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来信:法律只为权贵服务,我该怎么办?

杨恒均

尊敬的杨老师,您好:

首先,请允许我这么冒昧的称呼您,这是我第二次写信给您, 像我这样的基层警察每天都忙得要死要活,但只要每天睡前能关注一下你的博客或微信,看到您对时局侃侃而谈,对民主事业的不懈努力,我内心很欣慰,我每天都会关注您的,是您的忠实粉丝。杨老师的博客真的让我明白了许多,醍醐灌顶、如沐春风……

可是,我最新遇到了职业信仰危机,我跟您简单介绍一下我吧,我姓X,叫我小X吧,我现在是一名交通警察,在XX省混职于一个小公安分局下的交警队,一个普通民警,我曾经是一名退伍军人,没有关系没有家境,通过自己努力考进了警察的队伍,捧着警察、公务员这个金饭碗,一度让我欣喜若狂,骄傲无比,可残酷的现实像一盆冷水将我浇醒,警察没日没夜的加班执勤,出不完的交通事故,出不完的维稳保卫,将我身心疲惫,最要命的是我不知道我做的事有什么意义?

警察本是维护法律尊严的执法部门,现在变成了维稳的工具,法律变成了有权有钱人的工具,有时候处理事故时,感觉很悲哀,您不知道,同样是一起撞死人的事故,有钱有关系就可以不用刑拘,也不用采取强制措施,只要用钱就能摆平一切,死者家属方只要拿到钱了,也就不再要求对其追究刑责,没有钱的往往悲剧,我的底线一点点在突破,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更有甚者,去年一位肇事者在我们辖区开车撞死两人后逃逸,后来破案了,肇事方托人找关系摆平了我们领导,一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事故,就变成了一般重大交通事故,领导还要我们作假,不要把他逃逸的情节写进事故认定书中,就这样,肇事者被取保,死者家属赔了100万,这事就这么搞定了,我当时很诧异很震惊,这还是我们倡导的依法治国吗?

这只是冰山一角,好多事让我更诧异,渐渐的我变了,变得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怀疑,对警察这个神圣的职业产生了抵触情绪,我认为法律,在当下的体制下不过是权贵们玩的游戏而已,所谓法律一纸空文,所谓人人平等,空话,做给外国人看的,所谓警察,是披着人皮的狼。

我很困惑,我想到了辞职,这种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我刚结婚不久,妻子身怀六甲,不久小孩将出生,辞职了我做什么,我拿什么养活家人?妻子也劝我不要想太多,不能改变社会,你就适应社会,真的吗?我要适应吗?杨老师,我很纠结,我该怎么办?

小刘

(此信去掉了一段可能泄露作者身份的文字,黑体字为老杨头涂抹,其它一字不改)

老杨头答复:

小刘,你好。谢谢你的信任,我想了好久是否应该公开回复你的来信,主要是担心对你有影响,但由于有不少警察朋友给我写信(来信的警察总数几乎和教师群体一样多),内容和感受都和你差不多,我认为有必要公开回复。可是,没有想到,我却无法给你的来信一个完整的回答。

首先向你致敬,中国的警察尤其是交警是相当辛苦的,更何况你还是一名不肯定利用工作之便渎职贪污、占小便宜的好警察。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道德水平滑落,法治意识淡薄,很多重大的社会问题最后的矛头都冲着警察这个群体而来。中国警察每年都要在工作中牺牲四、五百人,更不用说冲突中受伤的。我就经常看到一些不讲理的人刁难甚至侮辱警察。想像一下,没有了法律与警察,这个社会会腐烂、混乱到什么程度?

