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加拿大的“邻避”

2011年1月,加拿大卑诗省UBC大学Point Grey 校区附近,发生了一起和华人有关的著名“邻避事件”,并轰动一时。
该校区是大温哥华乃至整个北美房价最高的社区之一,2010年底,当地计划在该社区一幢高档高层公寓附近,兴建一座“临终关怀医院”,结果遭到该公寓里约60家住户(多数为华裔投资移民)的集体请愿反对,理由是“临终关怀医院有太多濒死老人”、“不吉利”、“不符合亚洲人风俗习惯”。这一事件被《卑诗省报》以头版披露,并贴上“邻避主义”标签,引发了关于邻避、乃至如何理解多元文化政策的大讨论。最终这些华裔居民的请愿被驳回,“临终关怀医院”也照计划开工兴建,就这件风波的是非曲直,当时不论主流媒体,还是华人社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反邻避”的一边,许多人指出,这些住户只顾自己利益(有知情人称,他们其实主要担心“临终关怀医院”建成后,自己高价购入的物业会大幅贬值),不知人文关怀,任由“邻避主义”的利己情绪支配自己行为,所提出的请愿反对理由不仅荒谬,而且擅自代表“华裔”、“亚裔”,为一己之私辩护、背书,其结果,是区区60人的小群体,连累了几十万当地华裔、亚裔的声誉。
然而“邻避主义”在加拿大绝非孤立,而是相当普遍的现象,许多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项目,都因为“邻避效应”而变得一波三折,其中最出名的,是“北方门户”输油管项目风波。
加拿大是G7 国家中对资源产业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对油气出口的仰赖则更是逐年增长。据加拿大联邦能源部的资料显示,石油产业占加拿大联邦经济比重,1974年仅7%,1980年达10%,近年来稳定在11%左右,预计2015年更将提升至15%。
在主要产油国中,加拿大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最高,石油出口的99%,最终目的地为美国,因此加拿大石油运输的最重要途径,是向南输往美国。由于近年来加拿大石油出口量稳步增长,石油运输需求增大,为解决运输梗阻问题,2008年,加拿大提出了KeystoneXL输油管线计划,但这条输油管线却因为奥巴马的否决被无限期搁置,迫使亟需找到石油“出口”的加拿大另辟蹊径,重启搁置已久的“北方门户计划”。
所谓“北方门户”计划(Northern Gateway)东起加拿大盛产石油的阿尔伯特省落基山油砂矿区,穿越落基山脉,抵达濒临太平洋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卑诗省)北方港口基蒂马特(Kitimat),全长1177公里,造价55亿加元,日设计原油输送量为52.5万桶,也就是说,通过这条输油管道运送加拿大国铁公司2012年全年铁路运油量,也只需4天就足够了。这条输油管的承建方是著名的英桥公司。
筹建各方原本以为,这条输油管全程都在加拿大境内,和外国毫无关系,不会重蹈KeystoneXL加美输油管覆辙。但因为沿线各方的“邻避主义”,这条线路屡经折腾,至今也无法开工。
首先跳出来“邻避”的,是油管拟议经过的原住民组织。
和油管相关的原住民部落,分为“海岸原住民”和“内陆原住民”两部分,总数多达80多个,其中提出明确反对的就多达60余个,隶属于27个部落联盟。尽管英桥公司多方努力劝说,截止上月底,这27个部落联盟中明确表示支持兴建油管、并与英桥公司签约的仅11个,据说可能支持、但尚未签约的有两个,另有若干个部落曾表示支持,但随后反悔,英桥曾宣称“60%部落联盟支持兴建”,但事实并非如此。
油管的终点——卑诗省政府,则是另一个“邻避”者。
2012年7月,卑诗省政府提出“支持兴建5前提”:通过卑诗省油管环评审核;设立海洋漏油处理小组,制订防漏油政策和油管管理方针;设立陆地漏油处理小组,制订防漏油政策和油管管理方针;获得卑诗省原住民认可,并与原住民分享油管红利;为卑诗省民带来“公平合理的经济利益及工作机会”,卑诗省的执政党——省自由党和在野党——省新民主党在许多政见上针锋相对,却不约而同对“北方门户”说不。
卑诗省政府的“邻避”,说到底是因为对利益分配不满。
在全长1178公里的油管中,58%在卑诗省境内,但按照既定的利益分配方案,阿尔伯特省因出产石油,将获得大部分收益,卑诗省却只能获得总收入比例的8%。总部设在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的加拿大能源研究学会2012年8月提交了关于“北方门户”的研究报告,称未来25年间,卑诗省从这条油管中所获收益,将仅有约10亿加元,不仅不到阿尔伯特省(730亿加元)收入的一个零头,甚至远在东部,和油管风马牛不相及的安大略省,也能获得40亿加元收益,是卑诗省的4倍。
在卑诗省看来,这个协议是和阿尔伯特省关系密切的联邦政府一手安排的“不平等条约”,卑诗省为油管将牺牲土地、资源,并感冒环境风险,换来的却是如此少的收益,他们当然要抵制。
至于原住民部落,问题就更复杂了。许多部落在卑诗省前省长金宝尔执政时曾同意支持油管计划,但金宝尔前脚下台,他们后脚反悔;部分部落首领非但在谈判中态度或强硬或反复,甚至有索性退出谈判的;更让人忍俊不止的是,多个原住民部落联盟还曾致信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希望这个潜在加拿大石油的大买主,能本着“对加拿大原住民的同情”,支持他们杯葛“北方门户”的立场。
原住民反对输油管的理由五花八门:环境、领地、部落传统……但熟悉他们的人士一言以蔽之——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由于“先天不足”和后天发展落后,原住民保留地的经济状况普遍糟糕,利用穿越自家领地的大项目“发家致富”,就成为他们顺理成章的想法。2011年,英桥推出了所谓“原住民利益分享计划”,由英桥公司借给各原住民部落联盟低息贷款(年息1%),回购“北方门户”股权的10%,这个“看上去很美”的计划,据原住民请会计师核算的结果,不过相当于每年还本付息后,获得7.05万加元的收益,而且这7.05万还要由27个部落联盟来分。尽管6月24日的“北方门户”公众讨论会最后一次会议上,英桥公司宣称,正确计算的结果应是每年21万加元、而非7.05万,但原住民代表仍纷纷摔门而出——如果把前述卑诗省政府从“北方门户”计划中所获利益分配,与阿尔伯特省所获相比看做“芝麻比西瓜”的话,那么原住民所能获得的,充其量是一粒浮尘。
尽管加拿大联邦政府和阿尔伯特省政府急于打通这条“生命线”,但采取“邻避主义”态度的卑诗省和沿线原住民组织却摆出“依法维权”的姿态,顶住压力从容周旋,并得到环保团体和部分政治家的支持,从目前情势看,这场博弈还会继续无休止地磨下去。
同是“邻避”,“临终关怀医院”附近公寓住户申诉不但无果,还受到舆论一致谴责,而“北方门户”的阻挠者却赢得许多同情、支持,其诉求也基本达到目的,奥妙就在于后者迎合了加拿大社会的主流诉求(公平分配财富、注重环保、保护弱势群体),并成功争取部分政治势力代言,而前者则提出了连本族裔都不以为然、更与社会主流意识背道而驰(加拿大是老龄社会和世界第一慈善国家,公寓住户却排斥安老机构)的诉求,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