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保平:从“新疆问题”反思民族区域自治

新疆乌鲁木齐市“5•22”暴力恐怖案,造成39人死亡,90馀人受伤,引起世界震惊和有良知的人的谴责。
这是继4月30日,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和持刀伤人事件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新疆发生的又一起严重暴恐事件。事实上,有资料显示,自2009年以来,新疆暴恐事件越来越频繁,每年打掉的危害现行组织团伙案都在百起以上,“新疆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重严重。
造成现今的“新疆问题”,原因错综复杂,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有宗教的,也有世俗的,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有民族的,也有地缘的,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诸多因素如乱麻一般纠缠在一起。在此,我想说一个问题,那就是民族政策问题。
目前,中国最大的民族政策无疑是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中国的建立,是以1949年9月29日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法律依据的,当时毛泽东提出以民族自治代替民族自决的原则,于是就决定在“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的区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多少和区域大小,分别建立各种自治机关。”目前,“民族自治地方分为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三级。目前共有民族自治地方155个,其中自治区5个,自治州30个,自治县(旗)120个。”
因为这个制度是“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所以很多学者在讨论这个制度时,往往不敢碰触,故意回避,没有真正审视这个制度对少数民族地区、乃至整个中国造成的负面影响。
我想,倘不是抱着故意挑刺或居心叵测的目的来讨论这个制度,应该看到,民族区域自治的核心在自治,是“充分尊重和保障各少数民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按照一般的理解,既然是自治,就该自己管理自己,中央应该极少过问其具体政务。但请问,现在的民族区域自治是否名符其实呢?一方面纸面上说“充分尊重和保障各少数民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一方面则书记领导主席,党政军权一手抓,算不算是插手民族内部事务?试想,并未获得实质性自治的少数民族会如何想?会不会觉得这种自治是表面文章,是说一套做一套?既然名不符实,何必要维持一个虚假的表象?
其次,民族区域自治已经严重地妨碍民族融合,因为民族区域自治生硬地将少数民族画地为牢,将民族之间切割成条块,故意制造差异与隔阂,不利于民族融合,相反是导致民族分离的温床。
民族区域自治本身会经常性地提醒少数民族自己的身份标签:我是民族的、我是少数的、我是自治的,我是不同于多数民族的,我的身份证、户口本上有一个无法回避的民族认证……。而汉民族也会有意识地给他们贴民族标签:你是“非我族类”,不能包容相待,进而大大地强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学者蒋兆勇先生说,1955年之前,“维吾尔”在新疆没有多强的民族意识,比如问“你是哪里人”,回答是“我是伊犁人、和田人”,现在维族自我意识大大增强了。
有鉴于此,我认为,几十年的民族区域自治起到了不断地强化民族区域感和民族心理的作用:自治地区是“我的”,你们来开发,哪怕确实改善了“我的”生活水平,但我仍然认为你是“入侵者”,至少是客人;如果在开发过程中,你们得利多,我们得利少,哪怕是市场公平运行的结果,我仍然觉得你抢了我的,如若利益分配不公,就更是消说,会转化成矛盾冲突。而如果自治地区贫穷落后,和发达地区形成鲜明对比,不能让少数民族共同富裕,则又可能被某些人认为,这是民族区域自治失败的证明。反正,左 右、里外都不是。
其三, 民族区域自治容易形成民族歧视。照说,无论什么民族,都是国家公民,权利义务平等,无论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应该拥有相同的基本权利,并承担相同的基本义务。可是,民族区域自治,给少数民族某些特权(其实可以通过市场策略而非制度不公来实现),在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制造某些权利上的不平等。这固然让少数民族获得了一些好处,但很多人对此并不买账,他会认为如果真正自治,会变现在更好;汉民族对此也不买账——凭什么少数民族可以享受特权,而我们只能做二等公民?这种不满最终会在彼此之间的交流、交易中“找平”,不是用歧视的方式,就会用盘剥的方式。
比如少数民族,尤其是具有明显外貌及语言特征的维族人,较其他少数民族更容易被识别和标签化,维族人进入内地,不少汉人对他们的确抱有程度不同的偏见与歧视,甚至形成“刻板印象”,一提到“新疆人”, 就会想到“新疆小偷”;很少招他们为工,甚至有的地方连住店都可能遭到拒绝。这也是为什么维族人到内地,除了卖烧烤、打馕、卖新疆乾果之类,很少从事其他职业的原因,他们在内地被排斥并有强烈的边缘感,也会对汉人产生怨恨,在民族之间无声地划出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民族鸿沟如此之大,在情感和态度上已然抱怨或对立,要现实民族认同何其之难,倘若没有彼此的认同,就会形同油与水,融合十分困难,民族团结只能成为一句空话。
民族分裂者是反对民族融合的,他们通过不断地强调民族独立身份和民族话语来挑起分裂行为。相反,如果民族融合得好,民族分裂者就会失去操作空间。某些时候,民族区域自治授人口实,给分裂者提供借口,处心积虑地催化怨恨,诱发冲突。基于此,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这个制度的合理性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