你怀疑自己的工作是否有“意义”,那要看我们如何界定“意义”两字了。如果你说的“意义”不是指大陆很多人挂在嘴上的那种“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之类的意义,而是指养家或口的工作与贡献社会的一份事业,我还真认为没有几个工作比你交警工作更重要、更有意义。

中国的交通状况日益严重,有可能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每年死多少人你比我清楚,据说准确的数字已成了国家机密),没有许许多多勤恳、公正的交警,怎么办?我个人也是大陆的一名司机,当我坐在方向盘后面,我把自己交给了交警和交通灯;当我看到一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司机时,我真希望自己是交警,能冲上去教训他们;而当我碰上交通事故时,我第一想到的也是交警,而不是以前流行的“找关系”。每当看到交警站在烈日与风雨中,一出事随叫随到时,我就想,这些哥们真应该有相应的待遇,确保他们的生活安稳、无后顾之忧。

但不幸的是,警察队伍包括交警也是中国无处不在的腐败的一个重灾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海南骑摩托和开车时就知道,一般的司机驾驶证里都夹一张五十的钞票(这是一笔大数字),违反交通规则被抓时把驾驶证递给交警,他还回你的驾驶证时,那五十元不见了,你很开心的连连道谢,感谢他放你一马。要知道,如果要“公对公”,你得交七八十甚至一百元的罚款,还要扣证扣车,现在好了,警察叔叔只收五十。你甚至不认为这是腐败,还以为他给你方便呢。那时海口才刚刚装上交通灯,当时流传这样的说法:三年交通警,一栋小别墅。

现在这种腐败是没有了,但其它类,例如你提到的那种更深也更严重的腐败到底达到什么程度呢?可能贪污腐败而窝藏在家里的赃款还没有到烧坏四台点钞机那么严重,但交通、能源与强力部门的贪污腐败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想像,以致你说出了“法律是有钱人的工具”和警察是“披着人皮的狼”这些让我很不适应也很难受的话。

我原本写信想告诉你,如果你有了这样的认识,那么应该尽快离开交警队伍,但又一想,你这样的“清流”离开,那不是更糟糕?更何况你也须要一份工作养家糊口,你以为社会上一般的工作就能逃脱腐败的魔爪?有人说,当今的中国甚至达到了“你要就是腐败,要就是遭受腐败之害”的地步。

写到这里我就真写不下去了。我经常收到来自基层的公务员的信,都是谈他们的工作、事业、信仰、人生的意义与失望的现实、腐败等等的关系,我勉为其难地回了一些,总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甚至觉得自己说了违心话。

让你们追随信仰、从心所欲,甚至去揭发、抗击腐败,可能让你们更加尊重我,但现实允许你们能走多远?你们的生活甚至生存会受到何种影响?劝你们把理想与现实分开,随遇而安,适应现实,但保持内心清净,不同流合污,更不要去贪污腐败吧,在当今中国,难度不比前面那个小,最后弄得你没有升职的机会,甚至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我认识不少不肯同流合污的公务员,不得志、受到排挤,失去了“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另外一种回复就是继续看我的文章,保持高尚的理想,但现实中该干啥还是干啥——很多读者得到了我这样的回答,也心安理得了,但我无法心安啊。在这样的大染缸里想保持思想的纯洁?过不了几年,我几乎都毫无例外底失去了那些思想上的志同道合者。

应该说,西方的法律也存在为有钱人服务的问题(例如有钱找好律师的人就更容易脱罪而不用坐牢),当然没有我们目前这样严重。我觉得,当今这届领导人反腐还是能够我们一些希望,我看不如这样,你先观望一段时间,也许这届政府真的是来真的,要把反腐进行到底,最后甚至用制度的形式彻底根除中国几千年历史积累的腐败弊病。如果这种情况出现,我劝你不但要留在警察队伍里,而且在你看到时机成熟时,不妨站出来揭露不为外部所知的你们特有的那些腐败,为政府出谋划策去反腐败。

我想,你应该也感觉到了,这届政法委与警察系统,在清除自身腐败与法治建设上,力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要不,你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把你见到的一些具体的腐败现象与事件,通过匿名信写给公安部或中纪委,引起他们关注?

