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斯托克勒:新疆汉人

@阿里斯托克勒: #新疆汉人# 之前 @梅新育 提到过的整理汇总已经完成了。 《新疆汉人》,约莫四千字。 今天我就学学有些人,咱就感性一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对吧? 若是我们这些个新疆汉人不说话,只怕是被人当成死人了。 恐怕有些人也希望我们是真的变成死人才好。 希望新疆的汉族和内地的朋友都好好看看。

看到了张弛写的那篇采访。我的感觉很复杂。先说好的方面。内地的朋友能有多一个渠道了解新疆的维吾尔族,了解新疆,我很高兴。 客观来说,的确因为恐怖分子、切糕、小偷,影响了很多人对于维吾尔族的看法,甚至有一些歧视。 但那只是个例,就如同你们认为维吾尔族的坏人是个例一样,歧视维吾尔族的也只是个例。 但是,是的,我马上就要说这个但是了。

新疆地区的汉族,在很多地方在内地享受到的歧视,和维吾尔族是没有区别的。 别人只在意你的65身份证开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底层的居住环境和各方面生活而言,新疆汉族承担的误解、恶劣的条件是和维吾尔族近乎相差无几。但是后者享受到的诸多照顾,新疆汉族绝对无法享受到。但是我们从没有抱怨过、装可怜过。

那么我们亲爱的维吾尔族同胞能享受到什么待遇呢?

我在南疆喀什所听到见闻。一个达坂(达坂在维语和蒙古语当中的意思是高高的山口和盘山公路,我这里提到的是南疆一处高海拔的地方。这些地方的居民以维吾尔族为主,生活基本全部靠政府每月拉来补给的大车。他们基本不事生产。)上高海拔的小镇,也就一百户。政府花了一个亿。米面油每月按时大车拉过去发…这种生活所有的新疆汉族做梦也享受不到。很多南疆的单位雇佣的维吾尔族,更多出于稳定考虑。所以这些工人即使是随便干两天拿到钱吃喝玩乐,没钱了再回来继续干,甚至什么都不干也能拿到工资。新疆汉族可以吗? 答案是不行。

合作的客户是本地的企业。人家还和我说,发大米的时候他们一个维族司机上去装作当地居民,都扛了一袋回去。没错,是看脸的,如果汉族上去想领,应该不会给的吧。

很多朋友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可以理解。出于职业道德的保密,很遗憾我不能给诸位提供更详细的信息。只能说这样的事或许并非小概率。 去找一个南疆生活的汉族打听,他会告诉你非常多的这类例子。如果你能和他多喝两杯,更是能听到数不胜数的个人观点。

如果某些人非要拍着胸脯说新疆绝没有这种事,那我也可以理解。 因为我的确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给出使人能完全信服的东西。 事实自有公论,如此而已。

也有的网友认为,我们是在眼红妒忌,嫌弃他们吃嗟来之食。 我要纠正一点,我们从来对维族受照顾,不眼红。不像有的人见邻居自己奋斗发财了就嫉妒那么没出息。 但是我们的部分维吾尔族邻居,一边享受各种照顾,一边在以各种声音和天真的内地人说他们多可怜,新疆的汉族有多欺负他们。实在让人不齿。

这种事非常常见。有些人会热情的对待一无所知的内地人,然后再很狡猾的说:你看,你们比新疆这里的汉人好太多了嘛。

现实是什么呢?给了照顾优惠政策,他们从来不坑声,高考加分他们说没意义这都是骗人的小恩小惠,计划生育说是你汉族自己蠢不生你怪谁啊? 但是当他们接受这些“小恩小惠”的时候,从来都不含糊。 好像基本上不会很有骨气的拒绝这些他们嗤之以鼻的“小恩小惠”。

单单是在政策上,就已经非常倾向于维吾尔族,照顾除汉族之外的所有新疆民族了。媒体还往往只关注维吾尔族,愿意报道他们采访他们,觉得新鲜,好奇。可是,人们啊,你们是不是把你们的新疆汉族同胞都遗忘在角落里了?还是觉得新疆汉族平淡无奇,没啥好提的?所以恐怖袭击后你们宁愿采访恐怖分子,也不去抚慰受害者的家属亲人。难道说这么多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家属都凭空人间蒸发了? 还是说觉得出于和谐社会的原因,不适合采访他们?那么又如此积极的去采访维吾尔族而对汉族视而不见,是不是在这些人的伤口上撒盐呢?

