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刘汉案的“孙某某”,中共留下的一计“活棋”

四川“双面富豪”刘汉涉黑案上周终于下判,但刘汉案真的完结了吗?迄今各方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一是说刘汉被判死刑,是“周老虎案”升级的一记伏笔,论据是法院迟迟没有公布判决书。二是说“到此为止”、甚至“杀人灭口”。持有这种看法者认为,这次被揪出的“保护伞”级别太低,在刘汉处死后,死无对证,本案更难扩展和升级。但有评论人士认为,该案是“暂告段落”没有终止,更不是“杀人灭口”,本案显然还有后续,许多人忽略了本案还有一关键人物“孙某某”没被判刑,被“另案处理”。

四川“双面富豪”刘汉涉黑案上周终于下判。经过17天庭审后,从贩卖木材、开赌博游戏厅起家,最终积累到近400亿人民币(80亿新元)资产的刘汉与其弟刘维等五人被判处死刑。至此,这个从1993年以来活跃于四川商界政界,涉嫌金融诈骗、贿赂、非法买卖枪支弹药,背负了九条人命的犯罪组织,即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刘汉案真的完结了吗?

不言而喻,刘汉案之所以引起高度关注,不只因为民营企业家的“黑底”被揭发,而是该案牵涉官商勾结的幽暗黑幕,以刘汉罪行的严重性,他的“政治保护伞”应该既广泛还有“通天”能耐。《财经》杂志就详细报道,刘汉与四川省、海南省、河北省好几名在位部级大员都有关系,也曾与周滨(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子)有两宗生意往来与利益输送,“帮助周滨赚钱”。

今年较早前,中国官媒一度为刘汉案造势,吊足大家的胃口。新华社指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为拉拢腐蚀官员,不惜重金铺路”,“关系网辐射到成都、乃至北京”,大有准备直捣黄龙,一举端掉整个官黑贪腐集团的架势。刘汉案会打出什么级别的“老虎”,被视为新领导层反腐决心与反腐政治能量的风向标。

岂料,庭审却是“反高潮”,被控受贿的三名干部,所谓的刘汉“大靠山”,行政级别不过副处级。像刘学军,他原是德阳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大队长,为求升官向刘维、刘汉请托,最后以扣下刘维涉案的杀人案为回报。

按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用的“苍蝇、老虎一起打”比喻,这三个涉案干部应该说是“苍蝇级”,别说是追查刘汉在北京的“关系网”,连成都的干部都没动到。香港媒体引述熟悉案情的消息人士称,周滨的名字也没有出现在起诉书中。

那刘汉案是完结了吗?迄今各方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一是说刘汉被判死刑,是“周老虎案”升级的一记伏笔,论据是法院迟迟没有公布判决书。

二是说“到此为止”、甚至“杀人灭口”。持有这种看法者认为,这次被揪出的“保护伞”级别太低,在刘汉处死后,死无对证,本案更难扩展和升级。

我倾向认为该案是“暂告段落”,没有终止,更不是“杀人灭口”。刘汉、刘维等被控直接与间接导致九人死亡,死刑估计是符合量刑规定。

而本案显然还有后续。许多人忽略了一点,本案还有一关键人物“孙某某”没被判刑,被“另案处理”。中国官媒习惯用“X某某”来表述需要匿名人士,但大家都知道,此人就是汉龙集团总经理、集团实际操盘手孙晓东,他从1993年就与刘汉、刘维兄弟开设赌场,估计是这个犯罪团伙的第三号人物,官方起诉书将“孙某某”放在刘汉、刘维之后,为黑社会集团的组织领导者。

据说,在完成财富原始累计后,刘汉对于生意已经不是特别操心,主要由孙晓东亮相与运营。在刘、孙二人结识周滨后,汉龙集团与周滨的生意往来,是刘汉指导,孙晓东经手。

“孙某某”为什么成了“另案犯罪嫌疑人”?当局没有解释。但放在中国当前的反腐形势下又很好理解,当刘汉被判刑后,“孙某某”就是一个“活口”,一计活棋,是本案相关“老虎”需要被揪出时可以出庭的证人。

此时,中国的高层反腐似乎进入胶着期。去年下半年以来,境内和外国媒体一度齐齐为“打周老虎”案造势,这个氛围最近淡了下来。外媒还传出前领导人江泽民等劝习近平“收手”的传闻。前常委曾庆红与江泽民近期先后亮相,江泽民会见来访的俄罗斯总统,都是高层博弈又妥协的信号。

妥协也是暂时的,所以才有留一手“活棋”的必要。

上周,在刘汉案宣判后,央视难得地播出了“孙某某”和刘汉在庭上对峙的画面,央视对“孙某某”的脸部打了马赛克,但通过原音对话,观众可以听到他语气里的颤抖,包括他突然对刘汉说:“汉哥,我觉得(你要)面对。”在刘汉被带出法庭那一刻,“孙某某”180度转过头,看了身后的刘汉——马赛克遮住了他的脸,却掩不住他激动的情绪,他拿纸巾大力拭擦眼泪的动作,叫人看了也动容。

“孙某某”大概知道,这就是他看“汉哥”的最后一眼,自己又答应了什么交易。接下来,他的命运充满未知:是充当污点证人换来从轻发落,还是长期被关押,这都看高层“打老虎”后续以什么方式和在什么层级上进行。比较遗憾的是,中国反腐虽然已比过去透明,但仍没有完全走在法治的轨道上。而“孙某某”们,他曾经怎么作威作福、独霸一方,在更强大的体制力量下,都是砧板上的肉,政治交易的筹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7日10:22 | #1

    老江 不死 国难 未己

  2. 匿名
    2014年5月27日17:11 | #2

    留一个“活口”,一计活棋, 为什么不留二个“活口”,二计活棋?

  3.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27日15:17 | #3

    都在等蛤蟆,但看起来还有很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