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放水”

好多人动辄就喊要“放水”了,煞有其事,就开个帖子说说“放水”
我认为,这些年,包括刚刚过去的2013年,“水”一直很大,一直在“放水”
在这种情况下,还谈何赶快再“放水”呢?

1、“水”一直在放,放个不停
(1)关于M2
M2基数很大,关于M2/GDP有很多种议论,解读各不一样,但有一点共识,就是M2很大;刚查了一下,2014年4月底,M2是116.9万亿。

基数大了, 增长效应就很明显,30万亿的时候,20%也就是6万亿;现在100多万亿,10%就是10多万亿。

况且,M2的增速并不低,2013年4月底,M2是103.2万亿,增速超过13%。

(2)关于“影子银行”
过去几年,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发生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那就是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比重下降到了50%多一点——要知道,过去,融资主要靠贷款,要占到90%左右才对呀——这种巨大的变化,就是“影子银行”的坐大,以至于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贷款创造货币,直接融资并不创造货币——换句话说,已经不能仅用M2来衡量“水”大不大、是不是在“放水”了,还要看到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看到直接融资的规模。正规的债券和证券市场这一块变化不大,就不说了。这几年,比较热的词是什么?是“银行理财”、“信托/资管”、“同业”、“非标”,“地下钱庄”、“高利贷”,乃至近一两年的“互联网金融”、“P2P”、“余额宝”,说来说去,就是“影子银行”了,明着算,已经贡献了社会融资规模的30%,实际上,算上因被包装、非法等各种原因没有纳入统计的部分,“影子银行”的规模可能比统计出的数字还要大不少。

总之,从“影子银行”来看,“水”也很大。

2、“放水”不解决问题
中国经济问题是“结构性问题”,所谓消费需求不足,病根在财富分配不平衡,这也是由来已久的问题。
要解决结构性问题,就要瞄准结构,狠抓改革,下决心缓解乃至解决财富分配问题,走上长治久安之路。

在“水一直在放,放个不停”的情况下,加大“放水”的力度会有什么后果呢?
(1)刺激需求的效果减弱,且导致结构性问题恶化
假设加大“放水”力度,一个后果是,刺激投资需求,但2012年的实践表明,刺激效果在减弱,基本没什么效果了,关于这一点,问问实体企业就知道了,谁还会像过去一样大干快上呢?这是要作死呀(no zuo,no die)。非但刺激效果减弱,更要命的是,投资连接现在和未来,扩大当期投资只会让未来消费需求不足问题进一步恶化——也许能拖到明天,但会死的更惨烈。

(2)金融风险恶化
假设加大“放水”力度,另一个后果是金融风险恶化,一旦成为系统性风险,就是金融危机了。

无论是增加货币供给量,还是放任“影子银行”膨胀,其结果必然是信用滥用:(a)不符合融资条件,原本融不到资的拿到资金了;(b)融资成本上升了,进一步挤压融资企业盈利空间;(c)如果不发生通胀,那必要是发生资产泡沫了。实际上,“影子银行”的资金流向是很集中的,就是房地产领域,以地方平台公司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以及贷不到款的煤矿、钢铁、造船等工业领域,把“水”放给这些企业,只会让金融风险逐步累积和恶化,甚至有成为系统性风险的可能。至于“体内循环、借新还旧、苟延残喘”,拖到明天再死,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3、长治久安之路
当前经济增速和以前比,是低了一点,但还在合理区间里。其实,岂止是在合理区间,应该说7.4%也堪称惊艳。不要说7%,就是5%,和所谓的“现代经济增长”相比,也称得上是奇迹。

前面提到,“放水”不解决问题,要解决消费需求不足问题,必须解决财富分配不平衡问题,这是长治久安之路,但也是需要长期坚持才能看到效果的道路,想立竿见影不可能。兼顾当前和长远,在宏观政策上:
(1)货币政策要稳,一是防止通胀,二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要保持适度宽松,保障流动性,主动作为,让基本面不错的实体企业能过得去;又要严守标准和底限,不能谁都救,该淘汰的企业就要淘汰,该挤的泡沫必须要挤,该去的杠杆必须要去,这也是保持良好经济生态的必要条件。

(2)财政政策要收敛,要配合“深化改革”和“简政放权”。一要减税;二要规费,该取消的要取消;第三,财政收入下来了,相应的支出也要削减,所谓“简政放权”,同步放下的还有责任,相应的财政支出完全可以取消。减税削费,配合简政放权,收支平衡完全没问题。

(3)建立以就业为中心的经济调控体系。
第一,以人均收入指标取代人均GDP指标,给地方政府正确的引导,不要再直接考核GDP了;
第二,以就业率配合GDP增速,作为指导宏观调控的指标,不要GDP增速相对低一点就惊慌失措;
第三,产业管理部门要转变思路,少管点企业,着力创造秩序和环境,促进企业生产率水平的提升,特别是要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
第四,政府要重视教育和培训,向贫困和落后地区倾斜,强制实施12年义务教育,提升全社会劳动力素养,提高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能力;
第五,政府支出除了必要的“投资性”支出,要尽量扩大“消费性”支出。

总结一下,“水”一直不小,在这样的基础上,再“放水”有百害而无一利——进一步“放水”就不要指望了。要解决当前遇到的问题,还要深化改革,从解决财富分配不平衡入手,解决消费需求不足问题,走上长治久安之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