说一句很政策化的话,新疆有非常多的民族。如果只关注只采访其中的一个,那么毫无疑问,是对其他所有民族的刻意忽视和歧视。 如果你们采访一个民族,动机和采访一个连环变态的杀人狂做心理访谈了解他扭曲病态的心路历程一样而对受害者家属不屑一顾,我觉得这只会让他人寒心。 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

为什么我对只采访维吾尔族有负面看法呢?我举个例子:我去台湾玩的时候第一晚住在桃源的Holiday Hotel。临睡前发现柜子旁放了一本《圣经》和一本佛经。理解这是一种温和传教,但是我很反感。是,我的确有选择权,但是我只能选择读还是不读。如果我要《道德经》呢?如果我要《传习录》呢?其他宗教信徒或者非宗教信徒是不是受到了漠视呢?

我们,新疆的汉族,生长在一个多民族的环境里,条件其实说不上多好。底下团场的汉族条件恐怕也和维吾尔族半斤八两。我们还要受到种种限制,小心翼翼的搞好民族团结,承担各种附加责任。但是我们得到了什么好处呢?我们只看到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过去大家都是穷光蛋,如今新疆汉族活得有尊严靠勤劳,都已经从过去的苦难中闯出来了。而有的人依旧是原地打转。

兵团下面的团场过去有多苦,我实在不需多说。诸位身边如果有好朋友是从新疆迁居出去的,可以问问。60年代出生的人如今看上去早就垂垂老矣,风吹日晒辛辛苦苦让他们的前半生过的并不舒服。

前些年我家长辈的老师从上海回新疆旅行。他是很久前援疆的知青,后来回了上海。既然是长辈的老师,我权且做了陪客。席间他说了当年的一件趣事。当年他做老师不久,有天看见自己的一个学生手乌黑肮脏,于是就带那个孩子回自己住的地方,拿出自己的香皂好好给他把手洗干净了。结果这个孩子回到家里,家长非常感慨:多亏了你老师啊,有了他才洗干净了你的手! 虽然于老师而言,这只是小事,孩子自己却一直记得。

当年在团场的新疆汉族生活之艰苦,可见一斑。可以说真的是家贫无余财,家里连一块香皂都没有。当然了,全国人民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都不会太充裕。

如今,这些当初家贫无余财的新疆汉族早已经靠自己的努力过上了好日子。有些人走南闯北,闯出了新疆,闯出了自己的名头;有些人依靠自己的才智,如今早已出人头地,成为新疆各行业的栋梁支柱;有些人自食其力,如今衣食无忧,由当年地里胼手胝足的贫苦农户变成了有房有财的中国新农民。

过去兵团在北疆垦荒,那都是盐碱地戈壁滩,连放牧的都懒得多看一眼。一锄头一锄头,我们的先辈愣是用血肉生生的建起来了今天繁华的城市。 过去北疆哪儿有多少维吾尔族? 而如今镜头一对准北疆,甚至是一对准乌鲁木齐,镜头里即使不是全是维吾尔族,他们也是主角。可问题是,乌鲁木齐光是常住人口,汉族也占到75%以上,若是算上其他的少数民族,比例会更大。 但是人们被媒体刻意的误导了,他们眼中能看到的,只有维吾尔族。

以至于我到北京出差,坐上出租车一说自己是新疆汉族。的哥也会好奇的问我,新疆不都是维吾尔族吗?我无奈的笑了笑,大致和他讲了讲。

没错,我觉得张弛的文章文章写得还算公允。但是问题是,选择的角度只是一部分。 我同意存在歧视和其他不便,但那是否具有普遍性? 如同我们认定维吾尔族的坏人只是少部分一样。我们就简单直接的认为,所有维吾尔族都受到了这种歧视?是否,这种思考的方式稍微欠妥了一些?

