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辦媒體作為一盤維穩生意

【明報專訊】在政府維穩開支超越國防開支的今天,維穩已經儼然成了中國一大產業,無數生意,以至就業和生計,都寄生於這筆巨額公帑之上,各地的維穩辦、城管、網絡監控、五毛 ……,養活了一大棚人,維穩成了他們的衣食父母。

維穩已經成了中國一大產業

有本地網上評論便曾經揶揄,維穩開支超越國防開支,這等於說:「劉曉波加盲人陳光誠加眼盲耳失聰的李旺陽,比美國航母加台灣二手F15加北韓核彈還危險。」但恥笑歸恥笑,大家有沒有想過,維穩這個產業,一樣是好些港人的衣食父母?

坊間有很多傳聞,說這個組織,那個媒體,都有收中央錢,任務是要幫助中央爭奪輿論陣地、抗衡泛民、打擊佔中等等。我沒有任何內幕,真真假假不得而知,但談到有否真憑實據,證明中央真的有向香港一些有關單位「泵水」,我想起一件往事。

最近重新翻看由已故傳奇「愛國紅人」羅德丞其心腹助手高繼標所著的《羅德承政海浮沉錄》一書,讀到一些章節,與今天的時局對照,覺得頗有感悟。

一份香港雜誌敗了國家過億元

話 說1980年代尾、90年代初,當時羅德丞這位原本港英政權裏的紅人,投奔敵營,掉轉槍頭,反而幫北京出謀獻策對付故主。當時中英矛盾白熱化,羅德丞在 「一會兩局」(即今天立法會分組點票的前身)、新機場、人權法等政治鬥爭中,親自披甲上陣,剿敵建功,先後訪京獲總書記江澤民、總理李鵬親自接見,並待之 以上賓,羨煞不少親中陣營的人,一時間政治行情急速看漲,甚至被視為未來第一屆特首的熱門人選。但後來政治形勢卻急轉直下,最終由董建華當上真命天子。

是 什麼原因令羅德丞慘遭「滑鐵盧」呢?當然,相信原因有很多,但高繼標在《羅德丞政海浮沉錄》這本書中,卻特別指出一點,那就是羅德丞拿了國家一筆錢去經營 媒體,原本以為為國家在香港爭奪輿論陣地,結果眼高手低,大花筒兩三下把錢花光,但卻一事無成,結果讓江澤民都「頗有意見」,最終功虧一簣。

話 說,1992年,北京透過中國銀行向羅德丞貸款800萬美元作為經費(即6000多萬港元,當時幾十萬已經可以在太古城買個600呎單位),讓他籌辦一份 雜誌,這就是《Window》(不要誤會,與Microsoft無關)。但拿了這筆巨款之後,羅德丞卻經營不善,尤其是用人不當,例如高薪聘請了很多過 氣、名大於實的「deadwood」,更僱用了老友的親朋戚友,又把自己所屬政團新香港聯盟的員工,調過去雜誌上班,出番份糧(但卻仍然要他們實際上為聯 盟工作),更甚的是,在短短時間內,羅更為雜誌三度易帥(總編輯),每次都得賠上大筆錢送人走。(我不想開名寫,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翻閱此書,了解哪些是 當事人)

不斷燒銀紙的結果,便是前後不到3年,800萬美金便花光花盡。結果,羅還厚着臉皮,去函背後靠山——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鵬,攤 大手板,再次要求北京撥款支持。結果,國家又再次當了一次冤大頭,再「貸」款600萬美元來「填氹」。錢當然最後也泡了湯。高繼標在書中透露,江澤民對李 鵬第二次批款「頗有意見」。

中央成了「冤大頭」

《Window》雜誌結果連見證九七回歸也捱不到,還差7個月,便得結束了這本訂戶低至2000,發行雖有兩萬冊,但多半要靠花錢請速遞公司四處贈閱的窩囊雜誌。而國家的資源,兩筆合共1400萬美元,人民的血汗錢,就是如此這般,像倒水般倒去。

雖然金錢上,羅德丞不必為此負債,付出一分一毫,但卻得在政治上問責,付上沉重代價,其政治行情從此急轉直下,本來只差一步之遙的特首寶座,從此成了鏡花水月。試問一個連一本雜誌也搞不好的人,看在北京眼裏,又如何能夠放心交託上整個香港呢﹖

但無論如何,過億元!是90年代的過億元!就是如此被人「洗腳唔抹腳」的花去,當時仍沒有「維穩」這個叫法,但就是以幫助國家爭奪輿論陣地為名,結果,春夢了無痕,輿論陣地當然佔不到,我相信沒有幾個讀者會看過《Window》,中央就是如此這般成了「冤大頭」。

愈渲染政治形勢,愈易分到一杯羹

從高繼標這本書中所紀述的這段往事中,我可以領略至少兩點:

一)出於政治理由,中央是真的有向香港一些有關單位「泵水」的,小小一份《Window》都過億元(再提醒大家一次,是90年代的過億元),其他更重要的單位,不言而喻;

二)中共是搞意識形態起家,對佔領輿論陣地特別重視。這便往往成了別有用心的人,要「撈油水」、支取維穩費的話,一個上佳藉口。

所以,諷刺的是,政治形勢愈嚴峻,維穩、佔據媒體陣地等政治需要,只會更加突出,於是,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其實是樂於見到政治形勢嚴峻,甚至會作出渲染,激化矛盾,火上加油,因為只有這樣,才會為他們在維穩產業中分一杯羹、「撈取油水」,提供更多機會。

梁振英的核心幕僚、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便在梁班子上任之初,在電視訪問中直言,政府絕對有必要參與輿論戰,否則只會坐着「捱打」。那些有心透過辦媒體以在維穩產業中分一杯羹的人見狀,還不會趕快「打蛇隨棍上」嗎﹖

不過,經過《Window》一役,中央不會不多了戒心,於是,今天,別有用心的人,不得不多開拓財路,除了國家的維穩經費外,也會向富豪打主意,要他們攤分國家的維穩任務,為國家盡一點綿力,當中有沒有假傳聖旨,上下其手,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或許,一些如今炮火隆隆、殺聲震天的人,應該多謝「佔中三子」,就是「佔中」,為他們帶來不少「商機」。愈是渲染「佔中」的危險和威脅,那麼「反佔中」便變得更加刻不容緩,要說服富豪報效祖國,攤分國家的維穩任務,也就更容易,更師出有名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