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欧的战略分歧看乌克兰危机与东海南海危机

润涛阎

(一)欧洲对以色列的转向历史

二战后尤其是冷战期间,美国与欧洲组成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后,在对付前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方面可以说达到了亲密无间的地步。相比之下,共产主义阵营里的老大与老二并非像表面上说的“老大哥”、“兄弟加友谊”那样的铁哥们关系。

然而,由美欧两大部分组成的北约之间是在让利、妥协的基础上的合作,有时可以说是互相绑架。主要表现在欧洲历史上与俄国无法割舍的恨而左右欧洲人的惯性思维与美国人审时度势随时改变假想敌的矛盾。

由于二战后美国立刻把假想敌定位二战时的同盟—前苏联,这刚好与欧洲尤其是西欧面对的敌人也是苏联相吻合,双方便走到了一起,成立了北约。然而,在其它地方美欧双方却有着不同的战略考量。就拿中东来说,由于美国历史上没有排挤过犹太人,这跟欧洲对犹太人的看法上便产生了矛盾。美国旗帜鲜明地站在犹太人一边,尤其是以色列建国后,美国把以色列看成是自己的一个州一样地呵护。而欧洲人只能在与美国妥协的前提下才不得不改变对以色列的态度。拿第一次中东战争来说,英国公开站在阿拉伯一边,并亲自领导阿拉伯各国的军队对以色列开战。

北约的欧洲成员国明白:要想对付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主义阵营,没有美国的参与是不可想象的。既然跟美国成为战略盟友,那就不得不在中东问题上让步。

(二)苏联解体后欧盟坚持北约东扩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还找到美国,帮助俄罗斯走出经济困境。不管美国经济学家提出的“休克疗法”是好是坏,是善意是狼子野心,俄罗斯想跟美国和好的意愿是不容置疑的。然而,这不符合欧盟的战略思维。由于美国的中东政策等都需要北约的继续存在,也就不得不被欧盟绑架,一起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即北约东扩。欧洲各国对俄国的敌对态度是历史造成的。别说被斯大林吞并的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十五个小国邻居了,就是波兰也在历史上与俄国发生过无数次战争。法国德国都与俄国发生过你死我活的战争。二战后俄国借助所谓共产主义信仰意识形态借口把东欧十几个国家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包括德国的一半江山。这些历史伤痛,欧洲人很难忘记。欧盟最害怕的便是美国把战略中心转移到中东而远离或者放过俄罗斯,这就是北约东扩的背景。北约东扩,着实让俄国人从“没有了意识形态之争便可与美国成为朋友”的梦中醒来。尤其是普京,他总想一辈子掌权,便煽动俄国人的民族主义心理以获得选票。事实上,普京非常清楚,北约东扩是欧盟绑架美国所为,而美国此时的战略重点是解决中东危机。

不论是刚好赶上了萨达姆发疯入侵了科威特,还是按“阴谋论“者们所说的美国暗地里纵容萨达姆侵略科威特然后有了灭萨达姆的借口便把战火在中东点燃,结局是一样的:苏联垮台后的美国,其战略中心着重点已经放在了中东,这样,打伊拉克的战役就开始了。而对犹太人并无感情的欧盟各国则想着拉美国继续压缩俄国的战略空间。欧美在这方面的区别,普京是心知肚明的。他只是为了拉选票才高调跟美国对抗。无论如何是萨达姆入侵了科威特,美国成功地让欧洲北约成员国参与了轰炸萨达姆并分摊军事开支,甚至日本等国也不得不出钱。但在小布什第二次打萨达姆时,美国就找不到出钱的了。别说出钱了,欧盟不少国家公开反对小布什攻打伊拉克与阿富汗,他们害怕美国长期陷入中东战争而顾不上压缩俄国的战略空间了。而美国则是想彻底解除以色列的危机,不论是来自哪个中东伊斯兰教派,比如军事力量比较强大的伊拉克与伊朗,美国都要解除他们的军事武装,以不再给以色列构成威胁为要务。

(三)欧巴马“重回亚太”与欧盟鼓动乌克兰反对派闹事

在奥巴马上台前,上溯到犹太人在以色列建国,美国的历任总统一上台就必须高调提出保护以色列为第一国际要务。奥巴马当然也不能解散北约,那他也就不得不在压缩俄国战略空间方面跟欧盟妥协,但他来了一个”改变“,就是把战略重心从中东转到亚太。

这里有个小插曲:在G20峰会期间,萨科齐在与奥巴马举行私人会谈时提及自己对以色列总理的看法:“我受不了他了,他满嘴谎言。”而奥巴马则回应道:“你还烦了,我得天天跟他打交道呢。”据说是由于两人没关麦克风,这段对话通过同声传译设备被屋外的记者听到,并最终被法国媒体曝光。而当时润涛阎分析不是忘记而是故意不关麦克风,应该是俩人早就商量好了怎么说,这是是来对付美国国会政客的。

这里我们需要认识到美国犹太人值得学习的地方。犹太人在美国所占人口比例比亚裔都低很多,但在科学等领域犹太人的贡献按人口百分比计算是其它民族望尘莫及的。犹太人在各个领域都很成功。然而,美国大众并不像欧洲人那样反感犹太人。这里有在美国的犹太精英与美国人打成一片、文化融合程度高、关键时刻牺牲眼前利益的因素。比如,次贷危机发生后,美国政府不救雷曼,让雷曼垮台。犹太人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如果他们决定救雷曼,雷曼倒不了。雷曼是华尔街两大犹太金融集团之一,另一是高盛。犹太精英这么做,虽然牺牲了眼前利益,但获得了长远利益,让其他人觉得美国政府欠犹太人的。

