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不要走进“生硬治国”的陷阱

对中国来说,真的进入到大事频发的时间了。南海的争端正在恶化,越南的排华犹未了结,中俄之间的天然气大单令人瞠目,新疆乌鲁木齐的暴恐震惊世界,慕容雪村在网上挑战式地号称要“投案自首”,六四前的舆论管制与反管制今年冲突得更加激烈。例如,习近平刚刚在上海表示,要抓好公众人物等人羣的核心价值观。
知识分子意见领袖也算是公众人物羣体,他们的天职在于批判,能让他们闭嘴就很不容易了,若想要让他们再像文革时期那样,抛掉自己的独立人格与思考,去盲从一个主义一个领袖,那是绝对不再可能的。完全可以预料,一定有很多人会在网上表达自己的反感与不服从。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只适合针对中共党员的政治要求,被明确提出来要求所有公众人物,效果一定是适得其反。
这是中国当前困局下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治国者想让世界跟着他的手指转,不顺从的,就动用国家机器来对付。一般情况下,一段时间内,这种搞法会有些效果,但是,渐渐地,局势会脱离治国者的掌控,爆发出更大的危机。
中国这些年是非常相信经济万能的,通过释放经济发展的红利,有效地解决了温饱问题,并且延缓了大量的危机,甚至还促成了很大层面上的“盛世景象”。但即便如此,从香港,到台湾,先后出现激烈的“拒陆”心态,他们反感大陆再用经济拉拢来破坏他们原本的政治伦理与法治秩序。而西藏和新疆问题,也折射出同样的趋势,富裕有钱并不是族群的唯一追求。更何况,中国的经济发展看起来是遇到了拐点,30多年来的社会治理逻辑正在走向阶段性终结。如果没有与时俱进的治理新法,而是采用强压式灭火的办法来治国,那就会走上“生硬治国”的陷阱。
很明显,中国共产党现在认爲威胁政权稳定的力量最主要来自这么几个方面:疆独藏独台独等分裂势力、民运律师公知等普世价值内部势力、美国爲首的普世价值外部势力、党内的贪腐官员。
因此可以看到,针对打击疆独,有三番五次的表态与行动,乌鲁木齐早市暴恐之后,更是开始了一年期的打恐专项行动。但也可肯定的就是,近来的疆独暴恐事件,也完全是随应这些高调表态而不断升级的。不出意料,接下来的一年专项打恐,一定会出现不少被疆独势力拿来佐证族群悲情的事件,从而更加加深维汉对立,成爲其内部动员扩大力量的机会。
打击普世价值,维护自身意识形态,是当局的另一个维稳战场。这场战争从整肃媒体开始,利用新闻官直接接管一些重要媒体,如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京华时报;继而开始打击网络大V,展开“净网行动”;再而对许志永、徐友渔、浦志强等有“行动”的代表人物,直接索拿解决。以爲将普世价值贴上反动的标签,就可以解决掉这个威胁,其结果,不但使得中国自外于国际政治文明的主流,还使得政权完全无法获得国内一批知识精英的理解与拥护。
作爲一个政权对美国怀有根深蒂固敌视,这一直跟中国民间、尤其是知识层对美国的好感,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甚至都还不是哪一个治国者个人的喜好,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对美国及美国民主赞不绝口;在打算啓动改革开放之时,邓小平曾一语道破天机: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裕了。民间对美有好感,不仅是苹果手机、好莱坞和美剧,还包括历史上美国从未曾侵略过中国、拿出庚子赔款来建立了清华大学、二战中帮助中国人打败了日本、冷战时期帮助中国对抗苏联的威胁……但现在,从东海到南海,以及与俄罗斯的实际结盟,中国都以美国爲假想敌。治国者失去的不仅是三十年来的学习心态,更失去了不被意识形态所左右的国际智慧。
就算是反腐,也在开始变得让人不耐烦起来。每天都有新的贪官落马,但民众的判断早已经不是那么回事。说好的“大老虎”貌似没有了下文;能源系统内的反腐,更像是利益的争夺与转移;而且熟知中国历史的老百姓都知道,就算中纪委也有官员落马,那谁又来监督那些中南海里的人呢?媒体形同虚设,法治毫无进展,这样的反腐,诚意不多,成色不足。
现在回过头来回忆王岐山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也许其目的只有一个,因爲在那本书中,作者反覆证明大革命就像是弹簧,不会发生在压迫最大的时候,而只会发生在压迫力想要有所放松的时候。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下中国的治国者们,确实就是在做这么一件事,把弹簧压到最死最没有弹性的程度。上述的四大威胁,他们都没有给出真正的缓解之道,而只是一味地生硬施压,这是一个很令人沮丧而且恐惧的事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6日15:30 | #1

    最重要的是没有接班人啊,

  2. 匿名
    2014年5月26日15:43 | #2

    http://news.sina.com.cn/o/2014-05-25/053930225770.shtml习近平:抓好公众人物等人群核心价值观
    要抓好领导干部、公众人物、青少年、先进模范等重点人群。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