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用NSA情报活动反击美国间谍指控

华盛顿——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从未提到过,当侵入大型国有油企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的电脑时,它在设法寻找什么,然而,愤怒的巴西人做出了猜想:公司内部关于巴西海上石油储备的大批数据,亦或向外国公司发放勘探许可的方案。

NSA也没有透露,它深度侵入中国电信的计算机系统意欲何为。中国电信是为该国大小城市提供手机和互联网服务的规模最大的供应商之一。不过,NSA前承包商雇员、目前流亡俄罗斯的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披露的文件几乎毫无疑义地显示,其主要目的是了解中国军队的情况,因为军方人员会忍不住使用商用网络收发信息。

NSA对中国互联网交换设备巨头华为和总部位于香港的海底光缆运营商Pacnet的意图则更为明显:一旦掌握了这些公司的专有技术,NSA就能获取始终在美国之外往来的无数日常通话和电子邮件记录。

还有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反垄断事务的委员华金·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他没有经营公司,可是惩罚过包括微软(Microsoft)和英特尔(Intel)在内的许多公司,而且刚刚和谷歌(Google)达成了临时协议,而该协议将大大改变谷歌在欧洲的运营模式。

在以上的每个例子中,美国官员均私下里坚称,美国从未代表本国的特定企业采取监控行动。不过,政府没有否认,会为了提升美国经济优势而进行常规情报活动,而这些活动切合美国就如何保护国家安全所做的广泛定义。官员们说,总之,尽管NSA不能监控空客(Airbus),再把结果交给波音(Boeing),但它却可以随心所欲地监控欧洲或亚洲的贸易谈判代表,并利用监控结果帮助美国贸易官员——而且由此引申出去,还将帮助他们试图支持的美国产业和劳动者。

现在,NSA监控世界各地企业的每个案例,都成了中方自辩的重要论据。中国认为,奥巴马政府起诉五名人民解放军成员的举动,为资本主义的虚伪性注入了新的含义。在中国看来,美国自行设计了规则体系,定义了“合法”监控和非法监控的范畴。

中国辩称,该定义的目的是让美国经济获益,因为它是以私营企业的知识产权不可侵犯为中心建立的。在中国的思维中,该定义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予NSA尽可能宽泛的权利,使其能够毫不顾忌当地法律,监控从中国到沙特阿拉伯等地的国有企业、乃至私营企业的通话或电子邮件讯息,只要它们参与了在美国看来对其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活动。NSA称其在全球范围内都遵守美国的法律,不过也承认,其他地方的法律对它的行动不构成障碍。

“中方要求美方就针对中方的网络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作出清楚的解释,并立即停止此类行为,”中国国防部在周二发表的一则声明中表示。为把本国的61398部队的行为——即美方在周一宣布的针对五名中国军人的起诉书中提到的网络战行动——和NSA的行为划上等号,中国采取了广泛的举措,这则声明就是其中之一。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是一个明显的佐证。在美国看来,巴西的能源政策就是在这家国企内制定的,公司和政府可视为一体。因此,基于与美国窃听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通话相同的理由,NSA作为搜集外国情报的机构,有权刺探这家公司。去年9月,罗塞夫在联合国谴责NSA,说该机构的活动等同于“违法了国际法”,是对巴西主权的“侮辱”。

实际上,NSA对国有石油公司的痴迷,和中国对美国高科技企业的痴迷如出一辙。沙特阿拉伯、非洲、伊朗和墨西哥的国有油企常常成为美国的情报目标。美国官员称,刺探公司信息以获取经济政策情报,与实际上窃取公司机密有所区别。

国家情报总监小詹姆斯·R·克拉珀(James R. Clapper Jr.)在NSA的一些资料于去年首次被泄露后表示,“正如我们已多次表示过的,我们绝不会利用我们的海外情报能力,来为美国公司窃取外国公司的商业机密,也不会把我们搜集到的情报交给美国企业以强化他们的国际竞争力,或增加他们的收益。”

官员们说,NSA实施该政策的一个原因是,和中国不同,他们不知道该帮哪家公司,是去帮苹果(Apple)却不帮戴尔(Dell)?还是说去帮谷歌却不帮雅虎(Yahoo)?

不过,在阿尔穆尼亚的例子中,NSA窃听的数据流极有可能是高度针对特定公司的。阿尔穆尼亚当时正在处理涉及苹果、摩托罗拉移动公司(Motorola Mobility)、英特尔和微软的反垄断问题。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公司从能获得此类情报的美国官员那里搜集到了什么信息,假如他们确实有所斩获的话。不过,前情报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无法获得任何可能有助于加强竞争的情报。

美国官员有时会刺探一些企业的情报,原因是他们怀疑这些公司在有意或无意之中成为了朝鲜或伊朗的技术供应商。伊朗在纳坦兹的主要核浓缩工厂中,离心机所使用的工厂控制器主要由德国电信公司西门子(Siemens)生产。美国和以色列设计了旨在袭击西门子设备的“震网”(Stuxnet)蠕虫病毒——该公司是否知道自己的机器受到了美国和以色列的攻击,至今还不清楚。不过,美国官员可以辩解说,在本案中,NSA的目标是国家安全,而非公司竞争力。

与此相反,当61398部队窃取西屋电气(Westinghouse)和美国铝业公司(Alcoa)的情报时,它是在窃取对方进军中国市场的商业机密和市场战略。

但一些外部专家表示,起诉书中的其他内容可能会给中国利用美国司法部的逻辑依据驳斥美国政府提供了机会。一些涉嫌针对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及太阳能公司SolarWorld的中国网络间谍活动,似乎是要获取有关贸易申诉的情报。

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司法部任职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法学教授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周二在Lawfare博客上写道,这“听起来跟美国对企业的网络窥探行动像极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