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越南反華非孤立事件 中國周邊安全極險惡

【明報專訊】越南民衆反對中國鑽油台在西沙海面鑽探作業,由遊行示威演變至大規模反華暴動,在中部平陽省數以千計陸資、台資與港資工廠,被暴徒破壞、縱火、搶掠,越南政府基於國家形象與經濟發展等考慮,相信會出手制止事態惡化下去。不過,即使暴動平息,此事之後中越兩國就南海的領土爭議更形深化,若結合中國與菲律賓就黃岩島等島嶼的主權爭議、中國與日本就釣魚島主權爭議,中國同一時間要處理3個海上領土紛爭,而且都有潛在軍事衝突風險,加上美國的幕前擺弄、幕後操控,可以說,中國的周邊安全生態極其嚴峻和險惡。

越南故意鬧大事件

爭取支持向華施壓

越南今次爆發反華,源於中國鑽油台在西沙海面鑽探作業,越南派船干擾,雙方大批執法船艇對峙以至碰撞,越南民衆起初只是遊行示威,要求中國鑽油台撤退,取消鑽探,然後事態升級演變至暴動,衝擊華人(包括大陸、台灣和香港商人)開設的工廠,以越南的社會體制,上街遊行等示威行動若沒有官方默許,不大可能愈演愈烈。因此,不能排除越南當局鼓動民族情緒,形成更大聲勢向中國施壓,事實上,暴徒打砸搶期間,鮮有越南警察出面制止,情况很能反映官方取態。

檢視鑽油台對峙,會發現越南有計劃地鬧大事態,例如主動披露消息;發布所謂中方船艇與越方船艇碰撞的錄影,突顯中方船艇發射水炮等,製造中方以大欺小的印象,以圖影響國際輿論,對中國形成壓力。反觀中方則低調應對,顯得有點被動。中國在可能範圍內應該披露更多事態資料,例如中方人員曾表示越方的干擾,包括主動撞擊,就此中方應公開影像資料,讓人看到越方船艇的不當踰矩行徑。在這類國際糾紛,一定要搶奪話語權,否則會喪失先機而被動。

中越就南海主權之爭,在1975年越共取得全國政權之前,根本沒有問題,除了中國在歷史和法理證據極其充分以外,據研究中越事務的專家披露,1958年時任越南總理范文同向中國政府遞交的外交公函(史稱「范文同公函」),明確無誤地承認中國對西沙和南沙群島享有主權,此舉被認為在國際法上具有單方承認他國領土主權的效力。

目前的情况,當然是現在的越南政府反口了,事實上,過去由於中國政府忍讓(海軍力量不逮是主要原因),越南在南海已經佔據了不少島嶼,並與跨國企業合作,大肆在海面開採石油,據知越南已經從石油進口國變為出口國,海上石油收益佔國民生產總值約兩成。中國在西沙海面鑽探石油,有奪回區內石油開發話語權的意味,雖然去年1月總理李克強訪問越南,達成「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策略性方案,並成立工作小組磋商共同開發,但是看來越南仍然深感受到威脅,藉今次事件向中國發難。

今次中越對峙的海面,經歷1974年西沙海戰,越南海軍敗退之後,西沙群島已經完全在中國控制之下,越南選擇在這裏與中國攤牌,按正常情况並無優勢,但是越南仗着有東盟和美國的戰略盤算,或許認為有一試之力。不知道是刻意安排抑或巧合,就在東盟第24屆峰會召開之前,本月6日,菲律賓抓捕了一批中國漁民,指為越界捕魚;翌日,越南就指摘中國鑽油台在西沙群島海面作業,演變至對峙、撞擊和互射水炮,進而暴動反華。

做好戰爭準備

中國唯一選擇

越南仰仗的東盟因素,東盟峰會結束後發表的相關文件,迄今雖然未見點出任何國家的名字,但是評估地區海上安全形勢時,不僅對南海問題表示「嚴重關切」,甚至支持任何兩國東盟國防部長隨時可以做出決定,處理海上安全危機和突發事件,云云。這樣的表述,顯示東盟就南海問題已有傾向,逐步偏離「中立」的底線。至於美國,就鑽油台中越對峙,由國務院發言人到國務卿克里,都公然指摘中國「挑釁」,與美國在領土主權歸屬問題上一直聲稱不持立場、不選邊站,也無意進行評判的說法,明顯不同。美國兩面三刀,鼓動越南與中國對着幹的取態,可見一斑。

若單是菲律賓或越南,中國當然不會放在眼裏,即使是日本,若沒有美國撐腰,也不敢持續向中國叫陣。現在中國周邊有這3個海上領土紛爭,以現在中國的海軍力量,若說要同時處理3個軍事衝突,實難信心滿滿,尤其是真正對手是躲在背後的美國這個超級軍事強權,中國周邊安全生態之凶險,可以說是歷來僅見。

日本大肆整軍經武,也在拉攏東南亞、南亞等國家抗衡中國,菲律賓則加強與美國軍事合作,再度准許美國設立軍事基地,至於越南已經採購戰機、潛艇等武器,與美國也在眉來眼去;這3個國家加強軍備,當然不會僅止於展示,而是作為用在一朝的準備。中國海疆遼闊,達300萬平方公里,從最終捍衛疆土與眼前現實挑戰,都呼喚着中國海軍必須壯大起來,守護屬於中國的資源和體現國家根本利益。中國不應追求戰爭,也不應輕易言戰,但是周邊環境卻迫使中國要做好一旦發生戰爭的準備,這是近期與日本、菲律賓、越南領土紛爭,折射出中國的必然選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