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成仿:一个青年的政治梦,碎了

   某日,一位青年和我聊天,漫无边际之间话题转到他的职志和梦想,对话从轻松走向沉重,最后默然。整录如下,或可资一览。
   青年:老师,看得出来,你是搞政治研究的,我已研2,就业在即,尽管我父母及祖辈世代务农,但我对政治却莫名其妙感兴趣,请别笑话我,请理解一个青年人的直率或坦率(呵呵,还不如说血气方刚、胸无城府),我是个对政治有抱负的青年,用十八大之后流行的“梦言梦语”来说,我是一个怀揣政治梦的青年。限于经验和学识的不足,我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
   我:请教谈不上,我只是比你多吃几包盐,多走几里路,当然啰,如果你确实需要我的一些意见的话,我可以尽我所能、知无不言,但我得有言在先,我的意见仅供你参考,为什么?你知道,我虽是教师但不好为人师,道理很简单,我不想误导青年、误人子弟。
   青年:老师,不瞒你说,在我幼小的时候,除了对动画片感兴趣外,我对古代宫廷戏极感兴趣,尤其是张铁林、张国立扮演的皇帝对我吸引力很大,看了他们扮演的皇帝后,作为一个男孩,真有一股想当皇帝的冲动和梦想。
   我:啊?你儿时有过想当皇帝的冲动和梦想?可怜的孩子,这都是那些电视屏幕上铺天盖地的宫廷戏给害的。你现在都读研究生了,按照中国的等级制,也算个中级知识分子了,你应该知道,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从美国回来的孙中山(绰号孙大炮)在南京建立了一个国号为中华民国的政府并出任临时大总统,然后联手当时实力最强、权倾朝野的北洋首领袁世凯逼迫清帝退位,作为交换条件,孙中山同意袁世凯作为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孙中山的临时大总统是不合法的,因为当时还没有来得及成立民选国会),以此为标志,延续了2000多年的帝制在中国一眨眼间崩塌破碎,气绝而亡。
   青年:那后来不也有过复辟帝制的故事吗?
   我:不错,是有过,袁世凯不满足做总统,甚至不满足做终身总统,他还要做皇帝,把“公天下”的共和制(民主制)改为“家天下”的君主制。1915年12月他自己宣布自己做皇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消息一出,立遭反对,蔡锷率先云南起兵,随即引发护国运动,袁世凯不得不在做了83天皇帝梦之后宣布取消帝制,于1916年6月6日因尿毒症不治而亡。
   袁世凯死后,一个死心塌地效忠清室当时被称为“辫帅”的张勋,于1917年6月14日,以调解段祺瑞为代表的国务院与黎元洪为代表的总统府之间的矛盾为名,率定武军4000人入京,把时任总统黎元洪赶下台。7月1日,张勋兵变,宣统复辟,年仅12岁的溥仪又坐上龙椅。7月3日段祺瑞出兵讨伐,12日,张勋逃入荷兰大使馆,13日溥仪宣布第二次退位,只坐了11天龙椅又下了台。
   帝制虽灭,复辟虽败,但令人嘀笑皆非的是,1949年后,还有人做皇帝梦。据一个名叫江凤鸣的学者的搜集,当代中国做皇帝梦者大有人在:
   案例1:“大中华佛国”:先主石顶武(1947年―1953年)图谋叛乱,被处决。后主石金鑫为石顶武之子,1983年在农民“丞相”李丕瑞的“辅佐”下登基,于湖南醴陵农村复国,旋被县公安局剿灭。
   案例2:“道德金门皇帝”:丁兴来(盲人),于1981―1990在大别山创道德金门教,然后称帝,封了“正宫娘娘”、“西宫娘娘”“、宰相”等21个人,赐“仙印”41枚。由于交通闭塞,直到称帝后十年才被发现并被乡政府处理。
   案例3:“中原皇清国”:正皇帝张清安、副皇帝廖桂堂1982年在大巴山以皇清为年号称帝。张清安刻“玉玺”,设“后宫”,分封“丞相、文武百官”,“颁布《天律森吏》”,打算定都巴中县,把巴中川剧团大楼当皇宫,甚至写好了准备(通过邮局)寄到台湾的册封蒋介石为“威国王”的“谕旨”,还决定要“御驾亲征”,结果还没出师,就被县公安局给灭了。