当然,这时机就得你自己去把握了,如果条件不成熟,或者说当今的反腐也会像以前历次反腐一样,搞一阵就偃旗息鼓了,你就要掂量一下,是继续留在警察队伍,还是尽早离开。我个人对拍案而起、以一己之力对付单位腐败比较悲观,我也有点自私,我不想自己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读者纷纷遭到打击报复,甚至被投入监狱啊。

我无法继续写下去,我在这里郑重邀请看到这篇博文的朋友,能够抽一点时间,说说你的想法,算是给这位交警回信,也对我的回复做一个点评,好吗?我会收集、整理一些有代表性的回复,然后贴出来,供有类似遭遇的公务员、警察朋友参考。

(可在博客或微博留言,也可以写信至:yanghengjun@gmail.com)

老杨头 2014.5.17

附录:以下是上文在微信、微博和两个博客贴出后,部分网友的留言(一段为一个网友留言):

现在这个社会的腐败问题,确实很严重,这位交警同志的困惑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有,我自己也有这方面的挣扎。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要做到外圆内方,正因为有这么多不想同流合污的各个阶层的“良心”,我们中国才有希望,但针对腐败行为,反社会,反法制,反公平的行为,斗争也要讲究方法,先要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再利用本届政府的反腐政策,有效地与不良行为作斗争,而不是抱怨和叹息,这才是我们每个微小的中国人,积毫末之力,促进中国良性发展的方向。

同流不合污,不作恶便为行善。

我是个六零后了,警察同志的想法似曾相识-我在刚进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时,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和想法,但几年之后,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也许就是一般人的想法吧,认知社会的过程。

很难对您的这篇文章点“赞”。说心里话,不一定说的是“正确的话。出路在哪?难道真的我们在盼望着“明君”的出现吗?

我觉得警察真想改变这个社会的腐败现象,把你所见到到弄虚做假询私舞弊掌握的证据公布到媒体上。随然你你很有可能招到打击报复,连累家人。但是每个人都沉默的话,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变好,如果你不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会改变你。

跟领导同事多些交流,尽量铁一点,这样他们能听得进你的话,当然那些毫无底线作恶多端的就离远点吧.那时不时提醒一下他们习总反腐的大势和自身前途,再给他们也推荐一下杨老师的文章,润物细无声吧。

我的善良写不出来了,自己没迷失就算万幸了,看着贪官们数着上亿的钞票背后偷着笑,就不想再去谴责农民为了申请区区几百元低保无果而不得不身绑炸药与官们同归于尽,虽是农民的极端但感觉前者的负面效应更强烈。看着官员们成批次的包养嫖小姐,就不想再去谴责妓女们无德,真的觉得那很扯,寻找底线吧。

社会原本就充满各种黑暗,保持清醒的认识,顺势而为,只要不同流合污;偶尔抗争,只要不危害自己的生存。

劝他继续做警察是害他!这位年轻警察既尚存天真又未泯良知,是个好人,所以一声叹息,这口饭好人难吃,真的他若继续混下去难保不会人格分裂,唉

我认为这个警察有这样的情怀,主要在于人性的觉醒,或者人性还没有泯灭。经过60多年的唯物教育,使得我们大家都忘记了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得有个灵魂,而灵魂就是人性。那么你就要让人性放出人性的光辉。首先洁身自好,有原则的人一般都受人尊敬,我不认为洁身自好会让你受到排挤,其次,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太在意前程,就现在这样的的生活也还是过得去的,也无愧于祖宗家族父母妻子儿女后辈儿孙。再次,对于富贵们玩弄法律,能有多大的力量就用多大的力量来阻止,但不能太猛,不会有事的,毕竟,时代在进步,法治的力量已经显现。这样的你站在那里,就是一根柱子,以你的善良坚韧包容来感化影响周围的人,这不就是大事业吗?

