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未未:暴恐面前既不要连坐也不要敏感

2014年5月22日7点50分许,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中心人民公园附近的北街早市,发生严重暴力恐怖袭击,两辆越野车自北向南开过来,冲破防护隔离铁栏,冲撞辗压早市上的人群,车子停下时,已有十几人受伤躺地。之后车上的人向外掷爆炸物,车辆再猛烈爆炸,一连十多响爆炸声。有目击者称,车身插有疑似东伊运的“星月旗”。造成43人死亡(其中无辜群众39人),94人受伤,死伤者大多数是买早餐的老年人。
这次恐怖袭击,让包括新疆在内的整个大陆都提高了警戒级别。这种举措势必影响到维吾尔族群。在此之前,经常有维吾尔族网友在微博上救助,大酒店小旅馆都不让他们入住,除此之外,网吧也不愿意对他们开放。现在,恐怖事件不断,制造事件的大多又都是维吾尔族人,即便不是国家层面的意志,这种观感仍能加剧他们外出的困境。无处可住,无网可上,被强化的身份,都在表明他们是维吾尔族人,是国家全民要提防的人。
不知道制订这种政策的初衷是什么?是不是借此抑制他们的出行?
中国改革开放以前,就是通过对人口流动的控制达到管理社会的目的。实际效果呢?整个中国经济停滞,死水一般,民众仅仅依靠几亩土地勉强填饱肚子。新疆目前不太稳定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加剧的维汉矛盾,大多也是经济原因。有论者指出,新疆困境的解决之道就是经济(如果不考虑那些极端分裂分子妄图把新疆分裂出去)。
稍微有点门道能挣钱的,不管汉维,有几个会投身到恐怖袭击中?无店可住,无网可上,出门困难的政策,看不出是奔着解决问题来的。不允许自由的流动,他们怎么挣钱?新疆街头汉族青年很少聚集,维族正好相反,正是因为前者是有活可干,没时间聚集。经济富足的时候,比如很多汉族人,再想要争取权利的时候,基本上也不会采取极端手段。
最近不断出现的恐怖事件与当年7‧5不同,7‧5是维族对汉族不满的彻底爆发,是两个族群的矛盾,而如今接连不断发生的恐怖事件,无论维汉,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在这种背景下,维汉族群的对立,也没有7‧5后那种剑拔弩张,即使这次39人被炸死,网络上也很少见到维汉的互相攻击,更多的是同仇敌忾。显然是好事,于国家民族而言。
遗憾的是,微博认证北京大学知名教授、旅游研究、地理科学、城市规划三界行者吴必虎,在发微博称,要“借鉴人类历史经验防恐暴”,“极少数的伊斯兰极端宗教分离恐暴分子已经妨害了包括维吾尔族人民在内的生存底线。我同意一些网友的建议,恐怖分子很难预防不易清除,他们也不怕死。怎么办?连坐。其家属、邻居、所在清真寺的阿訇,应该连坐,因为他们理应承担监视可能的恐怖分子的责任。通过野蛮实现文明”。被网友一边倒地称为“奇葩”教授,感慨北大居然会有这种货色。幸好,媒体人,知识分子,专家,普通网友,都清楚“连坐”的恶果,清楚“极度野蛮的制度,永远不可能走向文明”。更值得庆幸的是,维汉不再是论战的两个阵营。
所以,从国家层面,应该放弃以民族为分界线的管治或者说歧视性治理。从解决维族人上面所说“无店可住,无网可上”的困境开始。但现实中确实也是维族人制造了恐怖事件——美国一部电影中说,谁让我们这个肤色的人成了全人类的公敌呢(大意),911后美国人对信伊斯兰教族群的“歧视”严重,很多人也很“配合”,公共安全下,权利被缩小一点,也算是无可奈何的办法——维族人也必然会接受更严厉的审查,像飞机安检这种关系到更多人权益的事,多些理解,尽量配合会更好。
几天前,Youtube一个视频中,在上海工作的一维族兄弟,因安检员称他为“新疆人”,并且要求他脱鞋检查,前面的汉族人却没有,而在机场大吵大闹,认为受到歧视,要求安检员道歉。就是这种问题,当然这种“敏感”也可以理解,问题是,敏感之后呢?难道其他公众的安全就可以不管了?就不用脱鞋检查了吗?与“恐怖分子”同肤色,并非原罪,但从治理管控的角度上说,着重检查这一族群,无论从效率还是效果上看,防范恐怖袭击显然算是最佳选择。因此,在这个时候,也不要过分敏感,当成正常程序就好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傻逼一个
    2014年5月26日04:37 | #1

    专门唱反调的洋狗子,不管对错都要反着来干,毫无人类原则!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