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印度迎来“莫迪时代”

持续一个多月的印度大选终于落下帷幕,人民党候选人莫迪成为最大赢家,将自行组阁,结束了印度政坛30多年的混沌状态。连任三届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之后,莫迪因“业绩突出”而获得总理之位,莫迪时代的印度能否重续古吉拉特邦的辉煌?地处中东与东亚之间的印度,自认为是桥梁国家(bridging state),而莫迪治下的印度或能够成为将印度带入一个新的崛起周期。

印度是一个令人迷惑的国家,常驻印度的英国记者爱德华·卢斯曾说印度的崛起是“不顾诸神”,同样,莫迪也是一个具有魅力的政客,2009年大选,印度选民拒绝了人民党和莫迪,美国地缘政治学家卡普兰认为这是印度选民的成熟,时隔五年,莫迪“满血复归”,是因为印度选民不成熟了吗?

并非如此,此次莫迪与国大党的拉胡尔·甘地之间的竞逐,不仅仅是一次常规的大选,更是印度经济发展道路的一次全民公决,也是印度选民对印度的家族政治、世袭政治的一次反叛。

“莫迪时代”的印度会呈现出更多发展主义的色彩,印度经济增长道路也会更加“常规化”,也就是依靠大规模工业化解决印度的贫困问题,单单IT产业并不能让这个12亿人口的国家进入富裕国家行列。

莫迪胜选是印度选民对家族世袭政治的反叛

莫迪是茶叶小贩的儿子,与尼赫鲁-甘地王朝的“小王子”拉胡尔·甘地的出身有如云泥。莫迪是素食主义者,也是激进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国民志愿团的成员,为了投身于宗教和政治事业而选择了独身,国民志愿团中的宣传干事就像其他教派中的教士一样,而莫迪曾经就是一位宣传干事。

2001年他当选为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在任期间推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该邦吸引的资金、创造的就业岗位都处于印度各邦之首,古吉拉特也被成为印度的广东。莫迪致力于提高政府效率,以经济发展作为政府的首要使命,呈现出东亚发展型政府的特性。

莫迪的政绩成为这次选举的最大资本,相比于对手拉胡尔·甘地,莫迪的优势不言而喻。

拉胡尔·甘地是名副其实的“总理二代”。尼赫鲁-甘地家族是印度最具有权势的家族,经过选票的认可,这个家族成为印度政坛的一张名片。

自上个世纪70年代英迪拉·甘地在印度实施紧急状态法案之后,国大党的信誉以及独大的地位也慢慢背销蚀,仅仅依靠血统无法获得多数选民的认可,绩效的合法性越来越重要。从80年代开始,印度政坛的多元化已经不可避免,人民党作为有力的竞争者登上政治舞台,国大党即便赢得大选也需要和其他政党共同组阁。

国大党总理曼莫汉·辛格是上个世纪90年代印度实施改革开放的谋划者,但是在第二个任期中,辛格如裹脚女人一样在改革上踟蹰不进。金融危机之后,印度经济增长率大幅度下滑,尤其是2013年之后,美联储退出量宽,印度卢布大幅度贬值,印度增长的神话不复存在,新任央行行长拉詹以反通胀为使命,提高利率,对黄金进口实施管制,卢布的跌至得以遏制。

在低增长与高通胀的情况下,国大党的信誉和合法性受到质疑,这次大选国大党可以说是完败,国大党在这几年实施的补贴政策并没有换回选票,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国大党政府不断派发补贴的红包,比如食品补贴、能源补贴等等,这种民粹主义的做法就像传染病一样会在大选之前蔓延,花钱买选票是一个低制度水平国家的通病。在选举过程中,也有不少国大党参选者被发现贿选,但有些选民即便拿到了贿赂还是将票投给莫迪。这其实也算是选民的一种精明和成熟。

印度的经济发展将是古吉拉特邦经验的推广

莫迪的胜选算得上是个人魅力的胜利,这意味着莫迪会有更大的自由空间,而不会像辛格那样受制于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莫迪的老乡“圣雄”甘地将印度的独立成功地变成了一场群众运动,而莫迪则成功地将发展经济变成了一场群众运动。胜选之后,莫迪在推特上用印地语写道,好日子来了。

莫迪的胜利也是古吉拉特邦模式的胜利,当选之后,古吉拉特邦的经验有望在整个印度推广。

卡普兰认为,“如果说现代印度精神存在地理上的中心,那这个中心就是古吉拉特。”的确,古吉拉特邦处于印度的西北部,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自中世纪以来,古吉拉特邦就是连接中东与东南亚的纽带,经商的精神成为古吉拉特人的基因,在美国闯荡的印度人多半来自古吉拉特邦。莫迪则将古吉拉特人的印度教信仰与精明的经商之道结合起来,在印度创造了古吉拉特奇迹。古吉拉特邦处于印度洋的顶端,更是亚洲大陆与印度洋之间的交接地带,是海上贸易网络与陆上贸易网络的纽带。

5月17日,莫迪在胜选后的第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要让21世纪变成印度的世纪,大国雄心可见一斑。更值得关注的是作为50后的莫迪大胆地否定了前任们的政绩:自1952年以来,四五代人已经被浪费。他要求同僚们不要再进行党派政治,而是代表国家。这种言论似乎与民主理念有所相悖,但却是莫迪胜选的重要原因,可以预见他在古吉拉特邦的施政风格会带到新德里。