“内地人如果有维族同事,往往非但不歧视,还热心帮助照顾他们。当然,绝大多数内地人没有维族同事、同学,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维族,只限于烤肉串小贩、强买强卖的切糕党、和气焰嚣张的小偷三类。内地人歧视的是切糕党和小偷,他们或该被歧视,洗地者却非要说这两种败类代表整个维族。”—如这位朋友所说。

新疆地区的汉族自古以来就是祖国的坚定捍卫者。唐代时,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牢牢的捍卫着大唐的西北边陲,威慑西突厥和葛逻禄等部族。安史之乱时,平定安禄山史思明的李嗣业和他的陌刀部队这种精锐的主力就是从安西抽调过去的。(李嗣业,高仙芝的副将,尤其善使陌刀。《唐史》用“人马立碎”四个字形容碰上他陌刀的倒霉鬼。此公尤为忠义骁勇,每每身先士卒冲杀在前,杀得叛军魂飞魄散。中箭,伤重静养,在帐听到军阵的号角,跳起大呼杀敌,终因伤口崩裂流血过多而死,再没有回到过安西都护府。)代价呢?安西的汉族彻底丧失了自己的家园,再无力收复恒逻斯。 本来积蓄起的力量全部被抽调入内地平乱。精锐死伤十之八九,再也回不到西域了。 而他们的家人还要承受这种噩耗。 安西都护府从此一蹶不振,大失锐气,旋即为周围觊觎已久的部族消灭。 在此生活几代的西域汉族只有流离失所,这些事有人在乎过吗? 当朝的贤臣也好,后世的史官也好,从无一人有过只字片语。他们就这样舍弃了自己的同胞,把他们当做了弃卒。

1400428596653

清代,同治回乱让新疆大乱,成了血流成河的修罗场。各地早已大乱,新疆的官僚们形同虚设,早已无力弹压。一时间军阀彼此割据。其中不乏诸如试图自称“清真王”的妥明这样的家伙,他试图建立的是伊斯兰教的沙里亚法国家。 后来又来了阿古柏和他的浩罕侵略军,可谓是前狼后虎。 而徐学功守住了迪化,以一个不被承认根本不入流的民间团练的身份。伊犁将军呢?平时尸位素餐的高官们呢?都不见了。等待左宗棠来了,他无私的交出了手里的权力和兵权,成了左公的部下,率部入军中效力。(此时其他继续作乱或者坐以待毙的家伙们成了最好的对比)他们不要求什么高官厚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做的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捍卫自己的家园故土,理所应当。清朝一如既往的和过去的朝代一样,不过给了徐学功芝麻大一点的封赏。国有难,上马荡涤奸邪;国安定,下马归于平凡。 这就是新疆的汉人,你们忘记的新疆汉人。

1400428526569

有一个有趣的规律,就是纵观所有的朝代,在中原王朝还拥有西域的时候,都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西域有大量的汉族,而且还是屯田的有产汉族。这些职业化的军事农民有力的拱卫了西域。而一旦屯田的汉人组织消失了,中原王朝动荡而无力固边了,原本看似驯良的西域部族往往很乐意帮你在棺材上多铲一铁锹,哦,不对,一坎土曼的土。 有新疆汉族=有新疆。 没有新疆汉族=没有新疆。 香妃大家知道吧?她那个著名的白山派家族,祸害新疆多少年。满清拉了又打打了又拉,就是要闹。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就算你乾隆是姑爷又怎么样?

1400428550837
十三壮士归玉门

新疆自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次,以汉族的名义发动的叛乱。从来,从来没有。新疆的汉族从来都是这个国家坚定的捍卫者。 我可以理解你们想要了解维吾尔族的好奇心,但是麻烦不要那么偏袒。不要寒了新疆汉人的心。 抱歉,我可能有点过激。这些话想必很多人不喜欢听,但这是新疆汉族所能发出的唯一的声音。

新疆这么多民族,麻烦媒体能多关注一下其他民族。不要死死的放着维吾尔族,看不到别人。这样不是真的成了,只要闹只要惹事就有好处了吗?

我们很不识趣的说了实话,破坏了“民族大团结”的气氛。 在一篇让诸多维吾尔族感到如沐春风的文章同时内地的汉族也感到自己是善意的,大家都是好着的时候,我们作为不受欢迎不被在乎的宾客站在角落里喊了出来,当然要“道歉”了。我是讽刺。

1400428578584

请别忘了,我们是边疆最坚实最忠诚的卫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18日19:24 | #1

    新疆就是要铁血政策,别无他法。

  2. 匿名
    2014年5月18日19:31 | #2

    是呀,泣血呀,有些政策怪不得人家说你傻逼不生,一样。何止是新疆的汉族,全国的汉族不都是二等吗

  3. 匿名
    2014年5月18日20:33 | #3

    元、清、共党都是外来政权,汉族低人一等非常正常。

  4. dd
    2014年5月19日18:33 | #4

    只有统治与被统治,无所谓民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