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李锅40> 将相失和(一-四)

http://www.ccthere.com/thread/3040560

这一篇,篇幅较长,放回《李锅》比较合适。
我们已经说过,美国总统,既是国家主席,又是国务院总理;而美国的国务卿,则是分管外交的副总理(或国务委员)。我看河外纵论天下的朋友,大多数连这点常识都不具备,希拉里来一趟就吵吵要温总出面,实在让人心碎。(她那个级别,老王见她到顶了。再上头的,是给她面子)。
美国总统,既然也是总理,那就是“相”。另一方面讲,美国真正的皇帝,是兄弟连,所以总统还是“相”。今天讲的话题,就是:将相失和。
我们不要闭门造车,想当然尔。小本先介绍一下下背景,再把《滚石》那篇要人命的文章简译一下。咱们河里,顶不缺的就是智慧,大家自己判断吧。

(一)

小本给人起绰号,一起就老传神了,比如丰田的“渡边扒皮”。这一位McChrystal,我起的绰号是“麦政委”。
话说饺子当朝之日,那麦政委是饺子和拉姆斯菲尔德的宠儿(GOLDEN BOY),入侵伊拉克时,官拜五角大楼发言人。饺子想要说在伊拉克的战斗任务已经结束,政委立刻出来力挺,差点以党性担保,在伊拉克根本没有死人。
2004年4月,前NFL明星,美军军士Pat Tillman,在阿富汗战场被战友误杀,这相当于董文华去慰问演出结果埋在小煤窑里了,怎么也是个事儿。麦政委毫不犹豫,丧事当成喜事办,直接改成“遭了塔利班的板砖”,他为Tillman申请银星奖章时,理由就是死于敌手。此事后来败露,麦政委辩解说自己没好好看死亡报告书。但当时,他发出一份国防部备忘录给白宫,特别提醒布什总统切勿在公开追悼时提及Tillman的死因——因为总统一不小心“被说谎”,政委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Tillman死后第九天,政委荣升少将,迈过关键一坎——所以干实事的就是不同,咱张照忠教授等了多久?戴上校呢?
2006年,麦政委已经是美军特种兵司令,在伊拉克指挥着一架所有占领军中效率最高的杀人机器。他对于伊拉克CAMP NAMA的虐俘丑闻,有直接责任,因为这基地归他管,知情人表示他曾多次亲自视察基地,鼻子底下有嘛司儿,他不可能不知道。
这两件丑闻中的任何一件,足以让麦政委死翘,但人家政委讲政治,根本没有翘,反而于2009年6月升任驻阿富汗北约军总司令。参议院任命前听证时,一帮老梆子假痴假呆,轻轻放过。
麦政委绝对是个泼皮,一旦干起活来,一是不择手段,二是根本不把上级领导放在眼里,敢犯规。当年就这两条很得拉姆斯菲尔德的宠爱(老拉自己,年轻时是全美军的拳击冠军)。所以他到了阿富汗,就开始打造自己的独立王国。
麦政委要拥兵自重,是有理由的。五角大楼的一帮少壮军官,本来紧跟着拉姆斯菲尔德,现在红旗倒了,他们一面抓紧找新的代言人,一面建立自己的理论基础,以“志同道合”来凝聚小圈子的人心。
他们理想中的新掌门人,就是希拉里。而已经建立的理论,则简称为COIN。
当年孙总理革命时,说中国要经历“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所谓COIN,就是军政阶段,即美军在阿富汗,不仅仅以军事行动为已任,还负担改造民风和建立免煮政体的作用,因此所需兵力,大大多于简单的完成战斗任务所需,而占领的时间,也至少要十来年。总之,美军既是宣传队,也是播种机。
任何一个大国,其军队必然是国中之国,因为聚集的人力和资源够多,足可以关门称王。麦政委这一派,资历较浅,一时不能升上台面,就抓实权,要掏空五角大楼,把阿富汗经营成关东军在满洲那样的“皇道乐土”,以待变化。而美军的两支主力部队,长期滞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难得有个彼德雷乌斯这样识大体的,可谁能保证下一个呢?
麦政委要执行好COIN,需要几点:
1)作出成绩,让中央无话可说。麦政委这上任一年来的成绩,确实不错。
2)极力贬低文官体系,突出军队作用。所以对美国驻阿大使,国家安全顾问等人,极尽嘲笑之能事。
3)笼络收买本地势力,将来可以对抗中央。麦政委据说“敢言肯干”,卡尔扎伊总统一日不可缺他,巴基斯坦军方高层也同麦政委惺惺相惜。
麦政委在阿执掌军权一年,不客气说,已经是“强藩”之势。他亲自陪同卡尔扎伊总统在全国视察有数十次之多,总统一讲话,就站在边上,名为“站台”,实际告诉各方,我是美国在阿富汗的唯一代言人,其他文官,都是个屁。

