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海颖:越南反华下的东亚产业格局变化

五月中以来的越南反华活动,是越南回应中国在南海的石油钻探之举。且不论此乃民间活动或越南政府的背后策动,该事件对越南经济发展将带来甚深远影响,乃至影响东亚产业格局。
过去十多年,越南是深受欢迎的産业转移地。它是日企在2003年后“China plus one”海外投资战略的重要部份。另有台企在李登辉、陈水扁的南向策略推动下,在越南的产业聚集。也少不了内地人力红利耗尽后,尤其是珠三角自2006年起调整加工贸易、执行腾笼换鸟政策,成了港台韩资劳动密集产业的转移热土,同时包含中资企业的进入。使越南生产从鞋子到智能手机的各种産品。
正因为东亚多国的投资进入,越南摇身成为当前东亚产业分工体系的关键一环,更是越南进身美国主导的TPP谈判的产业基础。
此次越南的反华抗争殃及台商和港商,有二百多家台企受破坏,逾千家台企停工。有台商表示,越南长期的贫富差距,使行动擦枪走火,变成仇富攻击。当反华上升到这个层次,将严重打击越南的营商环境。过去几年,越南时起的罢工潮,业已对劳工竞争力蒙上阴影。虽说越南人口九千万人,廉价劳动力充沛,惟比较于广东一省的上亿常住人口,越南属内地的大省规模,越南更要兼顾国内的农渔业,留予制造业的人力存在限制,发展高科技产业暂时几不可行。越南制造业必须结合至东亚产业分工体系。
韩台电子通讯制造厂商往往把其越南加工基地放在北部地区,取其邻接中国广西,可通过广西凭祥的陆路口岸,把内地制造的高科技零组件快速运至北越,进行末端组装程序,如苹果产品。
此前的排华集中在南越地区,有向北越蔓延的迹象。设使排华扩散至越南全境,将影响来自内地的中上游原材料和零组件进口。进出口管道不顺将对越南未成体系的制造业,带来严重打击。港企在越的投资规模逊于台企,惟港企以贸易采购、国际供应链管理等生产性服务为主。如果港企不愿进入越南,将影响越南的国际营销。
国际投资的风险管理中,政治风险是跨国企业最避讳的风险因素。劳动成本升跌尚有过渡时期,企业有内部周旋馀地。政治风险可在一夜之间,把整个企业清盘结业。越南如无法妥当管理国内的反华活动,一定危及国际引资能力。纵然越南被纳入TPP体系,一个缺乏坚实制造基础的发展中国家,面向高度开放的国际经贸格局时,往往是有危无机。
中越两个民族的恩怨情仇可溯自十世纪起,越南摆脱中华皇朝势力,建立独立国家,与中国的长期摩擦对抗。南海石油钻探是点燃民间活动的引火线,其深层原因是越南财政体系高度倚重石油收入。越南政府如果无法精准掌控反华步伐,即便维护了石油权益,失之于东亚产业体系,恐怕得不偿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