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危机背后的越南政治僵局

BN-CV723_vietna_G_20140519050113
5月10日,越南总理阮晋勇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参加地区性峰会。此时正值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升级之际。

2007年是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意气风发的一年。当时,越南刚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国内经济发展迅猛,颇具个人魅力的阮晋勇成为继胡志明(Ho Chi Minh)之后越南最强有力、也是最有决断力的领导人之一。

而现在,阮晋勇的影响力正在减弱。他与越南其他高级领导人正力图对一个几乎前所未有的挑战作出一致回应,这个挑战就是中国在越南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 探石油,这起事件在越南引发了反华骚乱,暴徒洗劫了多个工业园中的华资和外资工厂。

一位越南官员表示,上周在暴乱中被焚烧或洗劫的外资工厂几乎都已恢复正常经营。尽管如此,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政府还是包租了飞机和船只从越南接回了超过3,000名中国公民。

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越南与中国的实力均相差悬殊,这是越南政府面临的问题之一。中国似乎想证明距越南海岸约241公里的这片钻探海域位于中国划设的U形九段线以内。中国声称对九段线所覆盖的几乎整个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历来拥有主权。而越南则声称,根据联合国的定义,该区域是越南专属经济区的一部分。

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防学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前教授兼复杂地区事务外交专家塞耶(Carlyle Thayer)说,在越南意识到反对无效前,中国会继续加大诉求。

但塞耶和其他分析人士称,事情还远没有这么简单。

越南还受制于最高层共识决策的政治体制。自阮晋勇的施政措施近年来令越南经济脱离健康轨道以来,越南政府一直采用这种组织形式。这使越南在应对中国即将展开的强大攻势下形势更加恶化。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教授乔纳森•伦敦(Jonathan London)说,特别是,越南权力的特色是高级领袖间的相互制衡。

阮晋勇的政治生涯始于1961年,当时他以12岁的低龄参加了越共游击队,担任一名通信兵。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在与美国支持的越南南部军队作战时,阮晋勇多次负伤。军队的领导送他就读越共高级党校后,他成为了越共中央政治局最年轻的委员。

阮晋勇2006年当选越南总理,最初以改革者形象示人。他一方面努力让越南平稳加入WTO,一方面缓和了对不同政见者的打击。他还努力发展越南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在他的主持下,越南与美国加强了联合军事演习。

但后来,由于对反对派实施压制,同时鼓励国有公司大举涉足新业务并导致这些公司债台高筑,他作为改革者的形象大打折扣。

2012年,越南共产党对阮晋勇的权力进行了限制。当年,越南国内通货膨胀率一度飙升至28%,为应对严峻的通胀形势,越南壮士断腕般地采取了一系列的加息行动,导致经济增长率滑落至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最低水平。现年64岁的阮晋勇为此饱受诟病,虽然躲过了对他领导地位的挑战,但随着越共中央委员会确立了自己的实际领导权,阮晋勇的权力被削弱。

在这之后,越南经济恢复稳定,新一轮投资者随之到来,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来自三星(Samsung Group)等韩国企业的投资。

阮晋勇目前与其他官员分享权力,包括国家主席张晋创(Truong Tan Sang)、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国会主席阮生雄(Nguyen Sinh Hung),也就是更为保守的“三驾马车”。

分析师们认为,这些政治局要员对阮晋勇开放经济的努力态度谨慎。此外,伦敦指出,在中国问题上,他们普遍被视为更加保守和缺乏自信。

本月早些时候在缅甸的地区峰会上,阮晋勇急于让国际社会评判越南所认为的中国侵入越南水域问题。美国称中国的行为具有挑衅性,越南正在与美国发展军事和商业关系。

在国内,越南政府变得更为谨慎。这反映出一定程度的党内不和,但同时也是为了避免进一步让中国产生敌意,降低发生更多骚乱的风险。到目前为止,骚乱已导致至少两名中国公民死亡,损害了越南作为外国投资者一个安全、可靠的投资目的地的声誉。

周日,越南部署的大量安保人员驱散了河内和胡志明市的反华抗议活动,而中国则表示,已就赴越旅行发布安全风险提示,并暂停了部分外交接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一警告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不要在围绕钻井平台的争端中站边。

