏远中国的代价会很大;越南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国,靠从中国进口廉价的部件来维持其不断增长的制造业,还需要中国南方为越南贫穷的农业人口带来就业机会。
华 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欧内斯特·Z·鲍尔(Ernest Z.Bower)和格雷戈里·B·波林(Gregory B. Poling)认为,中海油的钻井平台以及过去几个月中,中国在南海的其他的坚定自信行为,如今将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们在其研究中心的网站发表了一篇 文章。
他们写道,“谁将先眨眼还无从所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