我想对他说:多提升点职业技能,赚多点钱好好养家。家都顾不上了顾什么国。先国而后家的人,最好别有家,不然你只会连累家人。

一份养家糊口职业而已,以一己之力无法改变现状,那就但求无愧于心吧,在大染缸里能做到洁身自好已属不易。

為了老婆孩子,保住飯碗先。若想腐敗,也千萬別跑單幫。隨大流好了。單位的灰色收入,隨著專制政體的維穩力度加大,會越來越多。攢積下來,讓孩子將來出國唸書。鼇魚脫卻金鉤釣,擺尾搖頭不再來。為孩子爭得一個民主制度,不太可能;把孩子弄出去,脫離這個叢林社會,還是可能的。

洁身自好,随遇而安:不作恶,拥有一个强大的内心。留心工作细节,做好必要的取证功课,既留下些历史足迹,必要时也可以成为反腐的证据。

学杨恒均,把家安顿到国外去,可尝试,但并不是随便可以做得到的;将来把子女送到国外去生活,也是一些人的奋斗目标。像伟人那样思考,像普通人那样工作和生活,你会很累、很烦、很苦闷、很孤独、很难被周围人理解,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建议,也会被人认为你言行不一。我的建议是:杨恒均的文章值得一看,但实际工作和生活中,你必须学会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自己的同胞,同时也要对得住自己和家人,这是一个非常艰难、困惑和矛盾的选择;当你必须向人开枪的时候,把枪口对准什么部位由你自己决定;好事要做,但不要把坏事做绝!

唯有靠着信仰,靠着神的救助,自己才能得救,也才可以力所能及地救助他人。

问问自己的内心,是自己的信仰重要,还是老婆孩子更重要。如果是前者,那么就选择脱离天朝这肮脏的社会,但这也许会让你和家人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是后者,那么就选择假装适应这个社会,行为上尽最大努力不腐败,内心依然保持纯净,这可以让家人衣食无忧,但你有时不得不去干违心的事。两个选择都没错,都可以理解,信仰很重要,家人也很重要,都需要我们珍爱。纵然有时因为大环境的原因干了违心的事,也不必太自责,鄙视一下自己就好。心是善良的、纯净的、自由的,这比什么都重要。保持思想上的自由,适时限制行为上和言论上的自由,这或许是在天朝能享受到的最大自由。和那众多思想还被禁锢着的同胞们相比,无论他们的行为再自由,他们都不如我们自由。所以,真正可怜可悲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让我们继续和杨老师一起,在天朝的大街小巷,用理智、和平的方式贬卖民主,让更多的人思想先自由起来。

让我们保持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自己的能力用言行来普及民主宪政的理念,逐步影响能影响的相关人员,让这个社会能尽快地健康起来。

这个社会根除腐败还是得自上而下,是改革;如果自下而上,那叫革命,革命未尝不可,但让自己全家当炮灰,就得不偿失了。

这都是中国的体制造成。一个鱼塘死几条鱼,是鱼的问题。如果一个鱼塘里整个鱼都死了。那就是水的问题。鱼塘不换水是没用的。各行各业都一样。制度不改是没用的。

我赞成潜伏。搜集证据。不相信这个制度会永远不倒。在杨先生这样的人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国人会醒来。天会亮的。

先保住自身的安全,在徐图发展;舍生取义,在这个改革形势不明的时期是无谓的牺牲。人在就有希望!现在的高层反腐还没有形成上下互动,保证自身安全最重要!

没有制度的维护制约,是人多会贪只是这个量的大小,慢慢的就从小贪到大贪!每个人多裹协在这个大酱缸之中,你不从流往往很容易被淹死!台湾韩国的民主转型背后多有美国的因数,其政府多和美国走的很近,多或多或少受其影响,民众的价值观多会倾向美国。社会虽专制不会甚过现在的中国,我国现在早已烂透生虫。改革缺乏外部力量,现在如果没有强势的领导人出现打破这个体制的话,那也就等待革命的爆发了!

