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越南继续指责中国并试图安抚外资企业

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 )指责中国在有争议海域架设 井平台的举动“严重威胁和平”,与此同时,河内也试图劝说外资企业继续留在该国。越南此前发生的排华暴乱导致该国一些工业区内的外资工厂遭受损失。

台湾已经拒绝了阮晋勇提出的对在上周暴乱中遭焚烧和洗劫工厂的赔偿计划,一家台湾钢铁企业还威胁称,不会恢复一个在建钢铁厂的建设活动;该厂建成后有望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钢铁厂。这些都凸显出越南在恢复其作为一个制造业中心的吸引力时所面临的挑战。

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Formosa Ha Tinh Steel)董事长林信义(Lin Hsin-i)表示,越南政府必须给出肯定和明确的保证,即包括承包商在内的该公司员工以及公司资产未来将获得充分保护,否则将不会继续建造上述钢铁厂。

台塑河静钢铁是台塑关系企业(Formosa Plastics Group)旗下公司,台塑关系企业是台湾领先的企业集团,是越南的主要投资者之一。台塑河静钢铁已从5月14日起暂停了上述钢铁厂的建设活动,工程延误每天估计会带来1,000万美元的损失。该钢铁厂的工地在暴乱中遭洗劫并被部分焚毁。工厂建造承包商之一的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Metallurgical Corp. of China)周二表示,公司有四名员工在暴乱中丧生,还有100多人受伤。

这一后果突显出越南在未来一段时间采取措施安抚外国公司的重要性,该国要说服外国公司,这次暴乱是异常事件,外国资产和员工是安全的。暴乱的导火索是越南人对中国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 中国称西沙群岛)附近部署 井平台一事感到愤怒,中越两国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该岛目前在中国的控制之下。

越南河静省和平阳省工业园区发生的暴乱活动造成的确切死亡人数和死者国籍尚难以确定。越南外交部周三表示,骚乱导致三名中国人死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两名中国人证实死亡,其他两名死者的身份尚未确定。他呼吁越南对暴乱事件展开调查,严惩参与暴力事件的有关人员,赔偿中国企业和人员的损失。

周三越南总理阮晋勇在出席世界经济论坛东亚峰会(World Economic Forum on East Asia)前夕在马尼拉参加午宴时表示,中国的许多活动违反了国际法,严重侵犯了沿海国家的海洋权益。

中国没有参加由菲律宾主办的此次峰会;菲律宾与中国之间也存在领土争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承认,菲律宾和越南作为海洋国家以及兄弟国家面对共同的挑战,并力促两国之间继续展开合作。

虽然上周的暴力事件是由对中国大陆的怨气引起的,但台湾、日本、韩国和其他外资企业也在暴乱中遭洗劫。据台湾政府称,分布在越南四个省的224家台资工厂被破坏,其中有18家遭纵火。

周三抵达越南的台湾经济部官员连玉苹表示,越南的提议“不及台湾的预期”。这些提议大多为各种税项减免措施,包括允许受影响企业至多延迟两年缴税。连玉苹带领了一个政府代表团赴越南评估损失,并争取越方赔偿。

台湾并未给出新的提案,但暗示作为最后的选择,台湾将和其他政府进行合作,来增强其在谈判中的地位。

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Midea Group Co.)已在越南停产。抗议者在5月13日破坏和洗劫了美的集团越南工厂的设备。美的集团一位媒体经理称,公司仍在对损失金额进行评估,将要求越方给予赔偿。

他还称,交货延误将在所难免,美的集团可能还会重新评估在越南的投资策略。

2007年,美的集团在胡志明市附近设立了一家工厂。考虑到成本效率,该公司又在去年将电风扇生产厂从泰国迁到越南。

美的集团上述媒体经理称,公司恢复生产的速度取决于当地政府将采取何种合作措施。他说,就他所知,该公司的41名中国工人和大约600名越南工人之间不存在紧张态势,而且该公司的越南工人没有参加上述袭击。

近年来,中国的人力成本不断上升,这使得越南吸引力有所增加,外国生产企业更愿意将越南看作一个低成本替代选择。官方数据表明,截至3月份,日本在越南进行的外商投资最多,随后是韩国、新加坡和台湾。不过,就未来投资承诺而言,韩国去年排在了榜首,金额为37.5亿美元,其次是中国大陆,金额为22.8亿美元。

外国投资者希望,越南加入计划中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美国和11个亚太国家之间的一项综合性贸易协定,简称TPP)能够拓宽其进入越南的渠道。分析人士认为,越南是这个贸易集团中最大的赢家,他们说,加入TPP能提振越南的出口,因为这会降低美国进口越南商品的关税。

但分析人士表示,若要外国投资不断进入,越南政府必须让投资者恢复信心。

KPMG台湾所(KPMG Taiwan)的执行长于纪隆(Winston Yu)称,这次暴动可能只是一次性事件;对越南来说,这是一个危机,但可能也是一个转折点,一个机会,让这个国家证明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其所说,是一个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目的地。

台湾自行车生产商Asama也遭到了严重冲击,该公司在越南的工厂被烧,全部库存被窃或遭损毁,该公司已将全部生产转回台湾。该公司财务部副总裁Jenny Fang称,该公司正在重新评估其在越南的中长期投资计划,并表示,损失初步估计超过300万美元。

Fang表示,某种形式的税项优惠是必须的,但条件必须比该公司首次投资越南时更加优惠,因为该公司不得不全部从零开始。

在被问及该公司是否正考虑完全撤离越南时,台塑河静钢铁的林信义称,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他表示,公司为该项目留置的资金超过100亿美元,公司没法迁走一座110米高的高炉然后离开。

但林信义称,提供相关保障对于该钢厂建设的继续进行必不可少,并指出,该钢厂的承包商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Metallurgical Corp. of China, 简称:中国中冶)已将3,000名工人撤回中国。他表示,如果这些工人的安全不能得到保障,他们就不会回来为台塑河静钢铁工作。

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驻胡志明市的会长汤森(Marc Townsend)称,尽管还没有美国公司宣布撤离越南的计划,不过人们现在都很紧张,他们都在寻找其他机会,但暂时可能不会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