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美国试图占领谍战道德制高点

美国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周一上午宣布对5名中国军官提出刑事指控之际,美国和欧洲谈判代表正齐聚弗吉尼亚州,举行最新一轮贸易谈判。

鉴于过去一年里不断有爆料称,美国对欧洲外交使团从事间谍活动、以窥探谈判立场,欧洲人在看到美方起诉中国军官的新闻时很可能会露出些许轻蔑的表情。原因是,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美国对“好”间谍活动与“坏”间谍活动的区分并不总是如此清晰。

美国情报机构前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某些最敏感文件显示,美国的绝密情报“黑色预算”专门为贸易事务划出一块。该预算报告称,美国情报机构将“直接支持和加强”华盛顿方面的贸易执法、以及美国正试图通过贸易协议来维护的权利。

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在宣布针对中方人员的案件时,试图占领道德制高点。他表示,美国与中国不同,不会利用间谍活动的成果造福本国企业。

他的言论反映了美国政府的一贯口径,即在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与利用情报资源为本国企业提供直接优势之间作出区分。在宣布针对中方人员的指控几周前,美国一名高级情报官员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在这一行干了25年,从来没有与任何企业交谈过。”

不过,斯诺登泄露的文件显示,庞大的美国情报机器确实有某些部分是在刺探外国企业,例如攻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的系统。

美国官员坚称,这种情报工作与本国企业没有关系,而是为了理解整体经济趋势。在未直接提到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例子的情况下,另一名情报官员表示:“那与帮助美国企业在市场上竞争没有关系,而完全是为了评估国家稳定状况。”

在准备对伊朗以及近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时,华盛顿方面大量依靠经济情报部门的报告来谋划政策。“看起来我们是在针对特定的企业,但那可能是因为它们正在违反制裁。”上述第二名情报官员表示,“如果存在一种行为模式,我们就会予以关注。”

自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一直在加强研究俄罗斯能源行业,关注焦点从全球最大天然气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及其亲信在该行业的利益。

负责经济情报的美国官员承认,他们会拜会自己关注行业的业内高管,比如能源行业的高管。在能源行业,美国企业具有强大的信息收集能力。

“这里面没有什么‘礼尚往来’,”上述第二名官员表示,“我们与企业聊聊他们听说的情况,但我们只是倾听。”

斯诺登爆料后,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仍对美国的情报活动抱有敌意,但中国黑客攻击的案子表明,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存在一个利益一致的领域。

与美国同行一样,欧洲企业也对它们所称的中国人大肆窃取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的行为感到愤怒,它们也许在私下里欢迎美国官方采取更为强悍的姿态。

篇幅冗长、前所未有的起诉书详细描述了中国国有企业如何涉嫌聘用驻扎在上海的军方单位、在与美国企业的贸易诉讼中代表它们收集信息。

“这向世界传递出一个信息:对于一个之前笼统而不确切的指控,美国政府掌握了大量证据,”曾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网络安全事务顾问、现任职于美国何威律师事务所(Hunton & Williams)的刁明伦(Paul Tiao)表示。

欧洲既没有情报能力也没有政治能力采取这样的行动,尽管欧洲企业也有类似的怨言。另一方面,欧洲也无意与中国展开整体上的战略角力(这一点也影响着华盛顿方面的考量)。

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所长戴博(Robert Daly)在华盛顿表示,本案恰恰会影响到这种整体关系。

“这些起诉不仅不会解决网络间谍问题,对中国军官指名道姓、称其为国际罪犯,还可能会损害近期有所改善的两军关系,”他表示。

但刁明伦指出,本案仅仅是个开始。“在一个确立先例的案子中,头一项起诉总是最难办的,而且司法部已发出相当清晰的信号:这不会是最后一项起诉,”他表示。

“除非中国政府改变其做法,否则这可能会成为网络起诉的新常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