杨老师,社会很现实,腐败是现实中人们欲望的体现,我认为根除不了,只会不断的在人性与伦理间彼此博弈,告诉那个警察,我们都是时光过客,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无论我们接不接受那些都一直存在。

这不仅是一个交警的困惑,也是几乎所有体制内有点良心的人的困惑。

先要有生存的空间,再谈我们的道德与理想。让我们做一颗黑夜中闪亮的星星吧,在当今社会我们不求为别人照亮,我们就照亮自己吧,让我们在黑夜中也不会迷失方向。

个人的选择,需要强大的内心。你准备好了吗?如果有离开的勇气,还不如坚守自己的底线,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不支持交警辞职,不然这个队伍就全部是坏人了。至少,一个有良心的人占据这个岗位,比一个没有良心的人好!他的意义就是占据这个岗位,然后做自己能够做的!

这就是当代中国的最大障碍与悲哀。法制进程一直受到人情的阻碍,以致于口头上的法制,客观上的人治。这个问题如能解决好,中国就会有更大的进步。所以,只想对这位民警说,法制社会需要你这种有良知的人,不要辞职,一起为中国的法制社会尽己之力。

記得槍口抬高一寸,憑良心去做!

交警同志,你的奖金不说全部也有部分就是从各种乱罚款腐败来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有罪的是这个体制,说说就行,辞职就算了,天下乌鸦一般黑,走到哪儿都一样,独善其身好自为之过日子吧。

厚黑中国。和领导一起干坏事是升官发财最佳途径,而且事后被传为美谈,丝毫没有愧疚和忏悔。

保护好自己,才有未来,凭良心做事,不欺压弱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5月19日09:49 | #1

    老杨头的纠结是对的,其实之所以正不胜邪,有两个原因:
    1) 腐败分子是有组织的,基于利益和互相庇护关系,形成了各种团伙,而正人君子是单兵作战,汉人多不信教,不像洋人有教堂作为凝聚信仰的地点。当然,也不是说一定要去信什么教,因为目前泛滥的地下和官方宗教组织,不是假冒伪劣,就是别有用心。

    2) 精英没有同流合污,或者逃避责任。精英比普通人能量更高,行动力、组织沟通力更强,民主社会要想正常运作,也都是建立在地方精英领导的各种自治体系之上。因为第1个原因,精英在遇到腐败时,也会孤立无援,原则性弱的就同流合污,原则性强的,就心灰意冷移民海外。

    一盘散沙之下,好人在政权内部力量薄弱,一旦发生交锋,坏人很容易用各种借口调动武力进行打击,当然民间无领导散沙民众的极端行为也正好提供了借口。

    3) 社会上层的软弱性,特别是大资产拥有者,这些人是相当依赖武力提供保护的,不然会被内外同等级别的竞争者强行吞吃掉,但他们自己太文人化,不愿意自我武装,国外除了信息科技这类轻资产,所有重资产拥有者都跟私人武装有直接联系,而不是单纯受制于政府。大资产阶层对政府的依赖,会使很多集权行为得不到上层抵制而顺利推行并合法化,让社会中低层理想主义的活动空间受到压缩,无法抵制恶性势力的悄然侵蚀。

    解决方法只有一个,从下到上,来一次思想观念革新,以前的文革其实是次好机会,可惜被底层民粹给糟蹋了,官僚与民众对决,最后遭殃的反而是中间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这也反映了传统精英的不接地气,要是在西方,发生文革这种事,一定是中底层精英领导民众斗争上层,而不是被上下夹击,灰飞烟灭。

  2. 匿名
    2014年5月19日09:52 | #2

    手机打字多有错误,应该是三个原因,精英阶层没有信仰、只有物质追求,容易同流合污。

  3. 匿名
    2014年5月19日23:03 | #3

    高级5毛杨的通篇文章及附录,只一个意思:为了一口饭,你就忍着等着吧。此杨5毛非等闲之辈,一不留神就会中毒

  4.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2日07:42 | #4

    潜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