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亮:台湾的自信心危机

世界银行根据新的购买力平价估计,认为中国大陆经济将在今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从1872年以来、蝉联142年之久的世界第一地位即将换手,势将对全球政治、尤其对两岸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大陆经济提早跃居世界第一,对台湾的最大冲击,就是时不我与的政治恐慌,恐慌情绪压倒一切,导致讨论两岸议题越来越困难。最近太阳花学运导致两岸服贸暂时搁置,网路就出现一篇流传甚广的贴文,讽刺台湾人面对两岸经贸交流,几乎什么都反对,而且逻辑自相矛盾,完全失去信心:

让资金流出去,叫做淘空台湾;让资金流进来,叫做买下台湾。

让人才走出去,叫做人才外流;让人才走进来,叫做引狼入室。

人家赚你的钱,叫做欺人太甚;人家让你赚钱,叫做收买人心。

首先来谈两岸的资金流动。 2013年7月,大陆海协会副会长蒋耀平表示,台商如加上经第三地转投资大陆,累计金额将近1100亿美元,不少台湾人痛批「资金外流」、「淘空台湾」 。为了扭转台资单向流向大陆的失衡现象,马政府从2009年起就希望开放陆资投资台湾,但不少台湾人又痛批「方便收买台湾」。失去自信的台湾独派,一方面担心资金外流大陆,一方面​​​​又担心陆资来台投资,让政府莫衷一是,政策无所适从。

其次谈两岸的人才流动。过去十年来,台湾高级人才不断外流,被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当做自我警惕的反面教材。美商韬睿惠悦企管顧问公司2012年指出,台湾中高阶管理人才年薪不仅远低于日港京沪,甚至比印尼还差,科技业薪资早在2011年已被大陆追过。前行政院研考会主委、台大商研所教授魏启林也感慨:「台湾经济出了大问题,一流人才碰到二流经济,看不到未来舞台」。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报告显示,台湾高技术人才外移比率勇夺世界第一,比第二名印度还高出10%。 2007-12年,光是中央研究院就有61人被邻近国家挖走;科技人才外流大陆更是严重,光是华星光电就挖走台湾200名面板人才。美国商会早在2011年指出,高达八成美商担心台湾有人才短缺问题。

马政府早在2011年就把人才外流提升为国安问题,但由于法规限制过多、外来移民困难、薪资结构僵化,海外高级人才很难在台湾生根。目前在台工作的海外居民大约50万人,几乎都是外籍劳工,高级人才只有2万人;反观台湾每年外流人口高达3万人,多数都是技术人员或白领阶级。马政府为了弥补人才失衡,希望引进更多大陆专业人才,却立刻被部分台湾人批为「引狼入室」,人才净流出的短缺危机,至今仍在继续恶化之中。

失去自信的部分台湾人,担心资金外流「淘空台湾」,却又担心陆资来台「收买台湾」;担心人才外流导致「人才危机」,却又担心大陆人才来台「引狼入室」。但熟悉两岸交流的专家都知道,这完全是台湾人在大陆崛起之后、因为丧失自信所导致的「杯弓蛇影」现象。

2012年3月,台湾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回忆1993年担任陆委会主委时,曾建议推动两岸学生交换计画,结果当时的大陆担心学生受到台湾影响,临时取消两岸学生交换。但到了2012年两岸却完全颠倒,变成台湾深怕被大陆统战,不但自己限制大陆学生来台总数,还担心大陆学生来台别有政治目的,还设下「三限六不」,希望大陆学生知难而退,毕业后不要留在台湾就业。

两岸自信此消彼长,并不只出现在资金和人才流动,更表现在全面的两岸互动。台湾小,面对大陆挑战,固然要有所警觉,但台湾往往因为过度警觉,导致愈来愈没自信,陷入原地打转、陷入无所适从的决策困境。问题是,随着两岸国力落差愈来愈大,台湾陷入失去自信的恶性循环:因为大陆强大,害怕大陆统战,做不出重大决定,后来却因为大陆更强大,更害怕大陆统战,因此更加自我防卫,更加害怕大陆,更加做不出重大决定。