(二)

《滚石》要采访驻阿美军,派出个记者叫Michael Hastings. 《滚石》是娱乐杂志,哈记者又貌不惊人,差不多把自己当成了“平西王”吴三桂的麦政委当然不大CARE。大约今年4月间,麦政委正在巴黎,向他的欧洲盟国推销COIN理念,求大家别急着撤军。正好冰岛火山灰来游行,飞机飞不了,而麦政委一行必须要从柏林飞回阿富汗,于是打算走公路返回德国。哈记者在巴黎见到了麦政委,当时就请求同行,政委也答应了,这一路走了一礼拜,小哈跟政委身边的小圈子,打得火热(有木一起去洗脚啊?)。
等到了柏林,正好五角大楼的采访批准也下来了,索性就跟着政委回了阿富汗,呆了近一个月。这其间,采访政委及其身边的主要参谋人员多次,更重要的是,大家熟了,任由他平时随便录音。因为哈记者不能进军事重地白虎节堂,所以录点业余闲谈,似乎没有关系——结果猛料都在这里了。
小本要提醒大家一点,目前外面的消息,有很大的断章取义,所以最好是看哈记者的原文。误导在哪里?我先说三点,就是:
1)绝大部分嘲笑总统及其文官班子的话,都出自幕僚之口,而非政委。但麦政委当时在场,捻须微笑(其实政委貌似公公,无须),可见足称其意,下人在投其所好而已。
2)下人不但大骂了一批人,还表扬了一个人,谁?希拉里。这个,现在谁都不提,很有趣啊。
3)《滚石》的文章,事先有没有经过五角大楼的审查?为防止泄密也至少要审一下。这审完了还能面世,说明了什么?
而麦政委之看不起小奥,不但有屁股的原因,在这两人之间,也有一段梁子。
喝水。

今年初,小本跟一位河友私下说过,得遇井大,实在是三生有幸——这个是有人证的,胡编不得。当时解释的理由,大致如下。
小本的优点是什么?就是油腔滑调。凡是一个人油腔滑调,他就必不老实;凡是一个人必不老实,他就必然偷懒(小本家的“两个凡是”啊)。所以小本这个人,相当地偷懒。
但有了井大就好了,他老老实实做学问,把一个问题说得简明透彻。小本这云山雾罩的乱侃,正好有位百科全书的先生加持,这,这简直就是助长小本继续神侃。
所以小本和井大,差不多就是在说一出新版相声《借马褂》,当然这档次,比郭德刚要稍高一点,而且是相声连续剧,比较代表先进生产力了。
如今,这相声说到阿富汗的麦政委了。小本跟井大,私下并没有通过气,只不过所见略同,忽然两翼包抄,直接就把麦政委包了饺子了。这两边一会师,小本有些傻眼,好桥段基本上井大都拿走了,这四野的井纵把像点模样的山头都占完了,坐凉棚下可劲儿地“造”猪肉炖粉条,本纵只好摸把眼泪,掖上俩窝头,去守塔山。
于是,小本临机处置,决定剑走偏锋。

(一)

