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网络间谍战,中美各有千秋

华盛顿——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有名的网络战机构——名为61398部队,黑客圈子则称其为“注释组”(Comment Crew)——的一些成员提出了指控,由此转用刑事司法体系来加强自己的论点,即美国虽然每天都在从事以国家安全为目的的间谍活动,但这种活动与中国军方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间谍活动有很大的不同。

中方称这种不同是美国人的编造,目的是谋取商业优势。他们认为,寻找商业秘密是构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对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来说尤其如此。与此同时,尽管美国官员不愿承认,但华盛顿的观点在全世界的支持者确实比较少。比如,法国曾因从事国家支持的商业间谍活动而臭名昭著,此事发生在中国掌握这种形式的间谍活动之前很久。此外,如果愿意的话,中国领导人有充足的机会进行报复,让美国公司的日子更加难熬。

周一上午披露一项指控时,司法部长小埃里克·H·霍尔德(Eric H. Holder Jr.)重申了“我们的间谍活动不是为了美国企业”这一观点。这项指控的内容包括61398部队涉嫌窃取了有关核电站的商业秘密,以及美国一家太阳能公司的内部信息。有关核电站的秘密能让中国公司省去数年的设计工作,美国的那家太阳能公司则正在对中国的竞争对手进行商业投诉。

“受到指控的这些黑客行为似乎别无目的,只是为了让中国的国有企业和其他利益集团获利,代价则是美国企业遭受损害,”霍尔德说,“这是美国政府明确谴责的一项策略。正如奥巴马总统在许多场合说过的那样,我们收集情报不是为了让美国公司或美国商界获得竞争优势。”

根据去年公布的证据,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注释组的目标包括一些与中国国有企业直接竞争的公司,而这些中国国有企业不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提供了资助,经常还会让中国军方领导人获利。不过,这些公司绝不是中国间谍活动的唯一目标:出于不同理由,国防部长办公室、制造新型联合攻击战斗机的公司、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和《纽约时报》都被中国黑客组织列为了目标。

然而,美国能抱怨的范围很有限,因为美国自身也把中国的一些类似机构列为了目标——理由同样暧昧不明。因此,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起这个问题时,奥巴马只是强调了商业间谍活动,称使用国家情报工具获取商业优势的举动会造成大得多的危害。他说,美国可能会竭力了解中国的核武库,或是北京方面在中日领土争端当中的意图,但却不会从中国电信窃取信息来帮助AT&T。

检方的重点是最明显的商业案件,或许是因为美国认为,这种案件可以支持奥巴马总统的中心论点,即知识产权具有神圣的特性。

“这不是他们随便从后兜里掏出来的东西,”凯文·曼迪亚(Kevin Mandia)说,“这是压力合乎逻辑的升级。”去年,他所在的机构、火眼(FireEye)旗下的Mandiant公司编制了首份有关61398部队的公开报告。

但是,美国此举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夺回美国去年因前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泄密事件而失去的优势。斯诺登泄露的文件表明,奥巴马在谈论中方网络行为时所说的清晰界限其实往往比较模糊。

早在斯诺登带着大批文件走出NSA驻夏威夷办事处之前,事实就已经十分明显,那就是美国也免不了要从事商业间谍活动,前提是这些活动并不服务于特定公司的直接利益。

例如,需要支持贸易谈判的时候,美国经常从事以商业优势为目的间谍活动;20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为与日本达成协议而在一次重大谈判当中陷入僵局,美国便对日本谈判代表的豪华轿车进行了窃听。当时,最大的受益者将是美国汽车行业的三巨头和少数零部件供应商。人们普遍相信,美国还在以情报工作支持与欧洲和亚洲贸易伙伴的现行贸易谈判。但是,按照几届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的观点来看,这种做法理应受到抨击。

公司也可能成为目标。斯诺登泄露的文件表明,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服务器进行了深度窥探,后者是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和通讯公司之一。文件清楚地表明,NSA想知道华为究竟是不是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前线阵地,它是否对监控美国公司感兴趣。但是,此举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进入华为的系统,并利用这些系统来监视购买华为设备的国家。

华为官员称,他们不明白这与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有何重大不同。

但是,情报圈内人士并不认同这种逻辑。“我对此次控告表示欢迎,因为我国政府借此驳斥了我们与中国一样的错误观点,”曾担任NSA和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负责人的麦克尔·V·海登(Michael V. Hayden)说。他还说,“这样做很冒险,但我们此前毫无进展。”

这样做确有风险,因为中国已宣布将停止中美两国就互联网行为准则举行的小型对话,至少是暂时停止。

这些对话本已困难重重。上个月,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前往北京,强烈呼吁在中美两国之间建立一个关于网络策略的新沟通渠道。美国官员已经向中国介绍了美国的网络安全概况,并且强调,NSA并没有把它搜集到的信息交给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或谷歌(Google)。

美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促使中方向华盛顿提交一份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些部队的类似报告,这些部队据信是美国企业和政府网络所受攻击的主谋。截至目前,中方还没有作出礼尚往来的回应。

相反,中方否认解放军实施了网络行动。去年年初,《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关于61398部队的文章,文章详细讲述了该部队的一些行动,北京方面的回应是愤怒的否认。之后数周,该部队按兵不动。

接着,该部队卷土重来——它通过不同的服务器进行活动,针对的则往往是同一些美国公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0日15:58 | #1

    所谓的 狗咬狗

  2. 匿名
    2014年5月20日18:22 | #2

    还是中国军事实力太弱了,强大之后,就可以一边天天强奸美国和全世界,一边天天起诉美国了。

  3. 匿名
    2014年5月21日09:11 | #3

    这是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和共匪勾结的自取其辱!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