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寺仙妖:国不爱我,我何爱国?

原本,小妖是一个爱国之人。小妖洗发露用霸王,牙膏用冷酸灵,就连卫生巾也只用笑爽……(只有电影,小妖一般不看国产)。可霸王出问题了(虽然卫生布说了没事),但小妖从此就不买国产洗发水了,小妖开始花两倍甚至更多的钱去买水之密语或丝婷(分别是日本和美国的);牛奶的三聚氰胺事件过后看似平静,没想到没过两年又卷土重来,于是小妖不敢再喝国产牛奶了,现在小妖只喝达能(法国的)。小妖本来还想去流浪动物收容站收养一个小狗,可听说疫苗出问题了,于是小妖不敢养狗了,万一被它的小爪子弄破了皮肤,这疫苗是打还是不打呢?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过了7天收容期限的小狗被安乐死。

6月1号,卫生布实施了一个奶业新标准。“在生乳标准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5%降到了2.8%,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菌落数量相当于西方国家的50倍,相当于生产乳品时苍蝇乱飞!中国孩子就那么贱?还不如国外孩子的1/50?国家,你如此作贱自己的国民,又让我如何感到你的高贵呢?

上层的人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事。他们过得是无公害蔬菜、有机猪肉和特仑苏的生活。特仑苏,好喝,浓、滑、香,可6块钱一盒的奶,谁喝得起!除非在奶品价格不变的前提下,居民收入增长3倍;不然,用高标准来约束奶业,就会提高奶品价格,因为价格对需求的影响而导致奶品业萎缩。这,也有点道理。中国人没钱,奶粉价格升高,奶粉业要萧条。可为何不去积极地提高居民收入呢?可能是因为居民收入提高了,上面就没钱喝特供,买LV了。中国平民的孩子,不配喝优质奶,甚至不配喝奶。若牛奶的营养与卫生上不去,中国还是会回到东亚病夫时代!有广告还瞎扯淡:“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谁知这个奶会不会让人乳房肿胀尿不出来?

在丹麦,在新西兰,在几乎所有的乳业大国,生乳蛋白质含量标准都至少在3.0%以上,而菌落总数,美国、欧盟是低于10万,丹麦是3万,更是比中国严格数十倍。“蛋白质含量关乎营养,菌落总数则攸关质量,但是蛋白质含量和菌落数量不是什么高科技含量的东西,即使是散户,只要饲养得当,完全能够达到原来的标准”;“目前中国规模化养殖和散户的比例大概是3 : 7,但即使是散户,也只有不到20%‘只养不管’,达不到原来的收购标准。而采用机器挤奶,减少二次污染,都可以有效地控制有害细菌数量”;“广州奶企近10年来一直在执行蛋白质3.0﹪、细菌数20万个单位以下这一指标。”为何明明可以达到较高的标准,而卫生部还要把乳品的国家标准大幅降低呢?

中国乳业有城市型乳业与基地型乳业之分,城市型乳企主攻巴士鲜奶,一般在城市周边有稳定的规模化饲养基地,而基地型乳业以生产超高温灭菌奶和奶粉为主,因价格便宜保质期长而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对于三元、新希望这样的城市型乳企而言,奶源质量并没有问题,这些企业一般在城市周边有稳定的规模化饲养基地;而对于基地型乳业而言,奶源的覆盖地域广阔,收购半径过大,质量也不稳定。2008年,新版乳业国标强制性标准由卫生部牵头,会同农业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中国奶业协会等单位,并由各部门推荐的70多名不同领域专家组成专家组,经过一年半的讨论后才正式颁布。知情人士指出,这些所谓专家中,多半都是各个乳业的代表。在几次讨论会议上,各方对生乳蛋白质含量和细菌数量争执得都很激烈。但讨论结果表明:新国标无疑是对基地型乳企更为有利,新鲜牛奶应该在24小时内送至奶站或加工工厂,但是这些大企业收购半径过大,鲜奶通常会存放在奶罐中1-2天甚至更久才被收购,只有较低的标准可以保证“合格”奶源的持续供应。

明白了吧!我亲爱的读者。像房产会议由任志强们参加讨论并拍板一样,奶业会议也是由牛根生们参加讨论并拍板的;像两会上遇到房产商“拆迁费提高会推高房价”的问题而无能力回答一样,奶业会议上有学者专家面对“高标准会扼杀中小奶企”的问题也同样无能力回答。商界无德,官界无用,学界无能!