   案例4:“大有王朝”:姓名不详,登基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起因是反对计划生育政策。于是在农村立国,称皇帝,调动大军(约数百人),杀入县城,攻陷县医院,俘全部医生、女护士,将所有计划生育用品搜出并销毁。后军队迅速发动反击并包围了县医院,“皇帝”率军顽强抵抗后兵败被俘。本应判该皇帝死刑,念其无知,判处无期。
   案例5:“圣朝国”:林文勇(1980―1982),地处大巴山仪陇山区,被县公安局剿灭。
   案例6:1980年地处大巴山的朱仕强自称皇帝,仅七日即被村书记带人剿灭。
   案例7:1982年地处大巴山的曹家元称帝,旋灭。
   案例8:“万顺天国”(1990―992),李成福(1990―1992)在豫西称帝。自称唐朝后裔,妄图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恢复唐朝帝制,定都西安。后被乡派出所3名干警剿灭。
   很有意思的是,江凤鸣先生在作了这些介绍后还发了一番议论,他说:读罢上述故事,您千万不可一笑了之。虽然,辛亥革命已经一百年了。我们已经过了一百年没有皇帝的日子。但谁也不敢说秦始皇发明的这个幽灵,从此就会在中华大地上销声匿迹。明火执仗的敢称皇帝的家伙虽然目前不见了,但大大小小的没有名号的土皇帝,还存在于不少的社会团体。他们除了正妻,也喜欢包养些个“二奶”做妃子,也在每日胡吃海喝,贪污盗窃,吸食民脂民膏;胡乱折腾,呼风唤雨;甚至无视法律、党规党纪,胡作非为,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江凤鸣先生认为:“铲除皇权思想,根除想当皇帝的潜意识,反对独断专行,唤起全体人民,用民主意识、民主制度,彻底让皇帝的幽灵断子绝孙,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相信,历史是不会开倒车的,中国不再需要,自称是龙种的这种不是人的东西”。
   这样看来,你儿时曾经萌发过皇帝梦,这在我们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的环境里,是不足为奇的,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作为一个研究政治的人在此想对你说,皇帝梦与帝制是不可分割的。依我所见,一种政治人物的出现需要依托一种政治制度的支撑,简单说吧,如果你要当皇帝,就必须有帝制或君主制的支撑,如果没有帝制的支撑而你又要当皇帝,那么,你就必须创立帝制,如果你在21世纪的中国创立不了帝制,那么,你的皇帝梦也就黄了。
   青年:哦,你的话我很受启发,看样子,我的皇帝梦是做不下去了。不过,到了读高中的时候,我的梦又变了。2007年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结果真的选上了。这件事对于我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青年刺激太大了。你知道,奥巴马如果在中国,他的出身和社会地位比我这样一个农家子弟还要卑微,他都能当总统,我为什么不能呢?又到我上了大学的时候,邻国韩国朴槿惠女士当选上了韩国总统(2012年),一个女士能够当选总统这件事对我的刺激可谓是无以复加!当然,我不是一个男权主义分子,然而,一个女士都能当上总统,而我是个男儿!一个女士能干成的事,我一个男儿难道就干不成吗?联想到当年孙中山都当上过总统,孙中山的传记我看过,他也像我一样,是个农家子弟,奥巴马、朴槿惠、孙中山都当上了总统,我为什么不能当总统呢?我确信,我也能当总统!于是乎,从高中开始,我又做起了总统梦。
   我:你想当总统?!对不起,别怪我又给你泼冷水了,你的总统梦恐怕也不能实现。
   青年:为什么?
   我:你知道,我是一个研究政治的,一个研究政治的人习惯上都喜欢运用制度分析法来看待问题。回想一下我前面对你说的话吧,请回答我:你的皇帝梦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破碎的?
   青年:这个好回答,你已经告诉我了,是因为当今中国没有帝制。
   我:对呀,同一个道理,我问你:当今中国有总统制吗?
   青年:这个,这个……,当今中国好像没有总统制。
   我:这就对了!请问:在一个没有总统制的国家会有总统吗?
