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指责越南姑息纵容暴力行为

截至周四,越南反华暴力活动已导致至少两人死亡,并激怒了中国政府,指责越方姑息纵容抗议活动。

越南很少发生暴力活动,但本周早些时候,胡志明市郊外开始出现暴乱,起因是中国在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争议海域搭建的一个 井平台引发了中越两国之间的紧张对峙。暴乱很快波及到了成百上千家与领土争端无关的企业:台湾、韩国、日本和马来西亚工厂纷纷遭遇焚烧和破坏,导致多人受伤,工厂被毁。

其他地区也发生了骚乱。越南中部河静省(Ha Tinh)的一位官员说,一名中国籍合同工和一名越南籍工人周三晚间在当地一家台资工厂的暴乱中被杀。

随着暴乱在周四继续,中国政府表示,越南官员应该对该国发生的“打砸抢烧”行为负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方深感震惊。

越南派出警察和军队平息南部和中部工业区的骚乱。截至周四晚间,骚乱似乎平静了下来。

但很多外国商人已开始动身离境了。周四胡志明国际机场满是中国大陆和台湾乘客。有人为买机票等了好几个小时。过去两天台湾官员一直守在该机场,帮助台湾人解决机票和出境文件问题,其中有几个人护照留在了所在工厂。一位台湾官员估计,至少有3,000名台湾人要离开越南,如果包括家属在内数字会更大。

另外,柬埔寨国家警察局(Cambodian National Police)发言人Kirt Chantharith表示,600多名疑似中国人逃到了柬埔寨。他们越过了连接金边与胡志明市的一条高速公路边的小镇巴维。

Chantharith说,这些人乘坐公交车和出租车进入柬埔寨,柬警方不知道他们是投资者还是游客,估计是因越南出现暴力和示威活动才来到柬埔寨的,因为面带惊恐。

越南总理阮晋勇周四呼吁所有省份、部委和政府机构防止暴动进一步恶化并惩治罪犯。他还敦促有关方面为受影响的企业恢复正常经营提供帮助。

目前还不清楚,非华人工厂遭到袭击是因为被错当成华人工厂,还是因为中国钻井平台事件点燃了越南人对所有外国企业的普遍怨恨。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震生认为,石油 井平台一事引发越南当地人发泄出更深层次的愤怒。严震生表示,最近几年海外企业涌入越南已经造成当地贫富差距加大。他还称,对于当地人来说,物价出现上涨,但薪酬涨幅却没有跟上。他称,尽管这次抗议活动针对的是中国的石油 井平台,但核心的愤怒和不满实际上是针对海外企业对越南的剥削。

专家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越南政府对抗议行为“姑息纵容”,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政府对暴力抗议行为感到震惊。

上海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的任晓称,过去也有过大规模反华抗议,但这次抗议中工厂遭到破坏同时中国人的安全受到威胁。

黄刚(音)是一家从事废油回收的中国公司的经理。他称,反华抗议爆发期间,自己位于越南南部隆安省的工厂停工两天。黄刚称,越南人不会说中文,只要看到有中文标记的工厂和商店他们就会上前攻击,不管所有者是中国大陆人、台湾人还是华裔越南人;庆幸的是我没有张贴中文标识;我还是非常害怕,不敢出门。

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Supor Co.)在胡志明市一家工厂的经理称,在接到中国领事馆有关附近一家中国工厂遭到抗议者攻击的警告后,苏泊尔暂停了生产,并疏散了工人。该公司的这家工厂有超过400名员工,其中包括20名中国工人。截至周三,已有16名中国工人回国。

2008年越南的通货膨胀率大幅上升,当时外资工厂出现了数百起罢工活动。但本周人们看到的这些暴力活动的形式和程度引发了有关越南政府如何在继续就钻井平台问题向中国施压和防止抗议活动失控之间找到平衡的疑问。

至于多少人在此次冲突中丧生,报道众说纷纭。一些媒体称死亡人数高达21人,不过越南外交部予以了否认。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Le Hai Binh)周四说,举行公众抗议是合法的,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藉抗议之机煽动示威者暴乱,并造成这些企业财产损失。他说,越南警方已经逮捕了一些人。

很多企业及发言人都讲述了那些惊魂未定的时刻,一些工厂已经暂时关门。

胡志明市的日本企业协会(Japanese Business Association)秘书长Isao Obayashi转述了成员公司描述的混乱局面:玻璃窗被石头打破、大门被砸烂,安全摄像头也被砸破,抗议者们强行闯入工厂内部,还聚集在工厂内的摩托车周围。他说,多数关门的日本企业周四已经重新开张。

在越南的新加坡工业园区(距离胡志明市大约需一个小时的车程),周二暴乱发生之后,许多家台湾企业仍然大门紧闭。园区负责人说,有四家工厂被大火焚毁,99家受暴乱影响。

其中一家工厂为远东新世纪股份有限公司(Far Eastern New Century Corp., 简称:远东新)所持有,该公司为耐克(Nike)等大型运动品牌生产服装。公司管理部门的总裁郑澄宇(Humphrey Cheng)说,工厂的管理者们周二成功地劝走了第一拨暴徒,解释说这是台湾人而非大陆人的厂子,但第二拨就没那么好打发了,生产线和办公室全都遭到了破坏。

郑澄宇说,据传进一步的抗议活动正在组织当中,他和其他台湾商人正谨慎关注越南政府的反应。

他说,这回越南政府似乎没能控制得住暴乱。他表示:“作为投资者,我们真的需要某种形式的保证,保证类似事件不会再发生。”

郑澄宇称,远东新世纪已把多数驻越南的经理人召回台湾,但还有少数公司的管理人员仍留在越南“一个安全的地方”继续工作。越南制衣厂的收入仅占该公司总收入的0.3%左右。

越南台湾商会联合总会(Council of Taiwa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总会长刘美德(Michael Liu)说,越南的1,000多家台湾企业情绪紧张。

刘美德说,人们取下了中文标志牌。一些商人已争相购买机票,返回台湾;而另一些人仍在坚持,观望事态的发展。

平阳省一家制衣厂的台湾籍工人Sam Lin说,过去几天他只讲英文,以便让人觉得他不是中国人。他另外的台湾同事则只讲越南话,不讲中文。

Lin说,你不能让人知道你是中国人,你得假装是越南人。这是外出时保证安全的唯一办法。现在Lin已返回台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16日09:57 | #1

    说越南姑息纵容为时尚早,过几天抓几个、判几个就是了.这又不是没见过.

  2.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17日00:39 | #2

    "我是台湾人,来自台湾,我不是中国人",打死台巴子!

  3. 匿名
    2014年5月17日15:53 | #3

    Mobile Guest :
    “我是台湾人,来自台湾,我不是中国人”,打死台巴子!

    最烦你这种喜欢内讧的二逼,自己无能,打算让外人帮忙?
    那你和明末那些腐儒有什么两样,西班牙屠杀吕宋华人,结果他们说杀得好,反正都是叛民。

    政治分歧只是一时的,分分合合谁说得清楚?那血统、那文化、那传统、那在外人眼里的族群划分,是永恒的。
    如果不是明朝那些二逼腐儒,今天整个东南亚都是华人主导的国家,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就算屡被抛弃和打压,
    华人至今在东南亚各国也还是中上层社会阶层,可以想见你这样的二逼给中国造成了多少伤害。

    不同华人国家之间也许有矛盾,但是对华人个人来说,多一个选择未必是坏事,当然政治上不能给外敌分化打击、
    各个击破的机会,这就要求除掉你这种为政治分歧而吃里扒外的五毛型汉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