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谈谈所谓的历史

首先很多人觉得历史这个东西没有用,我觉得这个观点非常正确,只要认识到这一点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历史不能为现在做借鉴更不能指导未来。雷蒙-阿隆在《知识分子的鸦片》里说,历史唯物主义被认为是历史方法里最科学的,而在长期遵循历史唯物主义的苏联,其政府的决策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独特的预见性,跟没有花费经费养活一大票历史唯物主义学者的西方政府没有什么两样。我觉得这个是最说明问题的。
历史最大的用处是满足好奇心,好奇心这种东西包含两个不同的方面一个是针对过去的,一个是针对未来的。历史其实只能满足前者,并不能满足后者,但是当一个贵妇人比如马克思他媳妇问一个历史学家的时候,历史学家也可以用历史来满足她关于未来的好奇心,这是一种滥用平心而论古代发生过的今天不一定会再发生,但是历史学家和历史爱好者在不假定历史一定重演这个前提下,告诉你如果它不幸的重演了会是什么样子,对一部分理性的人来说跟什么都没说没两样,但是对一些容易被感染,情感比较丰富的人来说则仿佛是什么都说了。这其实是一种故弄玄虚跟算命是一样的,但是正是这种故弄玄虚,给了历史以“以史为鉴”的功能,满足了一部分的虚荣心和另一部人的需求。
那么为什么历史不能真的指导现实呢?我觉得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历史本身是没有规律的。历史就像银河一样,你距离越远它的整体就越清晰,越存在着某种规律,但你观察的越详尽这种规律就越荒谬。以五千年为尺度,我们可以像尼古拉别尔嘉耶夫那样说人类是走在一条从不自由到自由,从被自然奴役到被人奴役到被钱奴役的道路上,我们逐渐从生存竞争里解脱出来向着更加隐蔽的奴役的方向前进,但是这种规律有什么价值呢?我们一个人的生命充其量只有一百年,我们儿孙全打满全场而且还是在临死之前一炮当爹的情况下,我们顶多扛450年,一个150岁的老B,进入贤者模式的时候也快咽气了然后跟还是液体的儿子说“你丫别着急,再150年然后跟我一样,你就儿子就能看到一个更好的世界,一个有飞机火车轮船的世界”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对每个人的生活的意义可以忽略不计。所谓历史的方向,历史的规律,历史的必然都是站在事后观察者的角度上做出的,历史本身其实并不存在这种方向,只是历史的观察者们,也就是历史的记述者和日后的读者赋予了历史以方向,因为他们透过古代作者的眼睛去观察世界,比如罗马帝国。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相信罗马帝国在狄奥多西皇帝死后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其中西部的一部分在476年被日耳曼人灭亡了,当我们的很多历史写手描写476年的罗马城的时候他们忽略了400年的时间,照着帝国全盛时代的罗马城来写,而日耳曼人被他们写成是从北方入侵而来的蛮族,形象也照着公元一世在森林里干翻瓦鲁斯和他的军团的日耳曼人来写,放佛一个满是古代著作,人人都有学问,古典时代的伟大城市被一帮千里迢迢跨过莱茵河一路打到意大利的日耳曼蛮族灭掉了。然后人类历史进入了沉沉黑暗的中世纪,这种梦话很多人相信,为什么会相信呢?因为这种傻话清楚明白,好人死了坏人赢了,性质清楚,一切问题都可以一言以蔽之曰“野蛮人坏”“中世纪糟糕”就晚了。从古代世界的全盛时代到所谓的黑暗的中世纪的一切演进过程都被淡化了,日耳曼在意大利生活的所有历史,日耳曼雇佣军首领作为皇帝的大臣、皇帝的权臣,皇帝的亲爹的身份都被抹掉了,日耳曼国王原本穿着罗马人的袍子,说罗马人的语言,信奉罗马人的宗教,跟其他罗马贵族一起生活,一起讨价还价,但是在这篇历史文章里,他被一下打回了原型,袍子被扒了,形象也改了,穿着兽皮拿着棍棒,就像凯撒III里日耳曼入侵的结局CG一样,从他在罗马或者拉文纳的官邸里跳出来跑到大街上烧杀掳掠了。
原因何在呢?因为比例尺,因为这个作者用500年为尺度,从阿克兴海战直接跳到了476年然后惊奇的看到“我草罗马城怎么TM变这草性了”然后他翻翻了书发现“哦原来是日耳曼人入侵”。类似的版本还有五胡乱华。匈奴人内附的历史被忽略不计了,石勒还曾经负贩洛阳的事被忽略不计了,文明的汉人的晋帝国被野蛮的匈奴人闯进来了,然后开始了黑暗的五胡乱华史。
历史的所谓戏剧性于此相同,所谓的规律、所谓的方向、所谓的黑白分明和戏剧性都是因为你站的远,你离历史越远,它显得越清楚明白,而你远离他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少看书,多看杂志,少看杂志多看报,如果连报都不看光看网文,恭喜你!你掌握历史的本质了。虽然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比如说你知道诺曼人就是维京人,跟着征服者威廉征服了英国,从此开始了英国人被法国土地上的维京人统治的历史多清楚多明白。还有什么需要说明?随便百度一下都能搞清楚,你再百度一下还能知道被威廉干死的那个最后的盎格鲁撒克逊国王叫哈罗德,你要是个感情充沛的人还可以哀叹一下可怜的哈罗德,最后的撒克逊国王如何如何,这时候如果有人在一边表示“我草哈罗德这孙子算哪门子萨克孙人,他TM也是维京人,只不过来的比威廉早点而已”你该怎么回答?我都替你想好了“你知道这些边边角角的玩意有什么用?事实是撒克逊人被征服了!哈罗德死了”如果那个SB还喋喋不休的表示“可是哈罗德他祖宗是跟维京海盗,伯爵也是康纽特封的”这时候你就只能回答“SB,你懂什么叫历史么?”问题就这么简单。
一些无规律的黑白点,一个一个的为了生存为了衣食住行的人,他们劳动,他们偷懒,他们挣工资捞外快,买房结婚娶媳妇找小三大保健,这叫什么?这叫事实,或者叫生活,当你指着张三叫张三,指着李四叫李四的时候,你在念同学录,你把张三从尿炕到咽气的全部经过都写下来,你那叫整理档案,当你看着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活着或者不活着的时候,你喊出的是GDP年增长8%,你虽然可能是统计局的,但是你已经接近历史了。最后你往后跳五步,然后转头就跑开上车一路沿着阜石路往西来到门头沟的山上,俯瞰着玩家灯火,然后问刚才那个说哈罗德是维京种的SB“你告诉我!他们哪个是张三,哪个是李四,哪个是王二麻子?”他瞪大了眼,然后你说“我告诉你,你说不出来,但是我能告诉你,这是我们帝国的首都,是一个伟大国家的心脏”他一定会赞叹道“何其SB的一个人”。原因是这时候你又跳的太远了,你到了诗的地步了,所以历史不在西四环,也不在门头沟,历史大体就在阜石路到门头沟之间的某个地方。在某个4S店马路对面,你过去拉住他,他说“SB你好”你说“你要去哪!你的规律呢?”历史回答“我的全部规律就是TM你肯定得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张三
    2014年5月22日08:06 | #1

    把无知当作牛逼了!

  2. 李四
    2014年5月22日22:31 | #2

    无知者无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