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商人與權力的危險交媾

近日在湖北宜昌逗留期間,獲知被羈押當地的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出事原因之一是曾出資為前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請「大師」測算官運。這令我發笑的同時,也替汪俊林和郎酒集團感到惋惜。由於主帥不在軍心不穩,郎酒業績大幅下滑,曾經的明星企業面臨覆頂危機。
除了汪俊林外,此次隨四川政壇地震一起坍塌的還有成都國騰實業集團董事長何燕、四川明星電纜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廣元、成都會展旅遊集團董事長鄧鴻等企業家。他(她)們令我想起2008年出事的黃光裕以及更早之前的賴昌星。
想當年,黃和賴都是因為走上和權力交媾的不歸路,成就「商業王國」的同時,也埋下了滅亡的種子。
對於這二人的命運,我首先感到惋惜。賴小學文化,黃初中未畢業,最後都將事業做到了巔峰狀態。雖然其中有權力的關鍵因素,但你不得不佩服這兩人的「經商天賦」,頭腦比一般人要靈活的多。這樣的奇才最終被毀掉了,自然是值得惋惜的。此次出事的汪俊林、李廣元也都是明星企業家,商界翹楚。
其次,我儘管不贊同他們與權力交媾的做法,但對此有相當的理解。如果回顧中國的歷史,你會發現黃和賴的故事曾經多次上演過,劇情是多麼的雷同。
「紅頂商人」胡雪巖就是一個代表人物:他從錢莊一個小伙計開始,通過結交權貴顯要,納粟助賑,為朝廷效犬馬之勞;洋務運動中,他聘洋匠、引設備,名氣初現;左宗棠出關西征,他籌糧械、借洋款,立下汗馬功勞。幾經折騰,他由錢莊伙計一躍成為顯赫一時的紅頂商人。
即便如此,胡雪巖也不得善終,悲涼收場,在慈禧下令革職查抄、嚴加治罪的詔書到來的前一天,黯然離世。表面上胡雪巖生意的失敗是由於他野心過大,急於擴充,出現決策性失誤,使錢莊因缺乏流動資金而被擠兌,致使其經營的生絲鋪、公濟典當、胡慶餘堂等紛紛關閉。但導致胡生意失敗的真正原因是政治敵人的打擊。胡雪巖雖聰明一世,與官場人物交往甚密,最後卻因為不諳官理、剛愎自用、不懂變通而成為左宗棠與李鴻章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成為李鴻章排左先排胡,倒左先倒胡策略的犧牲者。
成也錢權交易,敗也錢權交易。政治的陰暗和凶險,非一般人可以了解。即便是捲身其中的商人,也畢竟是商人,最得意時也可能最危險,淪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此次四川商人出事的幕後就有政治鬥爭的影子,呼之欲出。
既然知道政治凶險,為什麼這些聰明絕頂的商人最終還是捲入了政治漩渦,為什麼他們不「在商言商」而非得「在商涉政」?
我想,這其中固然有個人的選擇,例如當年的牟其中,他在墜落前的鼎盛時期就多次公開流露過他的政治情結;但對於更多的商人來說,最終和政治結盟,既是為了尋求保護,更是為了獲得權力手中的資源。這一點和當年的胡雪巖,沒有什麼區別。
私人或民營企業,相比它的國有企業對手而言,天生就處於劣勢地位,不但貸款難,而且很多行業的准入門檻高,還經常遭遇各個方面的打壓以及非法的「敲竹槓」。
如果沒有政治上的庇護,私人或民營企業想做大,幾乎不可能。在當今中國,想找一家在法律上沒有任何瑕疵的私人或民營企業,大概是徒勞了。
往往是這樣:當民企老闆第一次嚐到和權力結盟的甜處後,他(她)就再難收手了,只能是越陷越深,難以自拔,將自己置於不可測的風險之中。人們經常吃驚於某個風頭正健的民企老闆突然落馬,其實有些老闆被查之前,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因為只要與權力進行了交媾,就一定會留下許多可以追查的痕跡。
相對他的政治夥伴來說,商人處於劣勢。政治人物出事了,還可以官官相護,商人自保的資本唯有錢財,唯有出逃。一旦逃不出去,等待他(她)的就只有坐牢了,辛辛苦苦打拼起來的事業也往往一蹶不振。
十年前,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就激烈批評「權貴資本主義」導致大量的錢權交易,大面積的貪污腐敗。我認為當下看似雷霆般的反腐並未從根本上改變這一狀況。因此,以前有賴昌星、黃光裕,今天有汪俊林、李廣元,未來一定還會有其他的民企老闆因為與權力的交媾而出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