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长子大庆油田陷尴尬:效益下滑影响全省

  黑龙江,这个名声在外的能源工业大省,眼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今年一季度,能源工业增速首次出现2.2%的负增长。GDP增速仅为4.1%,面临着全国排名垫底的尴尬。

  大庆油田业绩下滑被看作是黑龙江一季度经济数据不佳的原因之一。同样是一季度,大庆油田增加值减少55.85亿元,增速下降0.8个百分点。大庆油田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

  稳产多年以后,大庆油田产量是否能够维持的问题越来越凸显。1960年开始投入开发建设的大庆油田,是中国最大油区,勘探范围包括东北和西北两大探区,面积达6000平方公里。它的存在被看作是国家油气安全的保障。

  步入中年的油田

  这家已经50多年历史的油田企业,职工数超过10万,相当于中国一座县城的人口数。在稳产5000万吨27年后,继续稳产4000万吨长达10年时间。它生动地体现了大庆油田在中国能源规划中的壮志雄心。

  很多时候,人们说起大庆油田,脱口而出的仍旧是王进喜的铁人精神。这些建国初期建立的老工业企业被称为“共和国长子”,大庆油田开采的石油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为中国能源供给稳定提供了保障。

  但最近的一系列新闻,却让它以另外的姿态重回人们的视野。媒体报道称,部分大庆油田职工及其亲属对公司改变职工大学毕业子女分配制度表达异议。这些消息的背后,让人们看到了油田不堪重负的人力成本。

  时任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的曾玉康说,当年大庆石油管理局分开分立、重组改制后,管理局的职工达18.3万人,除有偿解除劳动合同的6.3万人外,还有5万离退休职工、5万家属、2万待业子女,加起来有30多万人。

  国企的富裕和所背负的责任曾经让那些庞大的员工数量被认为理所当然,但现在,这位长子已步入中年。

  2005年,大庆油田税前利润破千亿,2011年盈利701亿,2013年下滑至573亿元。并且,在稳产4000万吨10年之后,采油难度越来越大。2012年,大庆油田油气产量当量首次被长庆油田超越,到2013年,长庆油田的产量当量数据已经甩出大庆油田一个段位。

  “现在大庆油田的综合含水率已达90%以上。换句话说,从地下采出的每吨油水气混合物中,原油不到10%,90%以上都是水。”2010年时,大庆油田公司总会计师闫宏曾对媒体记者说。

  今年一季度,大庆油田完成产量994.56万吨。在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周修杰看来,随着石油资源开采难度的加大、石油资源储量的日益减少,大庆油田完成稳产的目标确实存在一定难度。

  记者获悉,中石油每年年初都会给各个油田定一个产能计划,并且跟业绩考核挂钩。给大庆油田下的任务是,从2008年起,要在4000万吨原油年产量的基础上,实现“硬稳定”10年。大庆油田内部人士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大庆油田的稳产时间已经远远超过国外的油田,但目前并没有减产的计划。

  能源大省的经济瓶颈

  时间倒退到50多年前,1959年9月26日,位于松辽盆地大同镇的松基三井(松辽盆地三号基准井)喷出了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油流。随后,这个地处黑龙江一隅的盆地被石油工人满腔的热情打破了宁静。这个后来被称为“大庆”的城市,因为油田而命名。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尽管中国能源状况仍以煤为主,但石油消费进入快速增长期。1993年,中国从石油净出口国变为进口国,对石油进口依赖度越来越高。现在,我国原油进口依存度超过55%。相对应的是,近年来,我国原油产量仅在2.1亿吨左右,且石油资源储量已进入低速增长阶段,石油储量仅占世界总量1.1%。

  这就意味着,作为中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基地,大庆油田的稳产对国家能源战略安全意义重大。

  但是,稳产目标是基于应用新的开采技术,并且依靠高性能的油田化学品。大庆油田提高采收率实验室一位工程师曾对媒体说:“如果没有技术,即使想维持2000万吨的年产量都很难。”

  这是一个矛盾的局面。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对记者表示,如果没有新的储能发现,越往后期,老油田稳产的难度就会越大。想要稳产,投入的成本必然会要增加,盈利空间就会下降。

  一位业内专家也表示,目前中国大多数油田已经进入开发中后期,产量递减已经不可避免,经济效益也随之下降,当产量下滑到某一数值时,油田的生产效益就只能满足生产成本的需要,被称为经济极限产量;而在递减到极限产量之后,如果继续开采,就意味着亏本生产。

  大庆油田经济效益下滑的影响现在已经蔓延到了全省经济。“问题主要出在工业上。”5月13日,黑龙江省副省长孙尧在北京的一个发布会上向记者们解释一季度黑龙江经济增速为何不如预期。

  这位地方官员给出的数据和分析是,作为能源工业大省的黑龙江,能源工业过去十年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最高为73%,最低54%;增速最高一年达13%,最低一年是6.3%,去年仅为 0.1%,今年一季度负增长2.2%。能源工业中大庆油田占90%左右。一季度大庆油田增加值减少55.85亿元,增速下降0.8个百分点,导致全省能源工业出现历史拐点。

  事实上,除了油田本身的影响,国内经济放缓特别是制造业的低迷也在打压能源需求前景。在一季度经济增速排行榜上,陪黑龙江垫底的都是能源工业大省。煤炭大省山西GDP增速仅为5.5%,位列倒数第三;工业大省河北省一季度GDP增4.2%,位列倒数第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