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越南反华暴乱向北蔓延,已有中国人丧生

VIETNAM-articleLarge
周三,在越南平阳省消防队员在一个起火的中国人开的制鞋厂附近休息。

越南河静省——针对外国工厂的暴力活动蔓延到了越南的其他地方,并有致命事件发生,官员周四称,数百名越南抗议者冲进越南中部一家工厂闹事,造成一名中国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暴力活动最初集中在南部大城市胡志明市周围,事态的蔓延反映出该地区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敌意,中国努力巩固其在两个海洋中大片水域的主权主张,而当地其他国家长期以来认为那些水域属于他们。

在越南中部以北的河静省,数百名抗议的越南工人周三下午闯进台塑集团钢铁厂,袭击了在那里工作的中国人,雇用这些中国工人的台湾公司周四称。据公司消息,暴力导致一名中国人死亡,90人受伤。

该公司称,抗议者放火,对设备打砸抢,并补充说,袭击刚一开始,公司就向地警方请求加强安全保护,政府派出车辆撤离中国工人,他们已在午夜时分全部离开。台塑集团说,河静省省长在周三晚间10点左右来到这家工厂查看情况,并与安全官员会面,试图恢复秩序,但暴乱一直持续到周四早上。

越南最近突然爆发暴力活动的导火索是中国一个决定引发的愤怒,中国在越南海岸附近部署石油钻井平台,还派了一个海岸卫队和其他船只组成的舰队保护,尽管此前中国承诺过要通过外交方式解决领土纠纷。

成为这次抗议目标的工厂是近几年涌入的外国投资的一部分,这些工厂给持续了20几年的、时而很快但并不均衡的越南经济增长做出过贡献,还有一部分紧张气氛源于越南人对中国工人涌入的愤慨。

虽然最初的暴力与北京在南海的举动有关,但抗议者却把他们的愤怒部分地发泄在台湾工人身上,这促使中华航空公司周四向胡志明市派出两架包机以应接突然增多的想离开越南的台湾人。该航空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加上另外两次常规航班,公司周四可以将1325名乘客运出来。也有报道称,数百中国大陆人越过柬埔寨边境逃到了金边。

台湾外交部长林永乐(David Lin)周四对一个立法委员会说,台湾正在采取措施确保所有想离开越南的台湾人都能离开。他还说,台湾肯定会向越南寻求为遭受损失的台湾公司做出赔偿。

随着暴力向越南其他地区蔓延,胡志明市北部的工业区平阳省的工厂经理对前几天的暴乱所造成的损失进行了调查,他们抱怨说,警方的回应软弱无力,或者根本就不存在。

“我给警察打电话,打了一次又一次,”香港人彭志华(Pang Chi Wa,音译)说,他是总部在台湾的服装公司HWA Jong Group在越南的一家工厂的经理。他说,抗议的人群在这家工厂所在地周围的街道来回游行了几次,后来才决定袭击,在袭击发生前的那段时间里,他向警察的求助都没得到响应。

“也许那是故意的,也许是因为他们应付不了,但现在他们似乎后悔了,”彭志华在说到警方响应时这样说,他说,他和其他员工曾试图与抗议者讲道理,后来因为抗议者冲进工厂开始打劫,他们才藏了起来。

他所在工厂门口的办公室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碎玻璃、被打翻的花盆,以及散乱的文件。他和其他目睹了这场骚乱的人说,抗议人群不时喊着爱国口号,还谴责中国,但后来,政治信息被打劫、以及对工厂漫无目标的破坏所替代。

“我真不知道这从何而来。我们在这里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彭志华说,他说他在越南工作有十年了。“开始似乎是针对中国的什么事儿,但后来那成了一种借口。”

这次暴乱的发生正是中国多方位加强其领土主张的时候,这些主张针对的是该地区的几个国家。越南在贸易和投资方面严重依赖中国,但该国官员为了政府的目的,也甘愿通过国家媒体煽动反华情绪。

平阳省工业区另一家台湾工厂的经理彭志明(Peng Zhi-ming,音译)说,他觉得他在闯进工厂进行打砸抢的人群中认出几个工厂以前的雇员,这家工厂约有70名工人。彭志明说,当人们意识到他们可以逍遥法外时,人群的数量增加了。

他说,“他们来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给警察打电话,但没有警察过来。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过来,但事实是警察没有出现。”他说,对他办公室的打劫停下来了,那只不过是因为人群转移到新的目标去了。

另一家台湾工厂的厂主说,他和其他投资者几乎别无选择,只能修复和重建工厂,在恢复生产之前,靠其他地方的友好工厂主帮助完成加工订单,这位厂主因害怕受到指责而要求不具名。他说,很多情况都是工厂门口的办公室遭到洗劫,但生产设备则相对完好。

他说,“投资者将来会慎重考虑越南,但是我们已经在这里,回不去了。我们不想与政治发生任何关系,他们为什么要找我们的茬儿呢?”

一个在微博上用M___zi网名的中国女子,周四上午在她的微博账号上传了被打砸的办公室照片,这位女子在木材行业工作。

“公司办公室的所有电脑都搬走了,地上到处是文件和碎片,宿舍的门和玻璃都砸了。部分工厂已经放火烧的差不多了,”她在微博上写道,她把暴徒称为“丧心病狂的魔鬼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