奥巴马与萨科齐的“麦克风悄悄话”,并没有引发犹太人对奥巴马的报复,也得到了中东伊斯兰世界对美国和以色列的让步。奥巴马上台后至今快两届了,他对以色列的不娇惯与对中东伊斯兰世界的打压齐头并进,致使双方有了很长时间的和平。这样,恐怖分子们不再往以色列发炮弹,以色列也不用轰炸机轰炸了,双方都得利。

这样,奥巴马就可把精力放在“重返亚太”方面了。中东和平虽然与欧盟的战略意图没有矛盾,但美国把战略重心移到亚洲,就是围堵中国,这就不符合欧盟的战略利益了,因为美国这样做,就不得不跟俄国和好。道理很简单:如果发生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战争,那一定是当年八国联军的重演,而俄国当年是八国联军里的一员。所以,美国“重返亚太”等于美国不会延续打压俄国战略空间了。欧盟最害怕的便是这一点。如果美国不再打压俄国战略空间,欧盟宁可退出北约,因为不论是打中东还是打中国,都与欧盟的战略利益不相干。有北约在,美国跟谁打,一定拉着北约。在欧盟各国眼里,中国经济再强大,也没有到欧洲去打仗灭欧洲的可能。而俄国则不同,它曾经把势力范围扩展到整个东欧甚至德国境内拉走半个德国。

所以,欧盟便想出了个妙招:搞乱乌克兰。

乌克兰越乱,美国越难脱身。毕竟是北约里的主心骨,美国不能对乌克兰与俄国的危机视而不见,也就不得不站在欧盟的立场上跟俄国对着干。

奥巴马和普京二人虽然说不出这些,但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这是欧盟想拉美国”重返亚太“的后腿。普京便高喊:“俄国永远不会跟美国对着干。”这话是说给奥巴马的,也是说给欧盟的。普京更直截了当地承诺:俄国不会跟中国搞军事同盟。这话也是说给美国听的。那意思是说,如果发生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战争,俄国也会像当年八国联军一样。这是普京敢公开吞并克里米亚的原因,因为他清楚,美国不会由此而对俄国开战的,不论欧盟怎么折腾。道理很简单:奥巴马“重返亚太”的国策不会因为俄国与 乌克兰的危机而改变。美国和欧盟都清楚,普京给美国“永远不跟美国作对”的承诺绝对不会给欧盟。

(四)中国的未来

习近平还是很清楚的:中国的贪官污吏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如果不整治,国际大环境、国内小环境都会导致大厦轰然倒塌的结局,而且比前苏联还要令人膛目结舌。一棵大树,里边长满了蛀虫,一旦有风吹草动,便会轰然倒塌。所以,习近平大力反腐,是壮士断腕,不得不为之。

然而,崇祯不是不反腐败,光绪不是不想改革,哪怕慈禧都认识到不反腐大清就没了。可是,腐败是制度性的,非改革制度无法根治腐败。

一个烂到根子的大树,只有脱胎换骨一途。

润涛阎早在胡温上台时就预测到中国将在2019年发生社会大动荡。因为中国还没有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的循环圈。当时我劝告胡锦涛要走下山去,就是不能再搞常委多数说了算而被江泽民掣肘的路了,一定要收权,组阁自己的班子。不论是胡锦涛没能力这么做还是他不想折腾,结局便是窝窝囊囊地混了十年。习近平收权然后反腐是对的,但如果只是在治标方面下功夫,而不在治本上动刀,那结局必然是走前苏联老大哥的路,政权一夜间轰然倒塌。

在大环境方面,美国宁肯让俄国吞并乌克兰更多领土,也不会放慢“重返亚太”的步伐。欧盟的良苦用心恐怕是自己擦屁股了,美国的战略方针已定,既然“重返亚太”是战略重心,那美国就不会把中国与俄国逼到联盟的地步。等到俄国摇身一变跟美国夫唱妇随,中国的南海与钓鱼岛危机才会进入实质阶段。

一个以共产主义为纲领的专制腐败政权要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这与秉承现代文明价值观的美国是无法兼容的。要么是美国承认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符合现代文明,要么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其实,中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一靠的是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计算出来的。里边还有中国各级政府虚报鸡地屁的成分。事实上,中国应该还有十几年的发展空间才能走到经济总量世界第一那一步。那些吹牛的人说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了,是把中国政府提前放在火上烤。

美国的犹太人可以放弃眼前的局部利益而争取长远利益,而中国政府官员很少有人能为了民族的长远利益而放弃一些眼前利益,以让社会完成从绞肉机政治的专制制度走向民主法治的现代文明社会。这才是小聪明与大智慧的区别。别忘了,这个地球很小,不能关起门来过自己的专制日子了。地球上只有北朝鲜古巴等少数一党专制国家了。从小环境来说,数以亿计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的农民工一旦由于经济危机而导致失业,便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闹革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乱世—盛世—乱世的循环便又启动了。这也是毛左的可怕之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5月19日13:47 | #1

    典型的事后瞎联系,表明上看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细分析会发现作者只不过把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用自己的想法联系了起来。

  2. 匿名
    2014年5月20日19:08 | #2

    拿冷战思维加阴谋论瞎蒙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