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日本提税后经济现疲态

日本股民做了一年的美梦,进入2014年以后开始破灭了。提升消费税后,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这是金融市场对安倍经济学下的一个结论。

4月1日消费税税率正式从5%提升到8%后,日本股价进一步下滑,日元升值开始成为媒体议论重点。过去一年多一直挂在安倍晋三脸上的自信,渐渐隐在他那深深的皱纹中。安倍出现在电视镜头前的时候,眼袋开始变得特别的深,挤出来的微笑不再能掩盖其内心的不安。

日本民众希望安倍把经济搞上去,而不是修宪、扩充军事预算、推进牵制中国的价值观外交。

4月1日消费税提税后,安倍内阁与17年前提升消费税税率后不久下台的桥本龙太郎内阁,变得愈发相像了起来。和桥本比,安倍更没有搞经济的经验,遇到的困难也更大。现在民心已经离安倍渐行渐远。

经济表现每况愈下

日本一些媒体曾把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当成经济上的大救星,但原日本银行副行长山口广秀来北京参加学术交流时,拿出了一组内阁府发表的数字:

2013年日本GDP增长率分季度看,依次为4.8%、3.9%、1.1%、0.7%。短短一年,安倍便将前任民主党内阁在经济发展方面所做的铺垫基本用光。

“2014年,内阁府对GDP的估值为1.4%,日本银行同样是1.4%,民间则只给出了0.7%的增长率。”山口说。

“实现2%的通胀率”,安倍内阁刚一组建即拿出这个通俗易懂的经济目标。阻碍日本消费、投资的一个很重要因素是市场在不断缩小,日本出现了连续十余年的物价降价现象。明天的物价将比今天更便宜,这意味着今天的投资在未来很难回收,以企业投资、个人消费来推动的日本经济,进入失落状态。2%的通胀,要解决的正是通货紧缩问题。

本来独立于政府机关的日本银行,经过安倍调整后,变得与内阁形影相随。黑田东彦任总裁后,为了呼应安倍内阁2%的通胀目标拿出了空前的量化宽松政策,大量买进国债后,让市面上流通的货币变多,人为制造出通胀来。安倍内阁成立后的第一年,日本通胀率达到了1.3%,算是止住了通缩。

“不过通胀的实现,与日元贬值后进口产品的提价,与核电站不能启用后燃料进口的增加,有很大的关系,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通货膨胀。”日本一家经济媒体的副主编对笔者说。一定程度推动经济发展的通胀,该是工资、物价的上扬推动企业投资,再由消费及投资的兴盛,让经济向上循环发展;而由进口产品的上扬导致物价的上扬,与国内消费、投资无直接关系。

“安倍首相也意识到了这点,他直接和企业谈给员工‘涨工资’的问题,与过去的政治家有很大的不同。”丸红经济研究所铃木贵元研究员对笔者说。

从日本联合工会发布的统计结果看,2014年日本春斗(春季工资斗争)让员工获得了2.2%的提薪,不仅大企业给员工涨了薪水,中小企业也一定程度为员工提升了基本工资,很多企业还提升了奖金数额。

但是,也是在春季,4月1日,安倍内阁决定将消费税税率从5%提升到8%。“提税的速度超过了涨薪速度,让日本经济实现稳定增长有一定的困难。”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张季风研究员说。

逆转的股市、汇率

安倍内阁组建后,势如破竹般的股价飙升,在2013年12月30日戛然而止。16291点的高值,50%的提升率,让日本股民做了一年美梦,但这场梦进入2014年以后开始破灭了。经济增长并没有人们期待的那么高,提升消费税后,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这是金融市场对安倍经济学下的一个结论。

“2013年有15万亿日元的外资进入日本股市,提升股价本在情理之中。”“钻石在线”主编原英次郎对笔者说。大量外资进入股市之初,不少日本投资者开始抛售被套多年的股票。但没想到怒涛般的外资涌入日本股市后,2013年股价的提升超过了50%,日本投资人开始惜售,并购买一部分股票,股票市场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繁荣。

