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山西省的“断崖”:煤价连跌 太原GDP仅增0.1%

  每经记者 韩冰 发自山西太原、大同

  近3年来,煤炭价格不断走低,跌幅已达37.6%,这给煤炭企业经营带来不小困难,部分民营煤企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同时,煤炭市场的持续低迷,也让“一煤独大”的山西经济倍感压力。今年一季度,山西GDP仅为5.5%,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在此背景下,山西于近期以低碳引领、创新驱动,打造国家煤基科技及产业创新高地,实现由“煤老大”向“煤科老大”的转变。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房地产研究室主任倪鹏称,山西经济转型需要持之以恒。
  在煤炭市场 “黄金十年”终结时,倚靠能源优势的山西经济遭遇滑铁卢。
  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山西GDP增速仅为5.5%(年初定下的全年目标是9%),位列全国倒数第三。而去年同期,山西GDP还保持9.5%的高增长。其中,太原市一季度GDP为527.49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1%,远远低于今年同期全国和全省GDP的增长水平。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煤炭价格从2011年10月的最高记录853元/吨,下跌到目前的532元/吨,跌幅达37.6%。煤炭市场低迷使得山西多家煤企出现经营困难,这也让“一煤独大”的山西经济倍感压力。
  对此,有山西官员分析称,山西煤炭行业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是整个经济环境不景气造成的,全国乃至全球的经济形势影响了山西工业企业的发展。一位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官员预测,今年下半年,山西的煤炭经济下滑趋势将会有所减缓。
  煤价下跌之痛
  古交,这座因煤而生的城市,在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终结时,也渐渐归于平静。
  公开资料显示,这个隶属于山西太原的县级市,是全国最大的主焦煤生产基地,也是连接省城太原和晋西北现代化工矿城市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
  “当地人依靠亲戚朋友介绍,可以顺利进入煤企工作。”杨建(化名)是土生土长的古交人,他一家5口人中,有4人从事与煤炭有关的工作。他说,以前全家的人均工资大概3000元/月,生活还算富足,但从去年开始月人均工资骤降至1000元,经济开始出现拮据。
  与杨建家情况相似,一些煤企的员工因企业停产处于待业状态。那些曾经风光的煤企,也被迫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
  事实上,古交在2 008年、2009年山西煤炭资源整合期间,就已经关停取缔了23家焦、铁等污染企业。时任古交市委书记郭建发说,关停取缔这些企业直接影响GDP近20亿元,“相当于砍掉了古交经济的 ‘半壁江山’”。
  不过,杨建认为,虽然这场关停“运动”让当地人的收入大幅缩水,但并没有坏到无法维持生计的地步。真正让杨建感到揪心的,是今年煤炭市场的持续低迷。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达古交时发现,这里的民营煤企已所剩无几。其中的山西古交南海煤焦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南海煤焦),已经陷入停产状态。偌大的企业一片冷清,留守人员告诉记者,去年底企业还有几单生意,但今年初至今一单都没有。
  不幸的是,这家企业在今年3月底被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工作领导组列入 “2014年焦化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省级目标任务名单”。留守人员说,企业员工已经撤离,不久后这家企业将会被卖掉。
  距离不远处的太原华润第一焦化厂已经停产,第二焦化厂也处于半生产状态。当地出租车司机感叹,以前每天能挣300~400元,如今只有200元的收入。
  产业结构之变
  古交经济“断崖式”下滑,在山西并不是个案。太原市统计局总统计师马亚晓对此分析称,太原当前经济发展正进入“爬坡过坎、结构转型”的新阶段,这既是全国、全省经济下行、市场需求不足、化解产能过剩在太原的具体体现,也是主管调控、优化经济结构所必须承受的转型阵痛。
  煤炭市场的持续低迷,让“一煤独大”的山西经济倍感压力。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在分析全省煤炭经济一季度的运行情况时提到,今年煤炭市场价格下跌比预期来得早、来得急、跌得快、跌得深,煤炭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
