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西方制裁促使普京转向中国

几个月来,各方一直预期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访问中国的核心事项是签署一份长期供气协议。

国有控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谈判已经拖了10年,但在乌克兰危机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恶化之际终于接近完成。

据中国和俄罗斯消息人士透露,双方仍在就定价条款讨价还价。昨日,普京在动身前夕对中国官方电视台表示,天然气谈判“接近完成”。接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一名人士表示,即使未能在价格上达成最终协议,双方也可能签约。

因吞并克里米亚而承受西方压力的俄罗斯总统想证明,他的政府并不孤立,而是拥有会助它对抗欧洲、尤其是对抗美国的合作伙伴。“我们与(北京)在主要国际问题上的立场相似,甚至相同,”普京对中国媒体表示。

一名资深的俄罗斯政府官员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们非常赞赏北京方面没有进行任何说教,并且尊重和理解我方在这场危机中的国家利益。”

虽然中国迄今非常谨慎,避免在乌克兰危机上完全站在俄罗斯一边,但它也避免公开批评莫斯科。中国外长王毅最近表示,中俄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阶段”,其主要特点是“双方高度信任”。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义桅昨日表示:“乌克兰危机和西方的制裁正迫使俄罗斯转向东方。”中国此前已受益于美国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天然气价格下跌。

但是,即使达成了天然气协议,俄罗斯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仍将高度依赖于欧洲市场。首先,对中国的供应要到2010年代结束之际才能开始,因为这家俄罗斯集团计划投入700亿美元开发俄东部的气田,并建造一条通往中国边境的新管道。

输气开始后,流量将相当可观,但仍比俄罗斯对欧洲的出口小得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国之间的讨论设想初期每年出口380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目前中国消费量的23%、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目前出口量的16%——之后可能增至610亿立方米。

两国之间的双边贸易额去年达到900亿美元,仍相对较小。中国与欧盟的贸易以及中美贸易,分别是中俄贸易的5倍和3倍。

“中俄关系处于良好状态,并将继续改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成晓河表示,“但我们必须看到,两国如何把他们的政治互信转化为具体行动和经济效益。”

俄罗斯政治精英阶层的许多成员乃至普通民众仍对中国抱有深深的戒心。这种不信任在一定程度上缘起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与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翻脸,当时毛企图把中国从苏联的追随者转变为苏联的竞争对手。

还有人担心,人口稀少、资源丰富的俄罗斯,有朝一日可能被快速增长和日益强大的中国近乎殖民。

近几个月来,莫斯科也在加紧努力与亚洲其他国家发展经贸往来。俄罗斯希望日本和新加坡提供技术,希望印度采购更多俄制武器,而日本、韩国和印度企业也正投资于西伯利亚的制造业。

“中国肯定会扮演主要角色,但绝不是唯一角色,”俄罗斯科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远东研究所(Institute of Far Eastern Studies)所长米哈伊尔•季塔连科(Mikhail Titarenko)表示。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协议是预期将达成的诸多协议之一

对自诩拥有世界最高营运利润的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而言,各方期待已久的与中国之间的交易已几乎变得具有生死攸关的重大意义。

“达成这笔交易将向西方发出一个重要信号,即俄罗斯并没有被现有的制裁措施孤立,而是有大把机会与亚洲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分析师莱斯利•帕尔蒂-古兹曼(Leslie Palti-Guzman)表示。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主要客户欧洲正在物色替代供应来源,原因是乌克兰危机使各国政府受到巨大压力,要求他们切断与莫斯科的关系。

在普京和习近平预计将要签署的多达30份协议中,将包括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和中国投资公司(CIC)的3个新的联合投资项目。

由这两个主权财富基金共同出资设立的一只20亿美元的基金,计划为跨越中俄界河阿穆尔河(Amur river,中国称黑龙江——译者注)的首座大桥提供建设资金;与前高盛(Goldman Sachs)银行家方风雷建立的厚朴基金(Hopu)联手投资于物流提供商普洛斯(Global Logistic Properties)的中国部门;以及与中国企业永泰红磡(Vcanland)合作,在俄罗斯和中国发展旅游和大型项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