塞耶称,越南立即明白它必须制止抗议活动。但他说,目前越南方面能做的有限,只能希望双方的动武威胁会降温,希望中国钻井平台会在8月中旬离开该海域。

中国表示该钻井平台将在8月15日结束勘探钻井。

这令阮晋勇和越南其他领导人(尽管他们之间存有分歧)没什么选择,只能加强外交努力解决僵局,并处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即南中国海的控制权归属。

塞耶说,问题在于中国对此没有兴趣——至少现在如此——而且其不仅向越南,还向其他国家发出了对南中国海部分海域拥有领土主权的信息,尤其是菲律宾。

他说,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孤立越南,强调美国不会帮助他们。

63684288201212151451323142335759353_000
我国第一艘完全自主设计并建造的30万吨级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轮(FPSO)“海洋石油117”号,2007年4月30在上海命名交付。这是国内迄今为止建造的吨位最大、造价最高、技术最新的FPSO建造项目,标志着我国在FPSO领域的设计与建造已居世界先进行列。
该船船体为双底双壳结构,船长323米,型宽63米,相当于3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从船底到烟囱71米,相当于24层楼高。可日加工19万桶合格原油,储油能力可达200万桶原油,配有140人工作居住的上层建筑及直升机平台。该船设计寿命25年,通过安装在船艏的软刚臂单点系泊装置,长期系泊于固定海域,25年不脱卸,可抵御百年一遇的海况。

中海油的家底,一目了然。
但南海上要开发的油气田很多,得造多少条这类贼贵的专用船?能尽量借重陆路,就大大节省了资金和技术研发,能多腾出几条船用于近菲律宾海域。
目前越南的总书记阮富仲是北方的亲华社会主义派,相当于李鹏;总理阮晋勇是南方亲美普世派,相当于真人——但此人军队出身,(南方系)山头硬还有枪杆子和美国佬撑腰。这两派的斗争已经白热化,北派想借反腐败弄掉总理(总理家族目前的身家,27亿美元的一半是肯定超的,要知道越南只有云南省的经济规模啊),但弄不动。
此次动乱,冲击工厂前都有精密规划,绝不是看见中文招牌就误以为是中资,而是目的明确,就是无区别仇外仇富打土豪,明知道你是台资,新加坡资,日资,一样,大卡车跟在暴民后面进厂拉赃物。
对越外国投资中,台资占44%,日资占15%,中资应该不超过5%。所以受害最大,就是台资,其次是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外资。这种行动,大多数工人肯定是反对的,你帮我罢工要求加薪可以,把我的厂子烧了,我怎么糊口?但匪徒人多势众,警察接报不出,普通老百姓为了外乡人冒生命危险?这次有组织的行动,就是要总书记好看要越共好看,最好颜色革命了,总理能顺天承命。
中国在边境集结陆军,可不一定是要“教训某国”,万一人家自己打起来,我们要过去“接应某派的同志们,保护革命火种”的。到那时候,油管还不好说?

我怎么觉得是总书记要总理的好看
越南南方系总理发短信,要求大家游行。
然后越南北方系的总书记借力打力,借暴徒的手,把南方系的金主,通通都给炒家了。
南方系面对工厂被烧,工人失业,然后大家把责任,都推到越南南方系总理头上。
我怎么觉得:总书记要总理的好看的可能性更大?

话说,南方是不是比北方还激进
印象中.美国撤退是和北越签定了和约的.北方军队是不能进入南方的.当然南越共不接受和约–北越共在背后支持,在南越境内自行开展武装斗争,推翻了南越政府.这算是给了美国一个面子.
所以,可以视为南越共自己解放自己加入北越.因而他们对北越共存有轻视态度,更加仇视促成美越和谈的中国.
《日内瓦协议》在中越关系史上是一个重要的钉子。中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让越南暂时牺牲掉了国家统一的机遇,尽管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共高层多次在公开场合高度评价中越两国在日内瓦会议上的合作成果,但私下里却是相当不满的。后来成为越共总书记的黎笋,当时是南方局领导人,对于来自中国的压力非常愤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1日23:35 | #1

    2货你说的日资企业遭打抢,官方也没有报道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