麦政委指挥那些部下,尤其是身边这个小圈子,当然是如臂使指,那么这些近侍大骂某人,顺藤摸瓜甚至于骂到今上(小奥),必然是麦政委这个“年羹尧大将军” 的本意,所以一旦公开,舆论大哗,小奥不办他也不行。但,麦政委小集团一直骂到小奥,这并不是WASP职业军官团看不起黑总统这么简单的事。
这是两条总路线的斗争。是“三面红旗(伊战,阿战,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还能打多久的问题。
主掌大国,同管理一个小国,是完全不同的。中国文化最璀灿的时代,当然是战国时代百花齐放,但那时候(或更早)萌发的学说,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不见世面,从没见过七国归一后的大排场大格局。
所以从行政管理学的角度说,秦帝国前的那些所谓华夏圣贤,老孔王霸,都是个屁,因为空言凿凿,对大一统后的中华,毫无指导意义。只是后来被嫁接改造了,才能当真一用。
那么,从“大中国”这个量级的管理学来说,泰斗是谁呢?
是秦皇汉武,唐宗明主,加毛泽东。说细了,就是秦始皇,汉高祖,汉武帝,唐太宗,明太祖,康熙,毛泽东。一线大牌,差不多就这几位了。
对毛公的评价,今天已经牵扯到屁股问题了,小本就露个底牌吧:毛公在军事战略,国际地缘政治,对民族社会的主动改造这些方面,确是不世出的。但在经济民生建设方面,以“一言堂家长制”管理执政党等方面,也确实考得很差(但这有个被逼无奈的国际因素,就不展开了——外部环境再重要,主观上还是逃不掉责任的)。三七开,是TG自己的定论,而且是个很和谐过的结论了,今天不可能推翻。
废话少说,现在说到汉武。
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穷兵黩武”的皇帝,我记得汉武曾经说过:“无大征伐,则国家不安”,可惜眼下查不到出处,可能是我记错了。他的管理方法,给我们后人很大的借鉴。
这里我们具体说一种情况(中国的情况),就是一个大国,在本地区居于绝对强势地位,而且地理上居中。这就好比一座山在中间,四围河流环绕,每条河流就是一个小国,这些河流都是相通的。聪明的中原君主,适当时候会去攻击邻国,以免新兴国家坐大,如隋唐征高丽。但中国长期都是有限扩张,就是很少征讨成功后会辟地置县,收为己有,而是迫使敌国臣服即退走。战争是个短期内剧烈破坏生产力的社会运动,征高丽是个“两输”的结局,结果隋朝把自己都输进去了。但中国大,输得起,隋完蛋了,唐朝接着来,最后打赢了,也没把朝鲜半岛并入自己的版图。这就是说,住在中间山上的山民,猛烈地从某一条河里抽水,把水在短时间内抽空,但又没有填河造田,那么,其他河流里的水往低处流,自然而然会向刚抽空的河道漫去,当时也没什么国境线。这样一来,其他有能力的周边势力会忙着填补新出现的生存空间,不容易形成威胁大山的“壅塞湖”,因为进入这些真空地带比冲击大山的成本要低得多。大唐把朝鲜半岛削弱后并不驻军设县,而是任其在人口大量减少后变成“半真空状态”,东北的少数民族和东移的蒙古族就有了“生存空间”,而且这个新土地新空间要消化很长一段时间,那么在东北方向上,中原就很久没有大患。
这种“强力反击,有限扩张”的做法,事后在反击方向上的境外留出一块“半真空地带”,引诱调动其他“害虫”向那里集中,从而减轻了大国自己的边防负担。但也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跑到这“半真空地带”的害虫,渐渐茁壮成长了,比如后来的金国和满清。
而汉武的情况,则不同。一,他有强大的外患(匈奴)。二,他占领西域后即置县驻兵,属于“开疆并土”。汉武帝主动挑起战争,十击匈奴,连续不断地攻击,直到对方无法喘息,最终“封狼居胥”,临“瀚海(贝加尔湖)”而返。而经此决定性的胜利,汉朝所依靠的关陇军事集团也受到巨大损失,“汉士卒物故亦数万,汉马死十余万。匈奴虽病,远去,而汉亦马少,无以复往。”大汉终于也打不动了。
而汉武帝连续突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本国社会动荡。元光三年,汉武帝畏畏缩缩,初战是“马邑设伏”,被匈奴识破,两下进入战争状态。要不要撕下脸来继续打,还是回到“和亲消气之旅”,汉武帝犹疑不决。此时燕人徐乐上书曰:“天下之患,在于土崩,不在瓦解。秦之末世,天下大坏,是谓土崩。吴、楚七国之时,是谓瓦解。今关东比年谷不登,民多困穷,不安其处,故易动。易动者,土崩之势也。故明主之要,其在于使天下无土崩之势而已。”
汉武帝要管理好这么大一个国家,就要抓主要矛盾,关注主要方向。匈奴为害虽烈,但当下不足以动摇国本,而且还有个选择,是用“和亲”之法,边疆虽给人欺负还不至于糜烂。但国内粮少人多,失业严重,就是大问题了。如果因势利导,以大汉的剩余人口充实军队,打击欺负汉帝国的匈奴,看起来一举多得,真要做,实在是需要一点勇气和运气的——如果汉武帝早死几年,十击匈奴的大业没有完成,会是什么局面?
汉帝国同匈奴比,毕竟汉家的文明要高得多,气概上并不仰视匈奴,所以放开了打之后,灭此朝食,士气还是有保障的。汉帝国内部虽然困于连年战争,但并没有揭竿而起,弄得武帝下不来台。所以武帝觉得,反而是有了大征伐,勘乱戒严,这个皇帝还更好当了。
这里,小本并不是发疯,撺掇中国现在就学汉武,去HIGH一把,而是请大家把美国看成汉帝国,把伊斯兰反美力量看做匈奴(已经被汉数击之后,比较弱了的匈奴),来联想一下,当然基地组织没有匈奴那么拉风。
汉武帝尚且要“十击匈奴”,而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仅仅二击。一鼓作气,二鼓而衰,难道就无力坚持了吗?
这,就是美国职业军人集团(也就是军官团身后的部分兄弟连),同文官集团(也就是文官身后的部分兄弟连)的根本分歧。

