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中国对越南是怎样得而复失的?

今天的越南,在汉代时属中原帝国的交趾、九真、日南三郡。
公元前214年,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派大军越过岭南占领今日越南北部和广西、广东、福建,征服当地的百越诸部族,秦朝在这一带大量移民,设立了三个郡,其中越南北部归属于象郡管理。公元前203年,秦朝的南海尉赵佗在秦朝末年的混乱时期,自立为南越武王(后改称南越武帝),首都在今广州。越南北部成为南越国的一部份。前111年,汉武帝灭南越国,并在越南北部地方设立交趾、九真、日南三郡,实施直接的行政管理。
在之后的一千多年时间里,越南北部交趾地区虽然屡有反抗,但是大体上一直受到中国古代政权各朝代的直接管辖。
东汉末年(192年),占族人区连杀死汉朝的日南郡象林县令,从东汉独立,占据了原日南郡的大部份地区(越南中部),以婆罗门教为国教,建立占婆国,与东汉以顺化为界。1190年至1220年,占婆被真腊占领,后复国。
939年,吴权自中国五代南汉政权而分裂(吴朝),越南古老的心脏地带——北部交趾地区告别了中国一千多年的统治,但是并未建立国号与使用年号。968年,丁部领(丁先皇)以武力征服境内的割据势力,建立国号大瞿越(丁朝),两年后(970年)又自称皇帝与使用年号太平,定都华闾(今宁平省宁平市),算是越南正式脱离中国而自主之始。后来接受中国宋朝太祖册封为交趾郡王,中国古代皇帝正式承认越南是自治的藩属国而不再是直接管理的中国本土。
980年,黎桓建立前黎朝。1010年,李公蕴建立李朝,并迁都升龙(今河内)。1225年,陈煚(实为陈守度)建立陈朝。令越南人自豪的是,陈朝接连三次击退了蒙古大军的侵略,陈兴道是当时的抗元英雄。
以大罗城(古交趾城,越南河内)作为首都的交趾王国,12世纪时,中国改封它的国王李日为安南国王,遂改称安南王国。后来李氏王朝男嗣断绝,女儿继位,生子陈日煊,遂转为陈氏王朝,除对中国自称王国外,对内和对其他国家,都称大越帝国。14世纪末,驸马黎季犛当权。自大明立国,安南内乱不断,大权逐渐被黎季犛控制。15世纪初,黎季犛把岳父家陈姓王族,全部屠杀。宣称自己是中国儒家圣人系统虞舜帝姚重华后裔胡公满的子孙,于是改名胡一元,命他的儿子胡汉苍当皇帝,自己当太上皇,遂建立大虞帝国。上奏章给中国皇帝说,陈氏王族已经绝嗣,胡汉苍是公主之子,请求准予代理国王。当时明朝正值“靖难之役”,建文帝根本顾不上管这事。明成祖朱棣登基后,派官员到安南通告,公元1403年,胡汉苍遣使到南京朝贺,同时请封。
于是,朱棣命行人杨渤等前往安南,调查胡汉苍奏章真伪,杨渤等人被胡氏重贿收买,交给明成祖一份假报告,朱棣因此册封胡汉苍为安南国王。
然而,真相总会浮出水面的。1404年8月,有位裴伯耆先生突然来到南京,他是安南陈朝旧臣,这位裴先生描述的安南,与杨渤等人的报告完全不同,裴伯耆称胡一元纂位自立,他的父母家人同时遇害,他当时领兵在外,闻信逃入深山,后乔装辗转来到大明帝国陈情。裴伯耆在殿上向朱棣哭诉:“臣不才,窃效申包胥之忠,敢以死请,伏望陛下哀矜。”此事虽令朱棣起疑,但终究也是一面之词,因此朱棣只是安顿了裴伯耆的生活,没有轻动刀兵。
此事刚过了十几天,老挝宣慰使刀线歹又给永乐大帝送来一个人证:前安南国王陈日亘之孙陈天平。原来陈天平当初逃过一劫,还曾一度兴兵复仇,但不幸失败。陈天平转投老挝,可老挝无力帮他复国,就把陈天平送到大明帝国求助。
陈天平在大殿上泪流满面:“贼臣侵思明府,夺其土地,究其本心,实欲抗衡上国,暴征横敛,酷法淫刑,百姓愁怨,如蹈水火,陛下德配天地,亿育四海,一物失所,心有未安,伐罪吊民,兴灭继绝,此远夷之望,微臣之大愿也。”这一番话,声情并茂,大明君臣无不动容,但一时难辨陈天平的身份真伪,于是永乐大帝赐给陈天平一处府地,让他暂住下来。