   青年:这个,这个……,是啊,老师,但有的问题恐怕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这几年我读过很多外国的历史书,如:俄国,一开始没有总统制,后来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开辟了总统制,俄国都行,为什么我们国家就不行呢?
   我:啊呀!这下你可触及了中国社会最大的敏感问题了!你都是研究生了,难道你没有看见,30多年来,那些想在中国开辟总统制的人不都进去了吗?有的流亡海外,有的被判终身监禁,有的被判11年,有的被判4年,有的正在接受刑拘,有的被带去喝茶……,你难道想步他们的后尘吗?
   青年:这,这……。
   我:这样吧,你看这样行不行:既然你在中国的总统梦受到制度的制约做不了,那么,你想没有想过去衙门当官呢?
   青年:不瞒老师说,这个问题我曾经想过。我去年听过国内一位著名政治学者的一个学术讲座,这个讲座是专门讲从政与做官的区别的。这个讲座给我启发很大。对照我自己的实际情况,我认为我只适合从政不适合做官。
   我:你说出来我听听。
   青年:听过这个讲座后我才明白:从政是在多党竞争的制度环境下,从政的人发表自己的政治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候选人,然后竞选,在得票符合法定多数时,获得执政职位和权力,然后在任期结束后该干嘛再干嘛去。而做官,首先像我这样的农民子弟进不了官场;其次,就是通过公务员考试或其他什么途径进入了官场,但中国官场权力分配是委任制或任命制,就是说,我的权力来源是上司的评价而非选票的评价,因此,我只能对上司负责而不能对选民负责;其三,在这样上司决定我的仕途命运成败得失的环境里,我只能讨好上司才有保住现有职位或还有升迁的可能,而我有自知之明:我有良心、有理性、有自己独立的善恶判断,这样一来,天长日久,我迟早会冒犯上司。一个不去拍马反而冒犯上司的下属不是升迁无望就是被逐出官场,即使你偶然爬上去了,也要把你的职位剥夺掉或把你的职级狠狠地无底线地降到最低,这是中国官场的铁打生态;其四,人人皆知,中国官场有史以来拼爹成风。我没有一个好爹,我爹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小时候就听大人说,朝中无人莫做官,因此,即使我进了官场也得不到一个好爹的庇护,也只能任人宰割;其五,……。
   说实话,我知道在中国做官是最实惠的。中国自古就有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也就是说,做官,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老师知道,中国官僚的权力是不受刚性制约的,所以,中国官场腐败丛生。由此,我想,如果我做了官,掌了权,而我的权力又没有刚性约束,那么,我是人,我也会腐败。而当今中国官场,一方面狼狈为奸、官官相护,另一方面又争权夺利、相互倾轧。如果一个官员没有处理好某些要紧关系,那么,他的对手就会借他腐败之名把他送进去。这种事例比比皆是、人人皆知。所以,老师,对于官场我只能望洋兴叹、望而却步。
   我:唉,你说的也对。不过,我想,你是否可以在做官不愿、从政不得的情况下,暂时选择研究政治,用你的学识去议政、言政、论政呢?
   青年:这个嘛,不瞒老师说,我也考虑过。但你知道,现在中国的言论环境是什么样子?你如果要实话实说,就容易触及当局的禁区。如果触及了当局的禁区,轻则删文、封号,重则拘留、判刑。我不是不想接受老师的建议去做学问,去研究政治,而是不想昧着良心当文痞,你知道,当今中国顶着专家、教授头衔的文痞如过江之鲫。
   我:那,那……,这样,你的政治梦不就破碎了吗?
   青年:……。
   对话到此就无法继续下去了,我沉默了,这位青年看我一脸无奈、无助的样子,也沉默了。是的,当今中国的政治状况就这样:既无帝制,又无总统制,只有一党制之下的官僚制。换一句话说是:帝王死了,总统还没有生,只有充满大大小小庙堂里的官僚外加附着在这个躯体上吸血咬肉的奸商和文痞。
   多可惜,一个青年的政治梦,碎了!
   2014-05-19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6日12:26 | #1

