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越南反华

发生在越南的反华抗议行动13日起激烈升级,演变成为针对中资企业和员工的打砸抢烧。事发之初,在中共宣传官员控制下的媒体平台,相关报道力度远不及微博微信,不过,随着事态恶化以及外交部公开表态,对血腥混乱场景的描述陆续进入门户首页和报纸版面。

在今晨出版的新京报、京华时报、南方都市报、扬子晚报、成都商报封面上,均首度出现了类似“中国在越南企业遭严重暴力袭击”、“越南多家中资企业遭打砸1人亡”式标题。广州日报和北京青年报更以头版头条报道中国外长王毅连夜向越副总理抗议以及中国政府紧急派工作组赶赴越南的消息。

最有标志性的还在于,新华社主办的新华每日电讯今晨亦在头版刊登相关稿件。

是新华社昨天子夜播发《中方就中国在越企业遭受严重暴力袭击提出严正抗议》,向中国媒体提供了事发以来可供使用的第一组素材:“15日晚,外交部长王毅同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紧急通电话,代表中国政府向越方表示强烈谴责,提出严正抗议。王毅表示,越方对不法分子暴力袭击中方企业和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方郑重要求越方立即采取坚决有效措施,制止一切暴力行为,确保所有在越中国企业和人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立即妥善安置受到袭击的中方企业和人员并全力救助伤员;立即对有关暴力事件展开调查,依法严惩所有犯罪分子,赔偿中国企业和个人的一切损失。范平明说,越方对当前事态高度重视,已抓捕1000多名嫌犯,并将依法严惩犯罪分子。越方将采取一切措施,保护在越中国人员和机构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目前事态已趋于稳定。当天下午,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奉命紧急召见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提出严正交涉,要求越方立即采取切实有力措施,坚决制止并严惩违法犯罪行为,确保在越中国公民的安全和权利。同日,中国政府紧急派出以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率领的跨部门工作组赶赴越南开展工作。”

此前,中国驻越大使馆连续通过官方网站头条发布特别提示,“提醒在越中国公民切实做好安全防范,加强自我保护,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前天,身在北京的外交部发言人也曾以主动介绍王毅同印尼外长马尔迪通话内容的方式,通报中国外交官正在作出的努力:“王毅应询介绍了目前中越海上摩擦的实际情况,强调中方企业是在中国的西沙群岛有关岛屿毗连区内进行正常钻井作业,这一作业从10年前就已启动。越方此时派出大批船只进行强力干扰和野蛮冲撞是造成局势趋于紧张的原因。越方的作法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管辖权,违反了一系列有关维护海上安全的国际协议,也损害了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王毅说,中方维护自身正当主权权益的立场坚定、明确,不会改变。中越之间正在就目前事态进行必要沟通,我们敦促越方冷静下来,尊重中国的主权和管辖权,不要试图将局势进一步复杂化和扩大化。中方也希望东盟各国能认清这一事件的基本事实,与中方一道,继续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从14日的“敦促越方冷静下来”到昨天的“越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向越方表示强烈谴责,提出严正抗议”,外交口径已然升级。

这一变化,在环球时报的文本中表现得更为清晰。

13日,这份人民日报子报在以《西沙不存在争议,越南莫自取其辱》警告邻国时,尽管公开引用了“越南政府‘可能默许了这次示威游行’”的西方媒体说法,但结语处还是为对方政府留下了回旋空间:“越南抗议中国在西沙的作业已近十天,它的能量已释放得差不多了。希望越方及时收手、回头,重拾现实主义的对华态度,珍视中越传统友谊和共同选择的道路。如果越方不自我克制,在西沙方向搞更大的冒险,或者声东击西,在南沙方向搞新的危险举动,那么中国的回答是:你跳得越高,摔下来得越重。”

然而,就在当天,反华游行陡然升级为“暴徒闯进工业园区大肆抢劫破坏,或者工厂的员工‘集体哗变’”,于是,次日社评《南海是盘大棋,利益比痛快重要》开始话外有音地谈起30多年前的那场中越战争:“如果越南在西沙搞过头,是否意味着它想要重尝一遍历史教训呢?如果是,它将有得到成全的那一天。对南海有些挑衅者来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是要铭记在心的。”