这年底,安南胡汉苍遣使来朝,朱棣让陈天平参与朝见,安南使臣见到陈天平后,都惊呆了,其中有的对陈行君臣之礼,朱棣因此确认了陈天平的身份。1405年初,朱棣派监察御史李琦等人前往安南,命胡汉苍自供罪行,当年6月,安南使臣随李琦等返回京城,表示归还侵占中原的领地,并“迎归天平、以君事之”,对胡汉苍这种态度,朱棣起初有疑惑,认为“虑尔习于变诈,或未尽诚”,但又觉的当时应以“布思信怀远人为务”,恰好胡汉苍又派人奉表再次表达“恭顺”之意,让朱棣最终打消了疑虑。
1406年初,朱棣命使臣聂聪陪同,并命广西总兵、征南将军韩观派左副将军黄中、右副将军吕毅、大理寺卿薛品等人率官兵五千人护送陈天平回国。临行前,朱棣赐陈天平绮罗纱衣各二袭、钞一万贯,告诫他要宽仁待下,悉心防患,并封胡汉苍为顺化郡公,以示安抚。
当年3月,陈天平进入安南境内,到丘温时,胡汉苍派黄晦卿等人前来迎接,还犒劳护送的明军,姿态低的很。大明诸将心存疑惑,派侦察兵四处打探,见一路上都是迎接的安南百姓,未发现可疑之处,明军进至山道险峻的芹站时,大雨泥泞,队伍已不成阵型。突然,安南伏兵四出,将明军全部包围,一安南将领隔涧遥呼:“远夷不敢抗大国,犯王师,缘天平实疏远小人,非陈氏亲属,而敢肆其巧伪,以惑圣听,劳师旅,死有余责,今幸而杀之,以谢天子,吾王即当上表待罪,天兵远临,小国贫乏,不足以久淹从者”。
说完,安南伏兵也不与明军交战,只是突入队中,虏走陈天平,黄中等人措手不及,又因兵困马乏,无力抵抗,只能眼看着陈天平被杀,大理寺卿薛品因自觉失职,义不偷生,中伏后自杀,聂聪死于乱军之中,黄中等人只得引兵而还。
朱棣闻报大怒:“蕞尔小丑,罪恶滔天,犹敢潜伏奸谋,肆毒如此,朕推诚容纳,乃为所欺,此而不诛,兵则奚用?!”成国公朱能带头应命:“逆贼罪大,天地不容,臣请仗天威,一举歼灭之。”当年7月,朱棣奉享太庙后,思虑再三,终于决心出兵安南。朱棣登殿点将,命成国公朱能,西平侯沐晟,新城侯张辅等,统率80万大军远征安南。
出兵前,朱棣嘱咐众将“毋毁庐墓,毋害稼穑,毋姿妄取货财,毋掠人妻女,毋杀戮降附者”,并告诉他们,抓住叛乱者之后,在陈氏子孙里找贤德的人继承王位,治理自己的国家,然后就撤兵回来。
7月16日,大军正式出师,旌旗蔽空,鼓角齐鸣,明军威武雄壮,军容之盛为开国以来所未有。然而,10月2日,南征军统帅朱能突然病逝于龙州,朱能“勇决得士心”,他死后,军中一片哀哭。但远征军箭在弦上,不容拖延,年仅31岁的张辅临危受命,他一面派人奏报朱棣,一面率军继续南进,六天后,远征军由凭祥度坡垒关,进入安南境内。军情紧急,朱棣命张辅代替朱能统率全军。
张辅,字文弼,系“靖难”名将张玉之长子。张辅不愧为名将之后,深明“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之理,进入安南后,他命人先将胡一元父子的二十条罪状刻在木牌上,让其顺流而下,安南军民读过之后,人心离散。
同时,明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张辅率领,出广西凭祥;另一路由沐晟率领出云南蒙自,两路明军斩关而进,勇往直前,在芹站附近大败安南伏兵,进占新福,于白鹤江胜利会师。
胡氏父子没料到明军如此神速,大惊之下,倾全国之兵号称2百余万,依宣江、洮江、沱江、富良江天险,伐木筑寨,绵延九百余里,严阵以待。张辅大军进入富良江,先命骁将朱荣进攻嘉林江口,再进至多邦隘,沐晟军也沿洮江北岸鼓行而进,与张辅呈南北夹击之势。胡氏父子集重兵力于多邦城,企图据险顽抗。
多邦城坚固高峻,城下有密置竹刺的重濠,守卫严密。明军趁夜攻城,黄中因为此前护送陈天平被偷袭的事,正憋着一肚子火呢,他率敢数千敢死队,越过濠沟,凭云梯登城而上,数十万明军火把齐明,奋勇向前,那阵势让安南兵“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也忘了射箭扔石头,纷纷败退。
