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越围绕钻井平台在南海僵持不下

香港——看起来,中国和越南至少是暂时陷入了僵局,两国的对抗仍在引发棘手的国际法问题。僵局的起因是中国一家国有石油公司将一座大型石油钻井平台拖入了越南海岸线与一组争议岛屿之间的南海海域。

越南海岸警卫队(Coast Guard)政治部副主任范广莹上校(Pham Quang Oanh)表示,周一,争端现场有多达15艘中国船舶用高压水炮攻击了一艘越南船只。有越南媒体报道称该船曾用高压水炮还击,但他否认了这一说法。

vietnam-china-protests-articleLarge

上周末,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请求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的其他领导人支持越南对抗中国。但会议东道国缅甸的政府周一只发布了一份隐晦的声明,称“严重关切”南海局势,并没有提到中国。

周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和越南上周就钻井平台问题进行了“14次交流”,双方将继续就此事进行沟通。她没有详细说明双方交流的内容,以及交流的基础。

北京的外交官们表示,他们没听说中越之间展开实质性对话的事情。一名资深外交官表示,他听说越南共产党的领导人提议访问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交谈,但中方拒绝了这一友好提议。这名外交官因担心得罪中方而要求匿名。

中国与越南的对抗在该地区引起了特别关注,因为越南此前一直遵循着一条旨在阻止此类问题的外交途径。

中越曾于2011年达成双边谅解,去年又再次就讨论海事问题的框架达成了一致,目的是防止双方发生对抗。两国还曾就共同陆地边界和东京湾海洋权益问题达成一致。

相比之下,该地区的其他国家——特别是获得美国支持的菲律宾——强烈反对与中国开展双边对话,原因是担心遭到北京方面的欺压。这些国家转而寻求开展多边对话。

菲律宾还向联合国提出了针对中国的法律仲裁申请,试图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对各方的南海领土主权主张进行仲裁。中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但尚未批准公约的补充协议,该协议要求缔约国接受有法律约束力的强制性争端仲裁。

中国对菲律宾的仲裁申请不予理会,甚至拒绝派律师为自己辩护。

越南官员和学者已争论了至少一年,争论焦点是越南是否应仿效菲律宾,根据海洋法公约提出仲裁要求。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nited State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所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说,寻求仲裁能帮助越南减轻中国更强大军力带来的压力,还能给越南提供更多可以选择的措施。

他说,“菲律宾尝试用法律来平衡眼前的局势。越南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感觉有必要运用法律,为自己解决争端的举措增加砝码。”

长期关注中国法律问题的专家、目前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担任法学教授的孔杰融(Jerome Cohen)表示,越南对中国提出直接法律挑战的步伐慢于菲律宾,这一点可以理解。和菲律宾不一样,越南并未得到免遭中国军队海上打击的庇护,也没有和美国签订全面防御协议。

孔杰融说,“他们有大量理由不像菲律宾那么大胆。”

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Center on China’s Transnational Relations)主任崔大伟(David Zweig)表示,中国目前对越南的强硬立场可能会危及中国针对该区域其他国家设定的外交目标。

他说,“中方既然不能与签有双边协议的越南合作,怎么能劝说其他国家认同双边协议,而不是多边协议呢?”

崔大伟说,如果中方的强硬立场促使东南亚各国接纳了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对亚政策上的战略转变,可能还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他说,“所有这些行动都只会强化东南亚各国对美国转向亚洲战略的欢迎态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5月14日02:14 | #1

    必然有一部分人利益受损,白眼狼香港,活该

  2. 原则性问题不容谈判。
    2014年5月14日14:26 | #2

    我们要知道谁是真敌人,谁是真朋友。不以意识形态划分敌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