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疆獨恐襲擋不住 治疆戰略需調整

反恐離不開有效的民族政策做支撐,目前最大問題就是民族區域自治。中共建政之後在新疆進行民族區域自治,目的是凝聚維族民眾,而毛澤東配合強力控制與階級鬥爭手段,發動維族窮人鬥爭富人,巧妙轉移民族矛盾,在這個時期,民族自治有名無實,因此能夠長期穩定新疆。

但改革開放之後,尤其是胡耀邦主持新疆工作後,將民族自治落到實處,人為強化少數民族的特殊群體與自由獨立意識,強化民族覺醒,恰好給疆獨勢力一個絕好的藉口,從此疆獨勢力一發不可收拾。要對疆獨釜底抽薪,就應該將民族區域自治調整為民族融合,大刀闊斧進行同化政策,就像美國一樣,只有族群之分,沒有民族之別。必要時對新疆進行廢區設省,將整個新疆劃分為東疆、西疆、南疆、北疆四個省分而治之。
諱疾忌醫 貽誤時機

另外,要堅決摒棄「兩少一寬」政策。胡耀邦當年提倡對少數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殺少捕」,在處理上一般要從寬。有關政策破壞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最根本原則,以致形成「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數四等漢」的荒唐局面。在實際執法過程中,該抓的不抓、該判的不判、不該放的都放在社會上,導致很多維族人有恃無恐,視法律如無物,覺得好像是漢族人虧欠了他們就應當有所補償,這些人因此成為暴力恐怖分子主要來源。

胡耀邦當年的本意是尊重少數民族習慣,給予適度傾斜,結果事與願違,這個政策已變成破壞法律公平性和暴恐分子滋生的保護傘。遺憾的是,當局至今不敢撥亂反正,生怕引發維人更大程度反抗,其實,惡政不停,恐襲將不止。

中央治疆架構亦需要全方位調整,表面上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兼任政治局委員,權傾一方,實際上治疆處於五龍治水,各管一攤的尷尬境地。當年毛澤東穩定新疆時,將大權託付於王震,生殺予奪悉由其掌握,而王震亦殺伐果斷,不負重望,在短時間內就將複雜的新疆局面變得煥然一新,疆獨人士不是被殲滅就是遠遁中亞,至今維族當地人聞「王胡子」之名而色變。非常之勢須用非常之人,以新疆目前的局勢,應該實行全面軍管,派一名果敢有力的軍頭坐鎮,並授予全權。

當局要真正做好新疆工作,很重要的是實事求是分析對疆現狀,與時俱進,果斷拋棄一廂情願的懷柔手段,該出手時就出手,不能囿於某些人的面子而諱疾忌醫,貽誤時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5日13:04 | #1

    以前蟊贼东用过的手段现在还能不能凑效?以前的王胡子胡乱杀人,现在哪个军头有这个胆量在信息高速流动的时代草菅人命?想得真tm天真。你想过的这些,匪共早就想过了,为何不敢?不在其位不知其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