及至昨日,在同期分析“西沙才是越南的野心所在”的同时,社评《越南暴徒是东亚投资秩序的公敌》进一步加重语气:“这是越南近几年来最严重的社会骚乱,也是东亚近年针对外资企业最惊人的洗劫……越南在收获长期播种反华主义的恶果。越南在既无法理依据,又无现实能力的情况下,长期高调宣传西沙和南沙是它的“神圣领土”,烘托决不妥协的气概。河内试图以此凝聚人心,实则把这个国家推入毫无希望的死胡同……但越南13日开始的打砸抢烧中,外部世界普遍看到河内政权的部分纵容。当局虽也抓了部分打砸者,但到14日,事情仍未得到全面控制,越南舆论也未形成对打砸者的集体谴责……河内如果不冷静下来,拒绝回头,那么好吧,你们的暴徒在同时洗劫掉中国人的耐心。”

如今,既然中国外交主官已经强烈谴责、严正抗议,胡锡进团队更可对着越南痛斥一声“疯了”。在通过环球网头条发布《越南国家形象跟着“陪葬”,全世界看到其丑陋一面》、《英媒:中越边境冲突以来两国关系遭遇最大波折》、《台媒:越南反华示威全面失控演变成排华暴动》、《越媒:数以百计中国人为躲反华暴乱逃至柬埔寨》等消息的同时,社评则以“越南打砸抢烧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教训对方:“越南政府自知挑动反华民族主义走过了头,在全世界面前输了理,露出怯意。河内方面昨天对中国表示,已经抓了1000多名嫌犯,越方将‘采取一切措施,保护在越中国人员和机构的生命财产安全’。近一个时期,越南政府昏了头,毫无底线地在西沙群岛方向骚扰中国海洋钻井作业。由于越方无能力撼动中国,前来骚扰的船只被中国的大船挡住,吃了中方的水炮,于是转向调动国内民间力量,纵容反华示威游行,以期加强对中国的施压,动摇中国的意志。然而事实证明,越南当局根本不知道极端民族主义的深浅,也完全没有控制暴力的两把刷子……越南注定逃不过赔偿,以越南的那点财力,如此大范围的赔偿将是对其国家财政的沉重打击。此外这件事暴露了越南作为国际资本投资地的不合格,全球资本、尤其是东亚资本今后必因此对越南望而却步。”

当然,环球时报也不会忘记在表达愤怒的同时提醒民众支持中共外交谋略:“通过目睹越南这番自乱阵脚的表现,中国人除了愤怒,还应当对南海力量格局的真实情形更加心中有数,对我方战略上的胜券在握更加自信。越南从来就不是中国的合格对手,随着中国的不断强大,它越来越不是。中国社会需要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更多从容,因为我们有从容的资本。对付菲越,我们有大量可用来跟进的后续手段。这次中国钻井平台在西沙海域岿然不动,越南国内却已乱成一团,已经说明了一切。”

搜狐首页推荐了这篇檄文,并附以来自新京报的亲历者采访《“激进分子见中国人就打”》:“中方项目经理张宁对记者称,14日下午,工地工人与越‘激进人员’爆发冲突。目前仍有数百工人被困在台塑钢铁集团。张宁说,目前他躲藏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现在必须小声说话,因为不方便说中文’。他说,14日下午,‘激进人员’冲进项目部办公室打砸抢,一直持续到15日凌晨。‘激进人员越聚越多,大概上千人,见到中国人就打,还在工地内放火。’……据记者了解,排华暴力打砸事件首先从越南南部开始。13日,平阳省开始出现反华集会,有媒体统计,平阳省有460多家企业遭破坏,15家工厂遭纵火。胡志明市越籍华裔人士阿玲告诉记者,‘越南网络上不断有人上传示威照片,宣称只要是华人在的地方,就去捣乱。’阿玲说,她现在不敢出门。”

整版报道中,新京报还附上了“中国企业10员工失联”的统计数据。是新华社旗下的新媒体部门新华国际提供了通稿以外的更多细节:“一名身在河静省的中国经理说,14日的示威活动中,“暴徒”袭击了4家中国企业,这些企业参与建设中国台湾投资的一处设施。这名要求不公开姓名的经理告诉新华国际:‘他们闯进办公室,抢劫财物,焚烧我们的宿舍楼,然后离开。’受袭击比较严重的一家中国企业的人员15日上午向新华国际确认:‘现在我们仍然没有与大约10名员工取得联系,至少55名工人受伤。’”

另一篇获得门户首页展示的消息来自京华时报:“在外交部发出谨慎前往的提醒之后,记者昨日从旅行社获悉,目前已经有游客陆续提出退团要求,部分旅行社表示将为游客办理退团手续,并全额退款。”

比起昨天傍晚才得以建立专题的新浪,凤凰网有相对更突出的表现。当竞争对手们还只能以《越南交通部副部长:越方将继续与中国密切合作》旁敲侧击时,这家门户已在首页通报《越南逮捕600余名反华游行示威过激分子》,并通过微信发布《越南暴力冲突亲历:120多名华人装警察死里逃生》以及《为何越南突然爆发如此大规模反华暴力事件?》。