(二)

一个国家争战久了,必然的结局是,军人干政。
二战的规模虽大,但对于美军来说,不过打了四年,而且罗斯福领导有力,军权被刻意拆散,因此大权并未旁落。但911以后,美国已经打了八年了,而且要命的是,现在居然选上来一个“何不食肉糜”的饭桶。
麦政委同小奥的梁子,就来自于他们首次见面。
小奥在竞选中,口口声声要“弃车保帅”,舍伊拉克而保阿富汗。麦政委2009年6月接掌阿富汗的兵权,当然对小奥的新政充满希望。但首次见面,居然只有十分钟,而且小奥完全没有预备功课。按麦政委近侍的讲法(当然就是转述领导原话),这仅仅是个“照相会议”,给总统贴金而已。军人是得干实事的,遇上这么一个作秀作到骨子里的领导,其失望怨恨,可想而知。
小本第一次看到这一段时,也相当震惊。当总统可以这样乱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混蛋:他在把美国军人的性命,视作儿戏。
对基地等反美势力,在克林顿时代,就是相当“怀柔”的,只希望大家井不犯河,或者小打小闹,就算了。但弄出911后,美国别无选择,只有一战,而且这些对手,确实是无可理喻。小本有位朋友,是非洲过来加拿大的黑人,受过高等教育,他在非洲时接触过那些原教旨伊斯兰社团,911后,我们还不大明白呢,他坚决支持小布什:对那些人,只有打,他要跟你不对付,是无可救药的。
所以要珍惜美军的生命,就只剩三种办法:
1)远离中国城管。
2)把战争进行到底,死有所值。
3)如果无心再战,就立刻收缩撤军,避免更多无谓伤亡。
那么,美军既然拖拖拉拉不走,就是要打,就他那德性,能当宣传队,播种机吗?当然不行,就他还给阿妈娘挑水扫地?
但有一种力量在帮助美国,只要占领足够的时间,就有些翻盘的希望。
这种力量,就是世俗生活的诱惑。
COIN战略,就是给我必要的强制条件和十年时间,我用花花世界腐蚀“原教旨伊斯兰”的围城。
小奥对这个战略不感冒,是可以的,但你要旗帜鲜明地否了,立刻撒丫子闪人。这么游移两端,色厉内荏,说是增兵3万,等全部增完,只有4个月时间,美军就得按计划从2011年7月开始撤军了,这算什么?糊弄军方的鹰派?
这次美国军方,牺牲一个麦政委来试试水,接下来,军队对于小奥的反感更甚,非国家之福。
那么,如果美国是汉帝国,他有没有切实紧迫的全社会危机,迫使他主动维持对伊斯兰反美势力的长期战争呢?小奥代表的民主党认为,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是最大的危机,所以要战争熄火。这个观点到底对不对,我们无法下结论,但美国军方并不渴望结束战争(像1918年的沙俄士兵那样),则是事实。
小本个人的意见,打都打到这样子了,就接着干吧。
可是,可是,还有伊朗。其实美军真打进伊朗了,伊朗最大的可能,是不经打。但,打完以后呢?

