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老红木”需求毁坏湄公河森林

一家环境监测机构称,中国对豪华家具高涨的需求以及文化传统的复兴,不仅破坏了东南亚邻国的森林,还在整个地区引发了一波犯罪狂潮,甚至有人因此丧命。

总部位于伦敦的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最新发布的报告称,非法砍伐和腐败行为已成为交趾黄檀几近消亡的一个原因。这种热带硬木生长在湄公河流域国家,包括泰国、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现在已越来越稀有。

这份报告是根据过去10年的调查得出的。报告中称,这些国家的法律都禁止砍伐和出口这种木材,但中国对这种色彩浓艳的木材(在中国被称为“老红木”)需求如此之高,因而推动了整个地区的非法砍伐和走私活动。“从2000到2013年,中国共进口了350万立方米的红木木材。2000年以来,几乎一半的中国红木进口——1666471立方米,价值将近24亿美元(约合150亿元人民币)——来自湄公河流域。”

近几年的调查发现,目前在泰国最多还有10万棵交趾黄檀,在邻国则几乎绝迹。

砍伐殆尽的森林很难恢复。需要“50到100年才能产出木材”,环境调查署的高级森林项目负责人杰戈·沃德利(Jago Wadley)在接受采访时说。

该机构发现,受到威胁的不光是树木,还有人命,比如当非法砍伐者遭遇执法人员时。

“这个行当使用的工具是链锯、枪支,甚至火箭筒,”报告写道。在泰国,“自2009年以来,有数十名护林员遇害”,原因是在森林中遭遇盗伐者时发生枪战。那些盗伐者来自偏远的农村或柬埔寨。据报道有45名柬埔寨盗伐者“被泰国军队射杀,而这只是2012年一年的数字。”

作为监管工作的一部分,环境调查署的卧底调查人员见到了一些商人,他们以现金或毒品作为报酬,让贫穷村落的村民砍伐这些木材,并最终把木材卖给中国的交易商,在此过程中常常要贿赂政府官员,该组织森林保护项目负责人费斯·多尔蒂(Faith Doherty)说。

多尔蒂在接受采访时说,“有时我们要花费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弄明白真实的状况和背后的参与者。”

多尔蒂说,为了探究湄公河流域遥远森林中的树木遭到砍伐,最终满足中国“前所未有”的需求的整个过程,也使用了中国政府和联合国(United Nations)贸易统计数据库Comtrade的贸易数据。

至少从大约600年前的明代开始,红木家具在中国就已经备受推崇。但直到最近,红木的消费才达到了报告中所指出的那种不可持续的水平。对豪华商品的需求在毛泽东时代曾长期受到压抑,到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经济繁荣中才爆发起来。

“中国过去30年用掉的”亚洲红木资源,“是明清两朝加起来的两倍,”现居北京的红木家具和木材收藏家于鸿雁说。“中国家具史大致也是一部采伐史。”

消费量的激增使价格一路飙升。2011年,调查人员发现,上海一张红木床的零售价高达100万美元。行业协会中国红木委的数据显示,高级红木家具的价格在2013上涨了三倍。该机构预测,红木家具的价格2014年将稳中有升,这一预测迄今为止似乎已经得到证实。

文化传统并非驱动红木市场火爆行情的唯一因素,投机行为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中国的新贵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储存财富,于鸿雁表示。“这几年房市股市不怎么好,因此红木木材和家具开始作为一种理财产品出现,”他说。“人们炒作红木就像炒股票一样。”

从1998年起,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就把交趾黄檀列为“脆弱”物种。去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简称Cites)在附录二中将其列为“濒危”物种,如果没有Cites的许可,禁止所有交趾黄檀木材的出口。

不过,Cites的禁令只涵盖原木、锯好的木材和木板,环境调查署已经敦促Cites的各缔约方弥补这个漏洞。

于鸿雁说,“商人可以在产地粗加工,然后作为家具半成品进口,这样就避开了Cites的禁令。”

为了应对木材贸易的需求,该机构的报告呼吁中国暂停所有从湄公河区域进口红木的活动,直到来源国家拿出证据,证明未来的出口不会威胁到该国交趾黄檀的数量,因而是可持续的。

与此同时,中国消费者对这种稀有硬木的喜爱似乎没有消减。

“过去我们中国人会说买圈椅,买一张字台,”于鸿雁说。“现在大家都说买红木圈椅,红木字台。材料被摆在了第一位,所以这种价值观已经变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