  实际上,煤炭价格已从2011年10月的最高记录853元/吨,下跌到目前的532元,跌幅达37.6%。并且,目前山西省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只有5.72元,同比减少13.25元,下降69.92%。
  南海煤焦有关人员说,煤炭利润下降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一些民营煤企因不堪重负而倒闭。
  事实上,众多民营煤企正深陷困局。根据媒体报道,在民营煤炭企业最多的山西吕梁,由于煤炭大量积压,银行贷款无望,在建矿井停工,民营煤企集体陷入危机,这带给山西经济带来较大的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经济不断滑坡,总量逐步后移,资源环境的压力逐步加大。”这样的困境同样出现在“煤都”大同。
  早在2009年,时任大同市市长耿彦波说,大同以“煤都”闻名,但挖资源、买资源的“悖论”已经显现。于是,耿彦波建议复建古城,希望可以借助当地云冈石窟、华严寺等多处名胜景点,谋划转型旅游业,率先建成资源型地区转型发展示范城市。
  实际上,山西省内资源型企业也开始大举进入旅游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山西省内已有215家资源型企业转向旅游业,总投资达320亿元,山西资源型企业已经成为旅游业的投资主体。资源型企业投资旅游业,不乏一些大项目。在这些项目中,超过5亿元的就有14个,超过10亿元的有9个。
  山西省旅游局局长冯建平认为,资源型企业转型发展旅游业的成功实践证明,用开采地下资源积累的资金开发地上旅游资源,符合山西实际。
  一位山西省发改委官员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资源型企业转型投资旅游业,是一种很好的转型方式,可以使山西旅游业摆脱长期投入不足的困境。而从今年一季度统计数据看,山西全省旅游收入达到388.6亿元,同比增长21.2%,其中不乏资源型企业的贡献。
  经济转型之惑
  不过,也有不少人表示担忧,相比以往的能源产业,旅游业毕竟收益较小,难以支撑山西经济快速发展。一位山西当地人认为,山西不缺乏旅游资源,但是由于长期以来山西以能源经济为主导,忽视了对旅游业的投入,导致山西旅游资源没能得到良好开发。“煤炭开采出来即能卖钱,而旅游业则需要前期的硬件投入和品牌宣传,收益周期较长。”
  一名山西省财政系统官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不能简单地将资源产业转向旅游业。他认为,对于山西经济来说,最可行的转型方向是以煤炭为基础的高新技术产业,“比如,煤变油,煤变气”。不过他说,毕竟转型成本不是一笔小数目,因此山西经济转型是一个需要历时十年,甚至20年的系统工程。
  面对这些挑战,山西于近期启动实施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山西行动计划》和《山西省低碳创新行动计划》,决心以低碳引领、创新驱动,打造国家煤基科技及产业创新高地,把科技创新作为煤炭产业安全、高效、清洁、低碳发展的根本路径,实现由“煤老大”向“煤科老大”的转变。
  与此同时,山西省相关部门及一些专家建议,将山西列为国家低碳试点省、低碳技术创新省,太原市列为国家低碳试点城市,给予低碳发展方面的全方位政策优惠;支持山西设立一批国家工程实验室、企业技术中心等,促进相关技术和成果在山西落地。
  此外,一名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官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山西煤炭经济转型除了产品转型、产业转型外,还可以尝试资本运作。比如,将过去煤炭“黄金十年”积累的大量资金,投入金融、保险、期货市场,寻求收益。不过,目前国家在此方面还没有相关政策。
  大同市市长李俊明去年表示,希望借助在大同举办的“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推动光伏产业发展,从而带动大同资源节约友好型社会建设。
  不过,分析人士称,目前煤炭行业陷入低谷,而光伏产业的境遇也并不乐观,在这样的形势下,大同市转型的阵痛要更加剧烈。因为“从一个行情不好的行业转向另一个行情不好的行业,这肯定是很不容易的。”
  尽管转型阻力重重,但山西省市各部门正在努力改变以往高污染、高耗能的经济发展方式。以太原为例,太原市委宣传部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太原市政府计划让市属的东山煤矿慢慢萎缩,并在其原址上改建成森林公园。
  “东山煤矿效益一直不好,产出的煤质量也不好,但是太原市政府千方百计扶持它,为的就是能保证当地就业。”太原市委宣传部人员说,今后太原市政府将会对东山煤矿慢慢放手,待煤矿职工陆续退休后,这个目前市属最大的煤矿也将就此消失。
  “转型不容易。”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房地产研究室主任倪鹏飞对记者说,山西经济转型需要持之以恒,而不能像以往一样,煤价高时顾不上转型,煤价跌时才想起转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