(一)

话说那中华民国就跟那大清国仿佛,差不多是木有了。那民国遗少马英九,就跟那冯巩演的“那五爷”也差不离,不过虽然潦倒了,能时常到新开张的“中华招商局”职工食堂蹭饭,倒也不算杯具。“中华招商局”管理层老劝他把自己的小铺子关张了,认祖归宗,到招商局来入股,共同抵抗经济危机。小马当然不愿意,饭还吃着,事情就照拖。
但马童鞋有一点好,他从小的素质教育过硬,用经国先生的话说,是“没有缺点的年轻人”,所以在各种洁癖之外,也要个虚面,吃完了不能甩手就走,总要拱拱手,感谢几句。招商局的胡总拉着他的手,亲切地说:“谢就见外啦,经常来,啊?这样,你今天就办个VIP卡(两岸签ECFA),不然万一我出差了,下面的人有个不明就里的,要你结帐,就不大好了,是吧?”
马童鞋本能地觉得不大好,但一来吃人家嘴软;二来,胡总也没错,万一哪天他出城了,或者故意躲里屋派个服务员来递账单,自己还真不好办;三则,外面的世道实在不好,能白蹭一顿是一顿,谁说得上将来啊,自己连任要紧。于是半推半就,就把表格拿了,说回去商量商量。
回到铺子里跟职工们一说,老蓝家是双手赞成,绿家的暴力小英不同意签“白吃书”,小马就跟小英上“百家讲坛”辩论,那毕竟是人心所向,占便宜谁不愿意啊,一辩,小马赢了,这小明星又红了。
暴力小英一输,退休职工李灯灰不愿意了,亲自打上门来,说小英白痴嘛,能反对白吃吗?我就比她高明,白吃,可干嘛落笔签啊,这没签我们不是一直白吃着嘛 (台湾输大陆产品,目前40%以上的品种免税),将来还可以赖掉,就当嘛司儿没有发生过。你硬说,如果签了,能多加两个菜(免税达500多种),而不签就没得吃了,这误导大家嘛,我是浪人我怕谁,就算不签,他敢递账单给我,我一样当看不见不就结了?所以前几天,老李把大字报一贴,要求全体职工投票。
小马明白,这老不死的胡搅蛮缠,人家招商局顶烦就是“公投”,于是,“行政院”于8月11日以8票对2票否决公投申请,继续推进ECFA。
那,小马就是好人了?也不是,一看招商局把糖衣炮弹打过来,就把糖衣赶紧吃了,刚想把炮弹打回去,一想不对,废物利用啊,甘蔗得吃两头,就派了陆委会的赖幸媛,扛上炮弹奔了花生屯,跪求干爹回来搭救奴家则个,这有蛋有真相的,人都不好意思不答应。

(二)