2012年12月28日,安倍内阁成立后的股市,日经平均股价为10395点,到了将近半年后的2013年5月22日,一路攀升到了15627点,其后略有调整,但到12月底还是创出了新高。

“期待在2014年创出18000点!”有太多的媒体在去年底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可惜进入2014年以后,基本上股价就和16000点绝缘了,到了4月,保卫14000点是金融界的最大意愿。

对小额资本投资的免税政策,是安倍内阁的决定。谁都知道,2014年继续让15万亿日元的外资进入日本股市,是绝对没有可能性的,能让外资不外逃已经很不容易。一旦外逃,需要国内资本进行填补,安倍内阁做了相应的准备。但也就在此时,人们对18000点的期望早已灰飞烟灭。

“日元贬值20%,让在国外投资的大企业,从国外汇回利润时,多拿到了20%的日元。”经济评论家山田厚史对笔者说。问题是,日本国内的中小企业大多和国外没有直接的关系,原材料的上升,国内市场的缩小,让中小企业苦不堪言。中小制造企业是日本经济的中流砥柱,在制造业大企业和2013年比已经开始有了一些投资意愿时(4%),“中小制造业企业还在水平线下(-16%),很难解释这个数字。”山口原副行长说。

进入2014年,日经平均股价下调10%,汇率稳定在101日元上下,股市、汇率反映出的对安倍经济学的支持,开始逐渐淡出。

雪上加霜的消费税

4月1日涨税前,笔者在东京看到,很多消费者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囤积各种生活用品、食品。涨税后尽管商家大都拿出了打折销售的旗号,大众常去的地方,商品价格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消费者囤积的日用品够用上半年的,食品也能维持几个月到数周的食用,商场门可罗雀。

“对4-6月份的消费量锐减,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山口说。问题是2014年的经济,安倍内阁希望到7月以后恢复正常,但从17年前桥本内阁提税的经验看,用3个月时间去消化涨税后的影响,基本上属于空谈。

在国内消费、投资基本无望的情况下,出口显得尤为重要。但日本的贸易收支中,向中国出口的部分在2013年锐减8.7%,从中国进口的部分却仅减少0.9%。日本的外贸赤字近3年从2.6万亿日元攀升到6.9万亿再到11.4万亿,用出口的增量来补贸易赤字都难以实现。

尽管日元汇率大幅下调,但日本产品的出口并未因此增加多少。“我们出口的电视等电子产品,汽车等交通工具,自2010年以后就没有增加过,唯一还保持着增长的是车床等普通机械。”铃木对笔者说。亚洲等国工业化过程需要日本的产业机械,但2014年要在亚洲看到经济上的高速增长,则不是件简单的事。

消费税提升后,会不会带来物价的提升,这个问题目前同样难以回答。至少在4月能看到的是商家在尽可能打折招引消费者,消费者则尽可能少消费。“内阁府预测的2014年物价上升率为1.2%,民间则是1%。”山口介绍说。不论是国家还是民间机关,能预测的涨幅均比安倍内阁设定的2%要低,更不用说和提升的3%消费税税率比较了。

经济不顺畅以后,政治上的混乱接踵而来。前不久是安倍任命的NHK经营委员出了问题,5名新任命的委员中,包括委员长在内的3人受到了舆论及国会的质疑。在看不到的地方,政府内部、自民党党内的各种暗斗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对于安倍首相提出的降低法人税、重启核电站、引进国外劳动者等等,内阁各大臣的看法开始变得不一致。

安倍组阁后在首相官邸安装了一块显示平均股价的电子告知牌。2013年看看这牌子,特别是看到股价一天天地升起来的时候,安倍心里乐滋滋的,但进入2014年以后,就很少有高兴的心情了。

“太多的人用股价来评价安倍经济学,这是通俗易懂,但股价下跌了,也同样通俗易懂呀。”安倍和身边的自民党政治家,不安之情溢于言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