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台商高管讲述在越恐怖经历

5月13日上午,台湾自行车车座生产商锋明集团(DDK Group Co.)首席财务长Eddy Peng到达该公司位于越南南部的工厂,他此行是例行公差。

24小时后,该厂遭到打砸抢,锋明的主要工厂被付之一炬,Peng和另外五位同事逃离越南,身上除了穿的衣服,只有一张信用卡。在他们身后冒着浓烟的工厂废墟中,一名已经身亡的中国工人躺在地上。这名工人在数千名越南抗议者持续了一天的破坏活动中遇害。在反华情绪的刺激下,抗议者们在该地区的很多工厂砸毁设备,火烧工厂。

以下就是Peng向《华尔街日报》讲述的那个恐怖一天的故事——

5月13日,周二,快到中午时,锋明在神浪第二工业区(Song Than Industrial Park 2)的工厂。该工业园区位于胡志明市东北约20公里(合12英里)。

Peng说,他是5月13日(上午)抵达越南的。他到办公室一小时后,大约11点至12点,听说(附近另外一个工业园区的)示威活动升级为一场大规模的抗议,有传言说抗议者正在朝其他工业园区进发,任何有中文标识的工厂都是他们的目标,不管工厂是大陆人的还是台湾人的。

据锋明称,该公司是全球第10大自行车车座生产商,拥有约5.5%的市场份额。该公司在越南胡志明市附近的一个工业园区有两个工厂,每年生产约700万个车座。一号工厂较大,占该公司在越南产量的70%。越南则占该公司总产量的70%。

下午12:30-1点,第一轮冲击

Peng说:一大群尖叫的暴民骑着小轮摩托车涌入我们的工业园,他们全都喊着越南话,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虽然工厂外面有保安,但这些抗议者撞倒了大门,冲进了厂区。我们的越南员工说,抗议者首先要求所有越南人都离开,他们声称越南工人已被中国人剥削得太久,而他们来这里是为了给所有越南人讨回公道。为员工安全起见,我们允许所有愿意离开的本地员工回家。

锋明集团在越南有超过600名员工。多数高级职位由台湾及中国大陆籍员工担任。该公司在越南有13位中国大陆籍经理,其中包括一厂的经理。

当日,四位级别较低的越南经理决定留下来与非越南籍的高级雇员待在一起。

第一批抗议者继续向前行进。

下午1-2点,第二轮冲击

Peng说:由于留在工厂里的人减少,抗议者掉头回来,并开始毁坏财物,他们中的许多人手里拿着金属和木质棍棒等武器。我们甚至看到有人拿树枝打碎门窗、玻璃和柜子。当时,损失不太严重,我们全都躲到宿舍里,而且还能悄悄地把计算机控制台等一些重要设备转移到宿舍里。

锋明集团的台湾和中国大陆籍高级雇员住在厂区里的不同宿舍。当晚,六位台湾籍雇员躲到了台湾员工宿舍。

下午3点至晚上,第三轮冲击

Peng说:大约平静了一个小时之后,袭击再次开始。更多暴徒进入厂区,开始随手偷窃,他们偷了电脑显示器、放在桌上的手机和所有他们认为能卖钱的东西。到了晚上,已经没什么可偷的东西了,暴徒就来到三层的样品陈列室,拿走了所有样品,比如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什么也没剩下。

晚上7点-8点 第四轮冲击

“我们一直躲在宿舍里。晚上,我们听到抗议者突袭公司宿舍搜寻中国人。我们非常害怕,于是就从后门溜了出去。包括我在内一共有六个台湾人逃了出来,什么都没带。到处都是暴徒,我们完全不知道要去哪里。然后我们听到台湾朋友说,在胡志明市附近有安全屋,我们就去了那儿。公司的一些越南籍员工脱下工作服留下来观察事态,并向我们报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公司保安用摩托车帮助Peng和同事逃走。在去往胡志明市的途中,一位越南籍员工碰到他们,借给他们一辆汽车。在他们要搭乘的航班起飞之前,这位员工还安排他们藏在越南朋友的家里。

晚上8点-凌晨2点

“在一号工厂被洗劫一空之后,暴徒将其烧毁。凌晨2点的时候,工厂有90%的地方被纵火,所有的设备都被盗或被烧毁。”

留在现场的越南籍员工报告了一个比锋明集团主要工厂被纵火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当他们进入工厂废墟的时候,发现了另一工厂的一位中国籍员工的尸体,这位员工之前曾在锋明集团操作设备。

越南籍员工说这位死者的遗体没有被折磨过的迹象,可能是死于烟雾窒息。而关于暴乱中死亡人数的报告一直相互矛盾。越南官员们曾声称有三人死亡,均在越南中部的一个工厂内。

Peng说,锋明集团只有一名非越南籍员工受伤:一名中国工人在试图从窗户逃生的时候弄伤了自己。

凌晨5点——胡志明市机场

我们凌晨五点左右到了胡志明机场。尽管外面还很黑,机场已经挤满了愤怒、害怕的台湾商人和家属。我们六个人只有一张信用卡。我们恳求航空公司把票卖给我们——价格多少都没关系。我们只想尽快离开越南。想象一下这样一副画面:六个高大的男人手忙脚乱地想离开一个国家。拿到机票时,我们中有几个忍不住失声痛哭。等待登机的时候,我们特意坐在离出人境检查最近的角落,因为我们听说抗议者正在朝机场而来,意欲阻止外国人离境。

下午五点——台湾

当飞机终于在台湾桃园机场降落时,我们的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机场是这样的美。

尾声

Peng说,他回到位于台湾中部彰化的家后,锋明的越南员工继续通过Facebook和Line上传工厂图片。

看着那些照片,我感到非常愤怒,但同时也感到无能为力,因为我没办法保护工厂。

Peng向锋明越南员工表达了深深的谢意,其中一些人为救他们、为保护工厂而不惜冒生命危险。他说,锋明经常通过筹款活动或向贫困家庭捐款为社区做贡献。

我被我们的越南员工深深地感动了。尽管主要工厂没有了,他们中仍有很多人回到工厂,试图尽力抢救出些什么。

当然,过去公司与越南当地雇员也曾有过争吵。越南籍员工举行过几次罢工,要求公司涨薪。每一次我们都能够理性和平地解决问题。我不能说我们的员工100%对他们的经理满意,因为我不能代表他们说话,但我们尽最大努力确保他们受到公平对待。

每一年都有越南籍员工得到晋升,在工厂里担起更多的责任。我们对越南籍员工的上升空间不设限。我们一直希望看到更多越南人走上中高层工作岗位。Peng说,从长远来看,这场经历动摇了锋明对越南的信心。锋明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对越南进行投资。

当然,这场暴动已促使锋明重新考虑越南的业务,将来会怎样我们还在考虑中,但短期、甚至可能长期内,锋明将不会增加对越南的投资。撤离越南、把业务迁移到台湾或其他国家也是锋明考虑的一个选择。

Peng说,短期内,锋明将把部分生产转移到公司在台中和中国大陆的两座工厂,不过这两座工厂的规模比越南被毁工厂要小,所以生产会出现延迟。

锋明越南二号工厂也遭受了洗劫,但受损情况不太严重。该工厂的台湾籍经理已重返越南,试着重启生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0日18:27 | #1

    试着重启生产??? 这不是找死么,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