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传摩根大通前高管供出招聘权贵子女细节

“二代”导师困局

  知情人士称,方方已被香港廉政公署控告,他有意转为“污点证人”,已在调查中将摩根大通如何招聘权贵子女和盘托出。目前所有的国际投行都在进行自查,并清退“关系户”

  今年3月离职的摩根大通中国投资银行前首席执行官方方的命运再度成为焦点,尤其是该案可能成为美国监管机构调查国际投行聘用中国“关系户”员工的香港战线示范。

  有消息称,因涉嫌聘请高官子女获取不正当利益,方方早前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之后获得保释并被限制出境。

  两名知情人士昨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实了该消息。知情人士还称,方方已被香港廉政公署控告,他有意转为“污点证人”,并已在调查中将摩根大通如何招聘权贵子女和盘托出,导致该行投行家纷纷寻找独立律师以求自辩自保。

  香港廉政公署和摩根大通拒绝对此进行评论。

  至于香港廉政公署何时拘捕方方、以何罪名、是否接受他作为污点证人等信息,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过,一名了解廉政公署运作的人士称,廉政公署拘捕扣留时间一般只有48小时,之后会继续进行搜证和调查,一般会在案件进入突破性阶段时再告知公众。

  另一名了解调查情况的人士此前曾告诉记者,“现在律师的业务多得不得了,很多人都在接受调查,有八家投行都在被查和自查”。八家国际投行分别是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花旗、瑞银、瑞信、美银美林和德意志银行。

  美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正在调查上述八家国际投行,香港是否会掀起新的廉政风暴仍需拭目以待。

  美国证监会拒绝了本报记者的置评请求。

“人生导师”陷困境

  现年48岁的方方有“人生导师”之称,如今则陷入了无法续导自己人生的困境。

  今年3月24日方方突然提出辞职退休。一名权威投行人士当时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指出,方方辞职原因是美国监管机构在调查摩根大通香港分部聘用中国国企高管子女,涉嫌行贿。

  一年前,美国监管机构启动了一项针对摩根大通香港分部雇用中国国企高管子女是否涉嫌行贿的调查。如果认定相关招聘是为获得特定业务而进行则是触犯了美国《海外反腐败法》,属于刑事罪行。

  而香港方面对应的罪名一般为向公职人员行贿。近期开审的新鸿基世纪贪腐案,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便被控向公职人员行贿等系列指控。

  据香港媒体报道,方方辞职两日后,廉政公署一行10多人便在3月26日晚间陪同方方返回摩根大通位于中环遮打大厦的办公室,取走了电脑记录和相关文件。

  然而,彼时便遭到调查的方方并未淡出,相反则更加频繁高调地参与其成立的“华菁会”公开活动,包括在香港大学分享金融业发展趋势和投行经验、与香港大学生一起参观驻港部队军营等。方方使用的头衔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

  “华菁会”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方方担任主席。两位“华菁会”会员告诉本报记者,“华菁会”会员主要是金融、法律专业界别人士。

  “方方出事后,‘华菁会’可能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一名会员称。该人士称,方方在被曝已遭廉政公署拘捕后,在多个微信群里表达了“一切正常”的说法。“怎么可能正常,他只是在表现为正常。”该人士说。

  截至发稿,本报记者未能联系到方方评论“转为污点证人”的说法。

  此前方方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事情终归能够搞清楚,心里还是蛮坦荡的。”

“子女项目”潜规则

  据外媒报道,在摩根大通被称为“子女项目”的招聘活动调查中,方方成为了关键人物。方方2010年在电子邮件中讨论了雇用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之子唐晓宁一事。

  两名接近方方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方方确实在邮件中谈及上述雇佣,但这些招聘都是公司行为,都有严格的审批手续,包括经过人力资源部门、法律合规部门等。

  上述人士称,“子女项目”已经实行多年,早在2002年便开始进行,“但一直没有人意识到这是违法甚至是违反刑事法的”。

  多名人士指出,廉政公署对方方的指控是否成立,关键是雇佣行为能否和项目、收入、奖金直接联系起来。

  香港金融管理局网站资料显示,唐晓宁2010年8月至2012年3月就职于摩根大通。经本报查询,在此期间和之后,光大集团旗下的中国光大国际(00257.HK)、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00165.HK)和中国光大银行均和摩根大通有业务关系。

  其中,光大控股2010年10月通过中金香港、摩根大通配股募集23.8亿港元资金;2012年8月,摩根大通独家为光大国际配售募集12.37亿港元资金;摩根大通也是光大银行2013年公开市场招股的承销商之一,但迫于调查压力退出了这笔30亿美元的IPO项目。

  一名参与上述交易的人士称,摩根大通在获得上述项目的过程中经历了激烈竞争,包括需要大幅降价才在最后一分钟从瑞银处获得了光大国际独家销售代理业务,以及在光大控股的项目中,只得到了20%的佣金收入,其余80%都是由中金获得。

  光大国际行政总裁陈小平昨日对本报记者表示,对摩根大通事件不作任何评价,希望最终会有一个结果。他称,光大国际严格按照香港法律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每做一个项目和决策都是从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

  光大银行曾公开回应称,根本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国际投行自查

  一名资深金融界人士称,雇佣能否与拿到项目直接联系起来,关键还是要看内部文件和电邮的资料是否足够,也就是说取决于每个投行留下的证据有多少。

  多名投行人士称,美资行一般严于欧资行,有欧资行投行家选择在洗浴中心、桑拿中心等不容易留下证据的地方谈项目,故在内部调查中可以顺利过关。其中一名国际投行人士称,近期不断发酵的投行招聘门事件,从一定程度上来看也是好事,至少各家投行都将更加关注合规和聘用有背景关系人士可能带来的风险。

  此前瑞银全球资本市场部亚洲区主管朱俊伟,便因聘用民企天合化工董事长魏奇女儿魏娇一事遭到内部停职调查。朱俊伟在内部调查结束后顺利复职,而同时暂停工作的其同事邬晓林尚未重返工作岗位。

  一名了解上述调查的人士称,天合化工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老板将项目交给投行并换取一定的回报,不涉及向公职人员行贿也不触犯法律。

  但上述熟悉廉政公署运作的人士称,香港廉政公署的调查范围既包括公职机构也包括私人企业。

  一名摩根大通人士称,由于严格自我审查,今年的排行和业绩会很难看,相信中资投行将成为今年赢家。

  另一名资深投行家称,目前所有的国际投行都在进行自查。国际投行正在清退“官二代”和“富二代”,而中资投行则把这些清退了的人请了进来。

  Dealogic数据显示,摩根大通在新上市主承销商排名上,已经从去年的第三名跌出前十。中信证券则以9.4%的市场份额成为第一名,随后为招商证券及瑞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24日04:46 | #1

    这些投行的杂种动不动几百万的年薪,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2. 匿名
    2014年5月24日21:49 | #2

    投行聘请官二代,早都已经不是秘密了。还有房地产行业,一样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