在古吉拉特邦,莫迪建立了GIFT(古吉拉特国际金融技术中心)打造印度的迪拜,而古吉拉特邦的人口与韩国相当,莫迪的目标则是将古吉拉特邦达到韩国的发达水准,当他担任总理之后,可以预见,他将致力于在印度重现“东亚模式”。就人均GDP而言,印度刚刚摆脱低收入陷阱,挖掘印度几亿年轻人的红利还需要一场真正的工业化洗礼。莫迪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印美关系短期内不会太热络

由古吉拉特放眼看印度,印度同样被地缘政治学家斯皮克曼认为是边缘地带,美国中情局认为印度将在21世纪脱颖而出,成为世界政治中的“摇摆国家”,在中美之间、在中东与东亚之间,印度的摇摆难免会带来“蝴蝶效应”。

莫迪当选之后,美国对莫迪的态度来了180度转变,此前美国政府两度宣布莫迪是不受欢迎的人,两度拒绝给他签证,而第二次莫迪并没有提出赴美申请。原因在于2002年的古吉拉特邦骚乱,而时任首席部长的莫迪无所作为,甚至鼓励印度教激进分子对穆斯林的屠杀,莫迪以牛顿力学第三定律来辩解,每个组作用力总有一个与之相等的反作用力,2002年2月27日,58名印度教被穆斯林烧死,而28日,莫迪宣布为哀悼日。

印度教与伊斯兰教在北方邦的阿约迪亚圣城争夺由来已久,1992年印度教徒捣毁了伊斯兰教的巴布里清真寺,引起骚乱,死伤几千人,2002年印度角度要求在巴布里清真寺的废墟上建立印度教教堂。作为虔诚的印度教徒,莫迪的表现是有倾向性的,结果几千名穆斯林在古吉拉特邦被杀,莫迪一直没有为此道歉,西方国家以此不断谴责莫迪。此次大选中,2002年的事情也被不断提起,以此来证明莫迪是比较极端的宗教民族主义分子。

大选的结果令美国政府有些意外,对莫迪的不友好以及对他了解不多,使美国对印外交比较被动。今年2月,美国即将卸任的驻印大使鲍威尔与莫迪历史性会面,而美国国务院也表示莫迪以总理身份访美是没有问题的,言下之意,如果莫迪不当选,那美国的大门还是没有对莫迪开放。而胜选之后莫迪宣布国家关系并不是领导人私人关系,美国方面将其解读为莫迪已经放下恩怨,但这是不是意味着莫迪很快就投入美国的怀抱呢?

未必如此。莫迪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有人将他与安倍进行类比,还有人认为莫迪是李光耀和希特勒的合体,至少从目前的信息判定,莫迪没有理由成为美国的铁杆朋友,至少短期来看是这样。

民族主义的穆迪与多元主义的印度

在像印度这样一个多元主义国家里,宗教民族主义是行不通的,印度有1.5亿穆斯林,仅次于印尼和巴基斯坦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第三大国家。卡普兰可谓一语中的:“英国人和我们所指的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目前是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天堂,这片区域’根本不是边疆’,而是印度-波斯和印度-伊斯兰连续体的’心脏’,近千年来一直从中亚高原延伸到次大陆湿气弥漫的低地。”从文明史的角度而言,印度是不同文明冲洗过的层积,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冲突是这种历史层积的必然产物。

当世俗政治无法满足个体的认同之后,寻根之路就开始了,印度教本来并不是统一的宗教,但是经过莫卧儿帝国和大英帝国的统治而被整合成一个统一的宗教。莫卧儿帝国的大陆性与英帝国的海洋性同时遗存于当代印度文化之中。印度教徒是印度主要的宗教信仰,但印度又处于从中东到东南亚的“穆斯林之弧”的中间地带。从开伯尔山口南下的穆斯林征服者改写了印度的历史,而极端的穆斯林则给印度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印度国内遭受恐怖袭击的频率与伊拉克相当。

印度的历史框定了莫迪的政策空间,2002年之后,古吉拉特邦没有再发生类似的骚乱,莫迪的政策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而2014年的大选算是对莫迪政绩的一次考核。印度除了有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之外,还有耆那教、锡克教等,宗教、语言的多元性使联邦制和民主制成为印度为数不多的选择。作为总理,莫迪需要超越印度教的视野,而将印度置于全国乃至全球的平台上。即便如此,莫迪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恐惧依然存在,而且这种恐惧成为团结印度教徒的一种粘合剂。

印度是欧亚大陆伸向印度洋的巨大半岛,但是海洋性和大陆性并存,陆上的纠纷和威胁是印度很难将主要精力投入海洋之上。四次访华的莫迪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比较认可,但这并不意味着在领土问题上能够做出妥协。在中印有争议的阿鲁纳恰尔邦演讲时,莫迪声称捍卫每一寸土地。中印之间会不会因为朝野更迭而出现波动,的确值得关注。

1962年的边界冲突冲突已经成为印度尤其是陆军的痛处,历史的恩怨加上边界的纷争使“中印大同”的理想很难实现。去年中印边界的帐篷对峙及其中印边界危机管控机制的建立,意味着中印边界争端可能在短期内无解。

不能不说,东亚地区越来越处于一个民族主义被激活的时代,当民族主义的幽灵被激活之后,妥协等同于懦弱,纷争就会在不经意间爆发。莫迪虽然欣赏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但未必会在情感上接近中国,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可以约束冲突的升级,但却不会将纷争根除,另外,经济是大国成长的重要因素,经济越发展,大国的雄心壮志随之增强,纷争就更难免了。

对于中印而言,最终需要承认彼此的大国地位,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而这需要一段相当长的磨合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5月21日01:17 | #1

    观点太主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