明军攻入城中,安南兵祭出独门武器——象兵,明军久在中原,很少有人见过这大家伙,大象又属于皮糙肉厚型的,急切砍杀不死,明军险些支持不住。幸好张辅听说过安南这支“特种兵”,早有准备,用画着狮子的罩在战马身上,并用火器辅助向象阵冲击,大象本来就怕狮子,再加上热兵器的威力,立即临阵倒戈,安南兵打败——“辅以画狮蒙马冲之,翼以神机火器。象皆反走,贼大溃。斩其帅二人,追至伞圆山,尽焚缘江木栅,俘斩无算”,胡氏父子以为固若金汤的多邦城被明军攻克。
12月,明军又攻克安南东西二都,安南各州县纷纷投降,张辅安抚收纳来投降的官民人众,“来归者日以万计”。胡氏父子见大势已去,一把火烧了宫殿仓库,逃进大海,继续与明军为敌。
1407年,明军水陆并进,攻破筹江、困枚、万劫、普赖诸寨,安南将领胡杜聚集水师扼守天险盘滩江,张辅命降将陈封攻击,又平定了东潮、谅江诸府州。3月,张辅与沐晟在富良江夹岸迎战安南军队残部,因天旱水浅,安南兵纷纷弃舟逃命,可是明军追到时,江水却又忽然大涨,明军乘胜急进,安南兵大多被歼灭。5月,安南残部全军覆没,胡氏父子带随从乘几条小船逃命,明军在当地百姓协助下,擒获了胡一元及其子胡澄,之后又抓住了胡汉苍和伪太子胡芮,全部押送京师。
至此,明军出师仅一年,大获全胜,消灭了纂位的胡氏伪政权。永乐大帝甚为欣喜,群臣亦入贺曰:“黎贼父子违天逆命,今悉就擒,皆由圣德合天,神人助顺。”朱棣则说:“天地祖宗之灵,将士用命所致,朕何有焉。”
叛乱既平,却发现,陈氏已经“为黎贼杀尽,无可继者”,当地百姓则要求大明接管此地,“同内郡”。6月1日,朱棣诏告天下,改安南为交趾布政使司,以吕毅为都指挥使,黄中为副,黄福为布政使兼按察使,并分设官吏,改置17府,自此安南在脱离北属数百年后,重新成了中原帝国一郡。
胡姓王朝覆灭,陈姓王朝又没有近亲。而安南王国故地从纪元前二世纪时起,就是中国疆土。这个从十世纪脱离中国而独立的国土,经4百余年的隔绝,再回归祖国。可不幸的是,明政府带给新交趾省的,却是腐败的统治。第一是地方官员,大多数来自邻近广西、广东、云南三省区,只不过略识文字,他们冒险深入蛮荒,目的只有一个:发财。第二是宦官,监军太监马骐,是事实上安南军区的太上司令官和交趾省的太上省长,他对人民施展不堪负荷的勒索,仅孔雀尾一项,每年即要一万只。如果数目不足,他就把交趾人逮捕,残酷地拷打。
交趾人无处申诉,最终形成了官逼民反的形势,叛变纷起,遍地战斗。其中最有力的一支是清化府俄乐县警察局长(巡检)黎利。黎利最初集结兵力时,交趾省两位副省长(参政)冯贵、侯保,动员军队征讨,本来可能扑灭,但马骐不愿看到他们胜利,而把精锐部队留着自卫,只拨给他们数百名老弱残兵,结果二人战死,黎利的势力途不能控制。1426年,安南兵团司令官(安南总兵官)王通,在交州府应平县宁桥遇伏,死2万余人。1427年,中国援军司令官柳升在倒马坡(越南同登),也遇伏,柳升战死,7万余战士全部被杀。王通惶恐失措,还没有等到呈报中央批准,就向黎利求和,允许退出交趾。黎利接受这个提议,双方筑坛盟誓。
黎利也知道王通只是私自求和,所以又向明政府发动政治攻势,用陈高的名义,上奏章给中国皇帝,自称是陈姓王朝的近亲,请求册封。中国刚受到严重挫败,又听到三通私自求和消息,又觉得中国本是为维护陈氏王朝正统而战,于是顺水推舟,册封陈高当安南国王,撤销交趾省。这个新省回到中国只21年,到此再度脱离,直到21世纪的今天。可是,等到中国官员和武装部队撤退之后,黎利上奏章说陈高已死,请求改封他自己。中国明知道他在耍花样,但已无力再发动战争,只好册封黎利当安南国王。
不过黎利并无意与中国对抗,他在被封之后,对中国继续执行传统的事奉大国政策,邦交更为敦睦。1527年,后黎朝南北分裂,北部由莫登庸建立的莫朝控制。1592年,后黎朝复辟,北部由郑氏家族控制,南部则由阮氏家族控制,1698年,阮氏家族出兵吞并下高棉(今湄公河三角洲)。1771年,爆发西山三兄弟起义,先后灭阮、郑,统一全国,建立西山朝。1802年,阮福映在法国支持下灭西山朝,建立阮朝,之后接受中国清朝嘉庆帝的更改册封为“越南国王”,正式建立新国号为“越南”,这也是越南名称的由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