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個反常現象

這些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主流一直是崇胡(適)貶魯(迅),原因有三:一是魯迅主張痛打落水狗,不寬容;二是魯迅講過共產黨的好話,是共產黨的同路人;三是魯迅在中共執政後被捧上聖壇。這最後一點實在不是魯迅的過錯,人死後怎樣被人利用,死者是左右不了的。前一點和魯迅的性格有關,魯迅為人尖刻、敏感、多疑,大概是真的,但魯迅也並非對所有不喜歡的人不寬容,魯迅對青年就非常寬容,他的不寬容,更多的有具體原因,比如陳源曾說魯迅抄襲,對學者來說,這是很嚴重的指控。
至於第二點,需要仔細議議。很多人之所以不喜歡甚至討厭魯迅,一個不便言說的理由就是,魯迅和共產黨有往來,說過共產黨的好話,以致共產黨把魯迅抬得很高。基於敵人的朋友也是敵人的立場,既然魯迅是共產黨的同路人,魯迅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能像反共產黨的胡適那樣,受到尊重,成為知識分子學習的楷模。
這些人以今天的共產黨來看待昨天的共產黨,從而也這樣來認識和評價魯迅。在他們看來,與共產黨合作過,就不是值得尊敬之人。但是他們顯然忘了或不願正視一個事實,即共產黨在魯迅的時代,是一個在野黨、反對黨、受打壓的黨,而當年的執政黨是國民黨。共產黨那時是以革命、進步的形象出現的,國民黨則被看作反動、獨裁的政權。不是有人編了一本《歷史的先聲》嗎?將共產黨成立後所有美好的承諾收集起來,然後要共產黨兌現當年這些承諾。確實,從中共二大後,共產黨幾乎在每屆代表大會的政治文件裏,都提出共產黨的政治理想是建立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一直到1949年。
有人會說,從今天解密的一些資料看,共產黨即使在當年,黨內鬥爭很殘酷,遠談不上不民主。這些都是實情,但是,以當年交通信息的落後,魯迅怎麼能了解這些情況?況且,魯迅所接觸的共產黨人,主要是瞿秋白、馮雪峰、胡風這樣的文人。魯迅當年對共產黨的了解和認識,多半是通過瞿秋白。而那時,紅軍被國民黨軍隊一路追殺,狼狽逃到陝西,出於對蔣介石政權專政的反對,魯迅同情共產黨,把希望寄託在共產黨,也就非常自然。法國大作家羅曼•羅蘭,還跑到莫斯科,盛讚蘇聯呢。整個30年代,世界的格調是紅色的、革命的。
從魯迅來看,他本來是個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北洋政府時期,做著教育部的簽事,同時在大學兼職做著講師,收入豐厚。但他偏偏看不慣北洋政府刺殺學生的行為,於是南下做老師,先後在廈門大學和中山大學教書。民國時期的大學,雖然堅持教授治校、學術獨立,但並非完全獨立於政府和政治之外。魯迅教了幾年書,又因看不慣學校的行為,後來乾脆辭職跑到上海,做了一個自由撰稿人,以寫作為生,直到去世。這時候的魯迅,用現在的話說,完全成為一個體制外人士。
魯迅從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到體制內的老師再到體制外的民間人士,雖然身份進行了轉換,但批評政府和當局的立場卻一直沒變,要說有變的話,也是批評得更激烈,以致上了當時國民黨政權的黑名單,只是由於其名氣太大,國民黨沒敢動他。相反胡適,其政治面貌就很可疑。雖然他也曾一度反對過蔣介石,但終其一生,也未能做到與蔣介石和國民黨政權有效切割。所以,其寬容主張,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說,很好,但如果對蔣介石政權的專制和獨裁也要寬容,至少就變異成了幫閒。
今天的一些知識分子以反體制為榮,主張不和共產黨合作,但是他們卻拜主張寬容、同蔣介石政權保持曖昧關係的胡適為師,而對一生以獨立、自由立身、對抗國民黨獨裁專政的魯迅,除之而後快,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因為按照正常的邏輯,後者才是他們的精神導師。中國知識分子的這個反常是怎麼出現的?只能有兩種情況:一是反體制、罵共產黨為假,不過以這樣一種姿態,來吸引人注意,一旦共產黨給他們一點甜頭,立馬轉身就投誠過去;二是如本文開頭所說,是真反共產黨,但因為魯迅同情共產黨,是共產黨捧出來的,而胡適像他們一樣是反共產黨的,所以,不管魯迅是否有獨立的品格,反抗體制,不與當局合作,也不管當年的共產黨與今天的共產黨是否同一回事,但凡是共產黨贊成的,就一律反對。
若是這後一種情況,其實也很可怕,因為它為了某種政治正確,是可以不顧歷史實情,為反對而反對的。
說到這兒,我們完全可以來做個假設,假如魯迅沒過早去世,而活到共產黨掌握政權後,會怎樣?許多人做過這個假設。據說毛澤東有個回答,魯迅要麼是關在牢裏還是要寫,要麼他識大體不做聲。而以魯迅一生站在弱者立場,反抗專制的性格來說,共產黨掌政後,是極可能不會聽話的。魯迅自己就曾對馮雪峰說,如果你們打過來,是不是連我也要殺。他是極反對革命者的激進革命的。假如魯迅被共產黨打倒而不像後來高高捧起,相信現在的體制反對者是會引魯迅為師的。就好像一些共產黨員在經過文革和六四後,思想和立場已經成為反對者而被知識分子追捧一樣。從這個角度說,魯迅受到知識分子主流的非難,只能怪他去世太早。
中國需要一批站在被侮辱被壓迫者的立場,來倡言正義反抗體制的知識分子,但無須以魯迅為代價,崇胡貶魯,相反,他們真正應該學習魯迅這種獨立的、為民請命的、不妥協的戰鬥精神。基於反共立場而不分青紅皂白地批判魯迅,是沒有判斷力的表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傻逼一个
    2014年5月15日22:24 | #1

    你代表不了中国知识分子主流,充其量也只能代表一个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