过去30年,时间并不站在台湾这边。 1989年爆发六四,台湾曾寄望苏联东欧共产主义崩溃,带动大陆和平演变,结果并未发生。后来李登辉总统又寄望大陆三角债恶化导致银行破产,造成经济崩溃,结果也没发生。如今台湾又开始寄望美国重返亚洲,启动亚洲新冷战,借此重新赢得美国青睬,可以继续以拖待变,不必做出因应大陆压力的痛苦决定,但随着大陆经济提早跃居世界第一,美中两大国恐怕也会提早形成「新型大国关系」,合作仍将高于竞争,台湾对美中新冷战的期待,恐怕又要再度落空。

越来越多台湾人感受到,台湾充满了两岸失败主义,失去了影响大陆未来的雄心壮志。不服输的精神,乐观进取的企图心,勇于向外开拓,是台湾在战后得以迅速崛起的「台湾精神」,如今乐观主义却在迅速流失,创新活力也在下降,甚至连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自信,也不如以往。

两相比较,台湾人在蒋经国时期所拥有的「乐观与自信」,逐渐被最近十年的「悲观和畏怯」所取代。越来越多人认为两岸已经时不我与,台湾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但在愤怒批评同时,却又无法提出正确道路。大家都认为台湾陷入致命的被动,对台湾未来的期望也不再光明,锐气受挫、听天由命、光说不练的各种无奈,让人忧心忡忡。

面对美国陷入衰退,美国社会学家乔尔·科特金(Joel Kotkin)曾说:「美国曾经是一个由凶猛的杂食动物和肉食动物组成的国度,但可能正变得更加温顺,变成一个到处是心满意足的草食动物的国家」。台湾也完全一样,从狮子退化成羊羔,从无远弗届的「大未来」、「大版图」,退缩到孤芳自赏的「小清新」、「小确幸」。失败主义,加上悲观主义,仿佛形成自我实现的预言。

问题是,台湾以贸易立国,进出口贸易占GDP比重高达130%,在亚洲仅次于新加坡+香港,反观韩国贸易只占GDP比重60%,但韩国的自贸布局早已扩及全球。台湾出口有38-40%到中国大陆,24%到东协,只有11%到美国,洽签自由贸易协议该以何者为重,大家早就心知肚明。悲哀的是,不少台湾人却因为陷入两岸失败主义,始终不愿面对台湾对外贸易真相,但也无力改变既定现实。

勇敢开放,面向两岸,确实充满风险,但安于现状,只看自己,台湾的未来,恐怕会过得更坏。

郭正亮(Julian Kuo) 是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国际企业管理研究所副教授、第五届-第六届立法委员(台北市)、前台湾外交部暨陆委会咨询委员。他曾获美国艾森豪奖学金,是美国耶鲁大学政治学博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V+
    2014年5月13日12:06 | #1

    牛头不对马嘴,避谈政治讲经济。大资金的投资于P民何益?人才非大陆引入不可?服贸与现有出口何干?大陆经济跃居第一,P民的生活质素排第几?共党有钱不先解救大陆P民,会先去解救隔岸的P民却是为何?大陆消耗完人口红利、资源及土地污染,之后的经济发展还有什么招?世界没有了大陆,台湾会亡吗?

  2. 匿名
    2014年5月13日14:35 | #2

    V+ :
    牛头不对马嘴,避谈政治讲经济。大资金的投资于P民何益?人才非大陆引入不可?服贸与现有出口何干?大陆经济跃居第一,P民的生活质素排第几?共党有钱不先解救大陆P民,会先去解救隔岸的P民却是为何?大陆消耗完人口红利、资源及土地污染,之后的经济发展还有什么招?世界没有了大陆,台湾会亡吗?

    恨只恨台湾不是航母,不然开到九段线以外,就没这些烂事了。

    其实正因为台湾、香港没有生存危机,所以很难理解大陆人的狼性思维,一个大国,生存状态完全不一样,
    地球上,肉食动物都是大国,相互之间自古以来就从没好过,不是我想撕碎你,就是你想弄垮我。

    为啥老子说要小国寡民?因为大国就这德性,要么活得张牙舞爪,要么活得胆战心惊,天天斗来斗去,
    基本上不可能和小国一样,互相无害地共存,所以中国说和平崛起,洋人都觉得是个Joke,哈哈

    台湾、香港很不幸,离恐龙太近,注定不可能小清新到底,政治经济和地缘都有十分密切的关系,离开地缘谈这些,
    等于白费口舌,有本事就绕过大陆,从全世界引入资金,可人家为啥要投资你这个连自保之力都没有的小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