房产利益集团来讨论房事的结果就是:房子每过15年就得拆一次,压低拆迁费否则高拆迁费会推高房价,不能让房产业倒下因为它是带动了几十个行业的支柱产业……于是出现了楼歪歪、楼翠翠、楼倒倒;于是出现了自焚、烟花炮楼、以及撞警车;于是出现了空城、黑灯照、零字电表;于是中国的建筑业在国际上根本得不到承认,于是大型的高端的设计项目如鸟巢、鸟蛋、大裤衩都由国外设计师垄断。而奶粉业也重蹈覆辙,于是三聚氰胺、过量激素、奶业国标倒退20年。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机制,虽然有国情,有特色,但却没有——希望。

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王丁棉说:“如果还是很低的生乳收购价格,新标准只会导致原来用好饲料的养殖户使用廉价饲料,廉价饲养出来的不合格品,再通过各种手段使之达标,然后大家再质疑这个标准是不是还不够低,不够符合中国的国情,从此陷入一种恶性循环。”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小妖公司楼下有个小卖部,店主卖的面包保持期长达180天,小妖吃了一次,觉得保鲜剂的成分太高,于是对店主建议进货时可以进些质量好的、保持期短的面包。但半年了,她店里还是180天的面包。有次我问她为什么不进好面包,她说没找到我说的那个品牌。哪里是没找到!保持期长的利润率比保持期短的高,这才是主要原因。半年了,我从来没有在她那里再买过东西。因为我不相信她的商品,也不相信她的人品。她每天都会从小妖这里少卖至少3块钱。不好的面包把好的面包挤出了市场,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而国产奶业一定也会面临这种状况。

“低标生乳会纵容养殖户的低水平养殖,只顾眼前利益而维持落后生产方式,中国乳企短暂获利的同时,外资在高端奶粉市场的地位更加牢固并将渗透到更多领域。今年1-4月,我国奶粉进口达到15万吨,超过去年全年进口量的50%,价格同比上涨超过20%;而乳制品进口同比增加30.15%,进口金额同比增长了81.45%。但当原料奶价格下降时,奶粉的终端价格仍旧照涨不误。目前在我国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美赞臣、惠氏、多美滋、雅培、雀巢等洋品牌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更多洋品牌还已经瞄准了此前由国内品牌占据优势的中低端市场。一方面是进口奶粉依存度的放量增长,另一方面,洋奶粉频频亮出涨价大旗。在奶粉的上游市场,国内企业将丧失话语权,而我国奶粉市场,或重蹈被外资控制的覆辙。”等到国产奶业的良币都被驱逐出去了,国外的奶业就会垄断中国奶品市场。而我们的宝宝,他们的健康就只能由国外的奶品来保障了。对于国家来说,宝宝的健康就是国家的未来,那国家的未来也要寄托在外国了。

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就是信用,是社会的信任。但我们的社会,没有信用,我们不敢在饭馆吃饭,不敢喝牛奶,路边看见倒地的老头老太也不敢却去搀扶——我们竟然宁愿去救助一只流浪狗也不敢去救一条人命;我们那只会欺瞒的衙门,更是没有信用,我们不相信CCAV,不相信各种TV,不相信报纸,甚至连网络也不相信了,一句“谁让你直播的”就证明了媒体都成了衙门欺瞒我们公民的工具!连宪法成了摆设,成了任人玩弄的玩意,还有什么信用可言?相关部门也不要再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国家最大的悲哀不是经济的破灭,而是国民对国家丧失了希望。民族的希望在于孩子,日本可以为儿童每天无偿地提供一瓶奶,可中国人自己花钱买奶却喝出病来!孩子没了希望,民族也就没有希望了。同胞们,你们还想一生一大把么?为了规避养孩子的风险,只有移民了。可平民怎么移民呢?

别骂小妖不爱国。国不爱小妖,小妖为何又来爱国呢?如果爱国会让我像董存瑞一样在战场上牺牲,我也可以爱国,起码留下一个烈士的名号;可如果因为爱国而让自己患上了肾结石尿毒症以致“牺牲”,谁又来给小妖颁发烈士证书呢?小妖不是傻子,不要命,起码也得要个名啊!不能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小妖一向不做广告,但现在为了大家宝宝的健康,推荐几个牛奶品牌。

可以小心食用的是中国城市巴士鲜奶:三元、光明、新希望。

可以放心信用的是外国牛奶:美赞臣、惠氏、多美滋、雅培、达能(酸奶)。

相关新闻:

中国奶业国家标准倒退25年(2010年8月11日 时代周报)

http://news.zgjrw.com/News/2010811/News/217554124400.shtml

单纯乳房早发育不影响儿童成长?

http://guxiaojun.blog.ycwb.com/201081771230.html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