据其作者古小松分析,这次事件出人意料的爆发,内因在于资源之争:“南海石油天然气资源开发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南海近年的激烈纷争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海底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越南国家油气集团的创收约占越南国民生产总值的近四分之一。而对于中国主张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越南多年来一直不积极。不过,中国的这次开发是动真格的了。由于南海争端各方至今在技术和操作经验上都有欠缺,而‘海洋石油981’号是目前南海沿岸诸国中唯一能在南海海域探测深海油田的钻井平台,其最大作业水深达3000米,钻井深度甚至达1万米。此次‘海洋石油981’号开进中国西沙海域,意味着南海石油天然气资源大蛋糕的主要主人终于行动了。”

外因则有多层国际背景:“其一,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大背景下,奥巴马近期访问了东亚4国,其中包括菲律宾和与中国闹得不可开交的日本,这使得某些与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有争议的国家得到了‘启示’,以为美国这一超级大国是自己的靠山……其二,第24届东盟峰会近日在缅甸举行,菲律宾也在不久前于中国南海非法抓扣中国渔民,越南希望借此时机挑动东盟国家一致对付中国……再次,越南当局有关决策者存在错判,致使行动失控……为什么这次反华规模会如此之大?据分析,主要是当局有关决策者误以为民意可以利用,当地外商盛传‘政府默许暴民发泄三天’,尽管越南驻台代表对此予以否认,但事态的发展确实有一定的可疑之处,仍需更多的信息以为佐证……而从中越关系的大局上看,2013年10月,李克强总理刚刚访问了越南,这是中国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主要成员首次访越,双方达成了陆上和海上的合作协议,中越关系好不容易回到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局面。这次暴风骤雨来得突然,杀伤力很大,如果任其继续蔓延,难免会使两国关系伤筋动骨。”

讲述前因后果后,凤凰网还进一步回溯历史,由作者兰台普及“毛泽东时代中越关系究竟如何”的知识:“随着近日越南反华游行愈演愈烈,不少网友开始怀念毛泽东时代中越‘同志加兄弟’般的亲密关系,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兰台君认为不是……在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中,有一个悖论。从意识形态上说,按照国际共运的原则,无产阶级无祖国,应该无条件地支持各民族的解放运动。但就民族国家利益而言,支持别国解放,就有可能对本国利益造成损害。如果不支持,又有损害他国民族解放之嫌。实是进退唯谷。中越从‘同志加兄弟’发展到最后刀兵相见,其实很大程度是因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特殊的党际关系和国家关系所造成的。”

中国互联网上确有对“同志加兄弟”的怀念,以及在遭受打击后的“白眼狼”之斥。这其中,代表军方立场的@军报记者,虽于昨晚宣布“关于解放军在中越边境部队进入三级战备的报道为虚假消息”,但今天凌晨所发《越南排华,还会狂奔下去》,却很有“农夫与蛇”之恨:“活活打死了一名中国公民!越南一些暴徒够狠的。让人震惊、愤怒……翻阅自己国家并不是很长的历史,越南人或许感到与中国有不少爱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但是只要有点良心良知,就不该忘记我们对他们抗击西方列强入侵的巨大援助,就不该无视中国投资他们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贡献。当年,拿着中国支援的武器装备对中国人开枪;今天,聚众持械围殴中国公民致死致伤。太伤中国人民的感情啦……奉劝越南某些总把中国当作敌人的不法分子,听一听咱们习近平主席5月15日的话‘中国人民不接受‘国强必霸’的逻辑’,奉劝那些觊觎中国南海的不法分子及其背后支持者,听听习近平主席此前的话:中国不惹事,也不怕事!”

身为军委主席直接下属,房峰辉亦毫无怕事之意。根据@军报记者今早发布,这位解放军总参谋长当着美军参联会主席的面,“加重语气”强调:“中国在自己的领土领海上进行钻探作业是坚定不移的,这个井我们一定要打成,不会受任何外来的干扰和破坏。”

当然,那些连日来流传在微博微信上的死难数字比中国外交部“初步核实”的1人还要多,打砸烧现场画面也比媒体只能以文字转述的情形更加触目惊心,例如以下这段配发满地狼籍图片的微博求救:“终于找到无线网了!昨晚简直就是暴乱!打!杀!抢!中国人的生活区被洗劫一空!工地价值上百万的设备被毁!!人心惶惶!我们现在撤离在台塑的行政区,靠近一万人汇聚在这里。没有空调,没有充足的水,这里的气温已经接近38°。大家都期盼着回家!祖国你们在哪里?”