小马派赖八婆去哭秦庭,以头触地,泣涕而不能起,这是相当恶心的。这个事,新加坡大庭广众就做得,你就做不得。TG给了新加坡那么多好处吗?你心里这么渴望,大可以做,但拜托有点骨气,先婉拒这几碗白食。
今天的形势明摆着,美国出来个单航母战斗群,那什么意思?纯粹捣乱来的,明着不想打。如果真做了两手准备,就TG如今这身板,必须上来就是双航母,后面再配置一艘,随时准备支援。这单航母一路撺掇,丫敢吼两嗓子的,不老少了。台湾出来添乱,很可能是美国导演的,但人再导,你不能演。你马英九很想跟小奥苟且一把,那我们不能管你,有民事能力的成年人了,你老婆都管不了的事,生意夥伴够得着吗?可你要有点廉耻,半夜跳窗去投怀送抱就可以了,敲锣打鼓红盖头送进去,早先收别家的彩礼就忘了?
但台湾这档事,不是我们的重点,点到为止。我们要说的,还是美国的“将相不和”,不过主角有换,小奥还是那个“相公”,麦政委就暂时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小本先预测一下,麦政委一定回来),而“将”,就换成了女将希拉里,就是赵姨。
赵姨最近是越来越“赵”了。
先看两件事:一,赵姨嫁女,居然敢不请顶头上司小奥。二,眼下花生屯是满城风雨啊,基本舆论就是,2012年大选(如果地球不毁灭的话),赵姨是铁板钉钉的了,那小奥呢?两可。
两造的矛盾,已经公开化,而赵姨敢于不把小奥放在眼里,是因为稍后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必败,只是败多败少的问题,小奥已经被装入棺材,准备替罪也。
不过TG一向很邪,人定胜天,即便棺材里的,何妨拉拔出来?

(一)

美国要无社会动荡地渡过危机,只有这几个办法:
1)战争。但手上已有两场烂尾战争,美国没有余力进行第三场战争——不是说他没有能力挑起,而是对手更有信心坚持下去,更不容易崩溃,所以美国最终没有能力结束这第三场战争。
大国打局部战争,因为无关于自己的生死,你不妨把它看成拍拖,小布什谈了两个女朋友,谈着谈着进展不下去了,无法上垒。到了奥八,索性“拗断”,跟你们拜拜,收拾精神,换个环境,准备从头再来,还是很刺激地。
2)力争上游。什么管用,就在什么领域力争上游。比如制造业能解决就业,就冲制造业。
这很难。攀登制造业,只有两个办法。一,制造者“收骨头”,用鞭子赶着进步。二,消费者“收骨头”,宁愿用本国生产的,性价比差的产品。因为工会是民主党的爷,那么第一种办法行不通。
美国的“丰田踏板门”,就是这第二种办法。
而对于无孔不入的中国货,美国又贪快,想投机,一次过一锅端。
所以,单航母战斗群来了。
有朋友到今天都说,这航母是冲朝鲜去的,跟中国没关系。
航母动一次,是什么成本(不单是经济成本)?不是我看死李明博,小样的有那身价,能请得起这保镳?
3)金融救济,就是今天的玩法,是前两样不灵,不得已的临时救急,管不了几天的。

(二)

航母的打击范围,舰载机一升空,咱韬着说啊,半径500公里。按美国人这次的逻辑,12海里领海(也就20公里左右)以外,是公海,可以自由演习。那航母停在12.5海里处,然后战机升空……
作为中国人,你还睡得着,你就是个死人。
按某国防大学教授的逻辑,咱们不趟黄海那“浑水”。那小本倒要问一句了,当年古巴导弹危机有多严重大家知道吗?离世界末日只有一分钟啊,古巴离美国的12海里线,那远了去了,美国人民冒着死光光的危险,为什么要趟那浑水?
你一个教授,实在差小本太多了!内线外线都分不清吗?故意的吧?
美国在试探:我冒犯(是,就是冒犯,美国是知道自己理亏的,就跟策划炸大使馆时,克林顿事先知道自己理亏一样)你的内线时,你会怎么办?
那么,小本的意思,就激烈反对,反对不成,就打?
不是的。

(三)

