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反华力不从心,越南政府进退两难

越南河静省——数百人骑着摩托车,高喊着冲进了李雪颖(音译)位于胡志明市北边的工厂,一心想要报复中国。其中一些人紧握着红金两色的越南国旗,将那些不知所措的保安逼到了角落里。他们破坏建筑、打碎家具、抢走电脑,高喊着“越南万岁”。在越南工业中心地带的其他一些地方,同样的场景也有上演。

越南以往也曾多次对抗世界大国。越南曾经赶走对本国实行殖民统治近百年的法国,后来又让美国遭遇了一场颜面尽失的失败。同样的精神也出现在了越南距今最近的意志较量当中,这一次的起因是中国试图将日益增强的实力投射到离越南海岸更近的地方。

然而,本周暴力事件所针对的目标——业已成为越南经济生命线的外国企业——让越南政府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政府助长了民众的愤怒,忽视这种愤怒会让它在国内遭受指责。另一方面,如果与宿敌中国进行一场无望取胜的战斗,又可能会危及越南与一些投资者的关系。在越南经历几十年的战争和腐败之后,正是这些投资者拉升了越南的经济。

“越南的官方历史几乎都是关于挺身对抗中国的,”《影与风:现代越南观览》(Shadows and Wind: A View of Modern Vietnam)一书的作者罗伯特·坦普勒(Robert Templer)说,“这样一来,当民众说自己正是在对抗中国时,政府很难指责他们。”

这种矛盾心理的标志之一是,暴力缓解后,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向数百万民众发了一条短信,一方面称赞抗议者的反抗行为,一方面也明确表示,他领导的威权政府不会容忍持续的动乱。

新闻机构报道称,这条短信的内容是,“总理要求并呼吁所有越南人发扬爱国精神,以合法行动捍卫祖国的神圣主权。不允许坏分子煽动有损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的极端行动。”

河静省至少有一名中国工人被杀,这里的许多工人都登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免得遭到镇压。但那些留下来的人坚信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与此同时,一些人对这些暴力行为表示了谴责,并且遗憾地表示,抗议者在盛怒之下把非中国企业当作了目标。

一些人认为,中国在越南沿海部署石油钻井平台的决定相当于入侵。许多人称,有关中国船只在钻井平台附近用水炮瞄准越南船只的刺眼报道激化了他们的愤怒情绪。

“我们是一个坚强爱国的民族,”一名中年工人说。他所在的工厂已经停产。

最近这场与中国的斗争始于本月初,当时中国将前述钻井平台移到了距越南海岸仅140英里(约合225公里)的地方,理由是相关水域属中国所有,中国还声称拥有南海大约80%水域的主权。中国的此类主张以及对东海的领土要求在整个地区引发了担忧,该地区的许多国家都声称,自己对这些资源丰富的战略性水域的部分区域拥有主权。

在曾经遭受占领的越南,民众认为中国的举动无异于挑战本国主权,由此产生了愤怒的爱国主义情绪。

批评人士称,越南政府惯于在政治上有利的情况下利用这种情绪。这一次,政府放任媒体报道相关争议,电视台也对中国发起了愤怒的声讨。此后,官方采取了非同寻常的一步,允许媒体报道和平的抗议活动。

一开始,各城市中心的抗议活动是和平的,催生了多姿多彩的照片,照片里的越南人挥舞着国旗,汇成了人海。然而,分析人士表示,接下来,由于胡志明市附近的工人和河静省的工人相继开始攻击外资工厂,使得越南政府措手不及。数十栋建筑被四处劫掠的人群纵火焚烧,或是被夷为平地,或是受损严重。

政府逮捕了400多人,并就商业损失发表了焦虑的声明。不过,对于越南的威权政府来说,平息钻井平台引发的怒火可能不像制止抗议活动那么容易。近年来,中国自身也在因海上争端和其他争议而起的反日抗议活动中尝到了类似的教训:起初得到容忍的抗议活动最终恶化成了针对日本工厂和办公场所的攻击。

在这次事件中,控制民族主义情绪也许格外困难,原因是越南和中国的关系极其复杂。中方曾帮助越南革命者和法国作战,并且常常被越南用作社会主义政策的样板。另一方面,中国也常常被越南视为侵略者,最近一次中越战争就发生在不久之前的1979年。

近期以来,中越两国政府都不愿意讨论那场战争,它因越南入侵柬埔寨而起,夺走了数以千计的人命。不过,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越南史教授、目前身处河内的彼得·B·齐诺曼(Peter B. Zinoman)表示,在两国结束敌对状态以后的多年之中,越南共产党一直在进行一场反华宣传运动,其中“充斥着极端刺耳的种族主义言论和比喻”。

今天的许多越南成年人就是在这种恶言谩骂的风潮下长大的,虽说与此同时,越共和中共已经补合分歧,两国政府也在设法扩大跨境贸易往来。

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崛起加深了许多越南人的矛盾感受。近年来,大量外资涌入越南,受到当地欢迎,其中也有中国投资人和承包商的贡献。不过,越南政府的批评者始终坚称,其中的一些投资只是让越共干部得了好处,对广大民众几无裨益。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称,中国将钻井平台部署到位的决定已经越过雷池,踏进了一片越南政府及其批评者能够取得共识的区域。

今年早些时候,越南报纸打破长期的缄默,报道了1974年的一次军事冲突,在那次冲突中,中国从南越手里夺取了对南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方称西沙群岛——译注)的控制权。部分是因为顾及南越人对这一耻辱的敏感,当局一直避免报道此事,然而,近期的新闻报道却对这场战役进行了英雄主义的描述。

到中方移动钻井平台之时,反华情绪已经在慢慢发酵了。

越南对中国的怒火已经“从知识分子和干部精英群体扩散到了工人群体”,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研究越南政治的荣休教授卡尔·A·塞耶(Carl A. Thayer)说,“这是一种新现象。这是民粹主义的压力。”

分析人士说,针对企业的暴力活动激增,这一事实证明其动机远比民族主义更为深层。他们称,抗议工人的行动还包含着对低工资和本国政府的怨恨。

越南事务专家坦普勒说,“我认为,暴力事件背后的愤怒情绪不光与反华情绪有关,与河内政府的腐败和无能也存在同样密切的关联。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引发了巨大的怒火,化解这股怒火的方法少之又少。”

不过,一些工人坚称,他们愤怒的原因没有那么复杂。

胡万恒(Ho Van Hang)说,“我们的怨气和工资无关,只和中国有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