因此,深受震撼的一些民间意见领袖高声呼吁中国政府组织撤侨,并为南航未能值此降低机票价格而怒发冲冠。台湾媒体的大篇幅报道也被用来与内地舆论管制作对比——虽说环球时报并未缺席,但作为中南海喉舌的人民日报确实分贝不高,即便是在今晨,《中方就中国在越企业遭受严重暴力袭击提出严正抗议》也被安排在了内版最下方。一段未被外交部网站公布的问答,经由新加坡联合早报昨天报道后,成为他们的谴责对象:“针对台湾记者质疑,大陆媒体没有报道陆资在越南遭攻击的事,华春莹回应:‘在你生活当中,你与你的朋友、同事,身边的人发生了摩擦冲撞,如果你想尽可能本着友好,平等,而且以互谅的精神解决问题,你是要通过双方之间的对话尽快平息事态,解决问题呢,还是要拿着大喇叭广播炒作起来最有利解决这个问题?你的提问(内容),正表明中国政府一直保持着冷静克制,也证明中方一直在致力于对话协商来妥善处理好有关的问题。’”

此外,互联网上流传的消息显示,为了避免在越台商遭遇误伤,台湾官方已经开始印制发送“我是台湾人”的标志。于是,毫无意外地,一些对台湾全力保护侨民的羡慕也催生了“合理想象”,例如,被@袁裕来律师信以为真并就此叹息“两岸距离”的一则消息,就是为了贬损中共而创作:“越南排华暴动持续殃及台商安全,马英九14日晚举行‘国安’高层会议,决定启动专机接侨计划,目前台湾和越南间每周有84班飞机往来,一周有44000多个位子,华航将加开班机,接侨民返台——可怜的马英九还经常被扔鸡蛋,台湾人会说:‘这是你应该做的,做不好下次不选你。’”

另外两个流行段子,则是由那些更乐于值此嘲讽“爱国者”人们所传播:“你今天买一台格力空调,明天打进你身体的子弹就是你出钱制造的!你今天买一辆力帆摩托车,明天开进河内的坦克就是你出钱赞助的!越南人一天不买中国货,中国有上千公司破产!六个月不买,一半中国人下岗!一年不买,中国经济将面临瓦解!是越南人就转啊!不转下辈子还是越南人!”;“对越战争迟早都要打,早打比晚打好。这是国际大环境与东亚小环境所决定的,不以我们的意志所转移。我们爱好和平但我们不畏惧战争。现在的问题一是首战是不是选在横店?二是攻坚的任务是交给八一电影制片厂还是总政电视艺术中心?”

长江日报评论员肖畅的见报文字虽然没有这么刻薄,但其论述主旨最终也是放在了“镜鉴”上,每句话都不难让有心者听出面向国内的弦外之音:“狭隘民族主义的怒火煽动起来就会失控,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真的能够在可控范围借用这种力量,实现一定的政治意图。当然,并不是因为发生在越南,华人是受害者,所以狭隘民族主义受到谴责——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需要被警觉、被反思的对象。反华、反日、反法、反美等等,这些发生在不同时候、不同国家的一些民众抵制运动,经常性地导致冲突产生,程度不一,但潜在的危害、行为性质是一样的。”

赵楚也是嘲笑“抵制”的中坚人物。面对中国政府同时遭遇“过于软弱”和“过于强硬”的境况,他另有全局批判:“当代中国外交和安全思考的奇怪之处在于,一边是外部威胁出于历史最低水准,一边是国内对外敌意急遽升高。这种古怪的原因中国内部的社会和权力结构……中国需要在南海展现大战略眼光,有深谋远虑的计划和执行。目前南海政策与南海的战略重要性完全不能相称,以国内高压维稳思维对待地缘战略问题必将重蹈过去东南亚政策大失败的覆辙……中国今日在南海的第一等战略课题是,如何展现和传达中国力量对于地区发展和安全的正面意义。事实是,中国力量在南海占尽优势,但十年来战鼓喧嚣,结果尺土未复,局势反而复杂化了。”

在南海的另一个方向,菲律宾仍然扣押着“违反菲律宾野生动物保护法律”的大部分中国渔民,唯有两人得返中国。新华社昨晚为此播发《获释渔民还原被菲律宾军警抓扣经历》,引述“这是潭门渔民第一次被伪装成渔民,乘坐渔船的菲律宾军警抓扣”、“所有被抓扣的渔民都有信心,在自己的领海作业,菲律宾政府无权抓扣我们,我们抗议他们这些非法的行径”等控诉。不过,这篇电稿未提及那500多只引发争议的海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