美国要的,就是你动手。这单航母,送上来挨打的,怕来个双航母,你不敢下手。就因为怕你不打,怕你不激动,连台湾都拉出来刺激你。
只要中国军方一激动,擦枪走火,最好打着美舰,当然九万吨一个大家伙,挨几个炮弹导弹是不怕的。这里有一个前提,DF21是大杀器,直接掌握在中央军委,前沿对峙时擦枪走火是轮不到它的,其余的,美军都不怕,就怕你没准头,打不中。你打中了,美军死几个人了,那任务就完成了。
美国人民,就义无反顾地“抵制中国货”了,这比拿踏脚门吓唬美国消费者管用。
中国和德国,因为赤裸裸的利益,总算缩小了政治距离。但,德国向中国增加出口,中国就必须向美国增加出口,以增加外汇来支付给德国。
所以,现在是美国花钱办一桌酒,请中国和欧盟来吃,反而没美国什么事。
奥八的新能源政策,大方向是对的。我们可以不叫“全球暖化”,但气候极不正常,大家都看到,感受到了。问题是,远水不解近渴。以我们安大略省为例,今年夏季,煤电和核电的价格,在省电力批发市场是加元5.5分。而再生能源发电,价钱至少要高3倍。安省的《GREEN ENERGE ACT》,计划到2014年关闭省内所有煤电厂,并迫使电网改造以迎合绿色能源项目。即便省府如此扶持,这样的电,我们老百姓还是用不起的。
新能源产业,急切间还不能吸引金融资本砸钱,砸出个克林顿“信息高速公路”那样立竿见影的大泡沫,小奥就只能求助于“隐蔽犯规”,来拖领先者的后腿了。
在身体触碰的任何运动项目中,“隐蔽犯规”都是卑鄙而有效的武器,最有效益的,大概就是上届世界杯,意大利贱人挑逗齐达内的那记“头槌”了。
美国现在,就要营造一个中美视线内对峙,几乎是身体接触的局面,以等待机会,等待中国给他个“头槌”,他可以倒地痛哭。

(四)

怎么应对?
小本先说下策,就是“对等”。
你来我的领海线外演习,我就组个小舰队,去关岛洋面演习,也贴住你的领海线。美国的任何抗议,我只要换个主语,就原封不动还给“华盛顿”号。同样,“华盛顿”号的任何动向,中国演习舰队也照抄,好在互联网了,北斗也够多,大概时差也就一两秒。同时,在津京唐由各城市自行颁布法例,进行抗灾民防演练,当然主要防火灾震灾泥石流,跟航公航母的毫无关系,咱不趟那浑水。各企业单位一个个验收过关,演练期间,生产业务当然小受影响,但员工工资必须照算,加班时间按国定假日,加倍算。所有的美资大企业,消防安全有隐患的,狠狠罚,TMD不把中国工人的生命放在眼里嘛,老子代表朴实精英,教教你尊重人权。这里面,出于对外商的关爱,美资韩资日资台资企业,派员进驻,手把手地教,其他的就自学自纠吧,谁叫你们命不好,后娘养的。当然啦,你美国日本韩国台湾,也可以对等折腾你们自己的企业,但好在没那么多华资在那儿混,顶多关照联想华为:不要怕孤独,挺住就是了。
这其实仍不够好,因为,通过制造第二个“身体接触局面”,来遏制第一个“身体接触局面”的恶化,也可能带来双倍风险。

那么,“中策”就是把“华盛顿”号拽出黄海,使它进不来,无法如愿形成“身体接触局面”,以酝酿更大的危机。
这个,靠“推”不行,你越推,人还越来劲了。
怎么样围魏救赵,让“华盛顿”号紧急转向,这就考验庙算者的智慧了,比如缅甸有事,两伊爆发边境冲突,哈马斯跟以色列又对上眼了,那谁谁又绑了美国人质了,等等吧。我就有点奇怪,你说索马里的海盗都向着美国老板的吧,你为什么不能雇几个外乡的擅自加入一把呢?

总之,这一次,绝不能做“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打算,人家巴不得你犯他,谁打响第一枪,又不是那么容易分清楚的,更何况人家还掌握世界舆论权。这时候,不能靠叶问的咏春,要靠太极推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军事,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