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占中,最终是一场世代之争

自由撰稿人 吕意

说占领中环,提出此方法的香港大学教授戴耀廷强调,此为手段而不是目的;的确,如果没有了占中,这次所谓的终极普选,在香港社会能惹来多少市民关注?

同样说占领中环,年青一代想的,是真正的占领,是行动而不只是手段,他们要求的公民提名正不断被政府说成不合基本法,让行动更是如箭在弦 。

这某种程度上解释了香港教育局长吴克俭上周就占中的发言,他说占领中环不可能不违法,学生参与占中,可能会影响升学及就业,参与违法活动有被定罪及留有案底的可能。

以上这些话出自教育局局长口中,当然会影响教育界对占中的看法,甚至造成压力。

香港家长担心抗争的后果

可就算吴克俭今天不是教育局长,而是重操故业作人事顾问,他也很有机会说相似的话,这是因为香港社会功利实际,不少家长花尽心力去培养子女,自然会担心子女会因为反抗行为而出现任何问题,到最后影响升学和就业的机会。

这些担忧也合理,因香港工作环境从来不利抗争,其中就如这么多年,香港还是没能有加强工会力量的集体谈判权。

可对年青人而言,为了一份工,而没有了他们心中美好的香港,前者不一定被后者重要。

至于为争取普选组成的真普联,巳经接近解散,这组织包括被视为温和派的民主党,他们不满组织当中的激进派,于5月初占中商讨日时不支持普选联提出的的政改方案,最后令6月的民间投票方案都会有公民提名。

世代决定做法和策略

可是不论中央代言人或港府官员,都口径一致说公民提名不合基本法,这代表政府方案一定不会有公民提名,可现在民间方案中都有公民提名,那结果只有一个,就只有占中;这种情况,对温和泛民主派而言并不理想。

大部份泛民温和派成员巳经或接近60岁的,他们和主张占领的20岁大学生,一样对中共不信任,同样不认为中共会无条件给港人真普选,他们的分野在做法、在策略,而差异正源于不同世代对香港的看法和感受。

若把香港争取民主选举的时间线往前推,1988年香港人为主权移交而惆怅,当时开始出现要争取民主的声音;到了1989年,因为中共镇压北京民运,令香港人对主权移交有更大的恐惧,有人选择移民,留下来的希望有更多的民主。

今天香港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不少都是由当年走过来的。这些当年30岁、40岁的人士,二十多年来都在香港的政治圈中渡过,但是坦白一点说,这些现在巳经60、70岁的民主派人士人能够为未来争取到什么,其实和他们政治生涯的巳经没很大关系。

这个基本设定决定了他们大部份人对占中的态度。

等退休和等抗争

这可不能怪任何人,就像一名巳经工作多年的员工,短时间内便会退休,你认为他会进行惊天动地的改革吗?他们或许希望可以为下一代开拓一个更美好的环境,但你认为他会把退休金都押下去为年青人开路吗?

这是人性。现在主张温和手法的都是上一代人,他们希望能够为年青一代,从中共手上取得真普选,所以他们希望把温和和中间派的港人都拉进来,加强和中共讨价还价的力量。

可是年青的一代,尤其是90后的一代会怎样想呢?当然更多的90后对政制发展是漠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如何和“新香港人” ,特别是那些在港念大学的大陆学生竞争。

但是愿意站出来那些年青人,以学民思潮黄之锋为代表的90后世代才刚到或不到20岁,他们还有40、50年要生活在香港,倘若香港仍然是小圈子特首,又或是由中共钦定的人才能成为特首候选人,民主政制遥遥无期的状态如现在般一直下去,是无法接受的。

等待别人坐下来和中共权力代理人谈判可靠吗?不要忘记这些新一代是在反对中共于香港实行国民教育中走出来的,经验让他们知道,只有直接走出来反抗才是力量,而台湾太阳花学运的成功,更是激励。

回看教育局长就占中的言论,说得平常如家中长辈斥责年青人不要搞抗争,因政改而生的占中,最终是一场世代之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噗哈哈
    2014年5月21日11:08 | #1

    莫名其妙。有空占领中环,没空去反裙带资本主义剥削阶级,没空去反“李家的城”“李家的港”?

  2.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21日06:24 | #2

    无礼咬三分,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