    一党制下的官僚制=马恩列斯制+特色制

  2. 傻逼一个
    2014年5月26日04:38 | #2

    傻逼一个

  3. 匿名
    2014年5月26日13:07 | #3

    我靠,专制中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那么残酷的政权还特喜欢自吹自擂,这不,国新办刚刚又发表了《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简直是太恬不知耻了!!!

    恭贺刘晓波、许志永荣获美国2014年度民主奖!(希望有那么一天,他俩能荣获中国给授予的敢斗奖!能荣获自己i国家的授奖。)

    无论是刘晓波的终庭陈词“I Have No Enemies”还是许志永的终庭陈词“For Freedom, Justice and Love”,都读得俺泪流满面。跟俺当年读到魏京生先生的终庭自辩辞一样激动人心。为中国当代有这样硬汉而感到无比骄傲! 共产党总有遭天谴报应的那一天的! 六四的血不会白流,八九民运精神永存,自由永远在召唤着我们!

  4. 匿名
    2014年5月26日16:25 | #4

    傻逼青年
    连投票这种最基本参政权都不给的国家
    想参政只能靠血统

  5. Nsb
    2014年5月26日13:05 | #5

    1998年,美国为了打造第二岛链从海上锁死中国,策动印尼人屠杀华人。

      中国政府得知消息,连夜派了当时中国几乎所有的轮船去当地撤侨。结果台湾也去了一艘军舰,并且开着大喇叭宣传:“中国政府是最坏的共产党,他们是来把你们骗回去枪毙的,然后没收你们的财产。美国是我们的盟友,请相信不会发生什么坏事的。” ——这一宣传导致当时只有500多人选择跟随中国政府回到了中国,一周后美国的补给舰停靠印尼,发放枪支,30多万华人惨遭磨难。

      我看过一个视频,一个华人妇女在轮奸之后被按倒在地上,那些老外拿着一根沾满汽油的拖布从她阴道捅进去,然后点着。那个妇女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嚎着,蹬来蹬去,像一只着火的蚂蚱;视频里同时传来的,还有那些外国人哈哈大笑的声音。——选择跟着中国回来的500多印尼华人,现在还有很多活跃在中国的企业界,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上网搜索一下他们的亲诉。

      所以我无数次的跟人讲:不是我有多爱国,而是由于人性和民族存在的天然存在,所以我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站在一起。

      有人说,民族主义无所谓了,人家美国的黑人白人都一样和平共处。可我的朋友们啊,你们看到的这只是目前这短暂的和平时期,这只是美国经济相对富足的时期的表象而已。你们知道不知道,每次美国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如1939年、1967年时,都有大批黑人被活活打死,因为失业的美国白人会抱怨是“黑鬼抢走了自己的工作。”

      1916年时,一个黑人路过华盛顿广场,被一群失业的白人青年抓住,用铁丝捆起来,架在火堆上活活做成了人肉烧烤。围观的人拍照取乐,路过的警察也很多,却无人心生怜悯。

      在中国国力最弱的年代,每一根美国铁路的枕木下都埋着一具中国人的尸骨。当你知道了这些,当你回想起过去这些海外华人的悲惨历史,你还会相信:无论国家怎么样,只要移民了就能过得很潇洒这种鬼话吗?

      如今,中国不敢说强大到无人能敌,但至少我们比当年已经强大了不少。我们有了自己的军舰、有了自己的卫星,所以利比亚和叙利亚在打内战之前,都要先等中国政府撤侨完毕之后才敢开打,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先杀了再说。

      我外公告诉我说,当年在国外,外国人根本不把中国人当人看,很多酒店都写着禁止中国人入内,但如今中国人再去住这些酒店则会受到礼遇,这不是因为你牛逼了,而是因为你的国家牛逼了。

      奥巴马曾在香格里拉会议上力邀23国参与围堵中国时这样说道:“中国有13亿人,他们越崛起,我们就会越没饭吃,因为地球资源供给是有上限的。所以为了我们能继续过现在的生活,就必须遏制中国的发展。” ——这段视频网上不难找到,朋友们可以自己去搜来看看。

      然而中国的崛起大势已经不可阻挡,13亿人都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总不能为了西方人的美好生活,而选择自我毁灭吧?以今天中国的硬实力,除了我们自己发疯以外,没人可以再把我们扳倒。

      美国一边公开宣称不是中国死就是西方亡,一边又拼命告诉中国民众:你们的政府有问题啊,必须推翻它,然后你们就能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请问,还有比这更可笑和自相矛盾的逻辑吗?但是,是谁让你们轻易地选择了相信这些谎言?诸位亲朋好友,扪心自问。

  6. kk
    2014年5月26日21:42 | #6

    楼上的谣言,如果我们国家第一次派遣所有的船,为什么被杀30w一条船都没有派遣,你当人们都是傻子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