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严打一年

发生在5月22日的乌鲁木齐杀戮事件,直接刺激了中共在新疆部署为期一年的反恐严打,并在此后进一步明确扩展至全国范围。

23日晚间,天山网发布当天下午的自治区电视电话会议通报:“经中央同意,根据国家反恐怖领导小组的决定,结合新疆当前严峻的反恐维稳形势,自治区党委决定从今日起到2015年6月,以新疆为主战场启动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切实维护各族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正常的社会秩序。”

根据这份通稿,参加会议的新疆官员们宣誓要“采取超强硬措施、超常规特殊手段”,“充分发挥政法机关和军队、武警作用,形成反恐维稳整体合力,下重手、出重拳”:“重点围绕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团伙、制枪制爆窝点、恐怖训练窝点,以及具有现实危害的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分子、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违法犯罪在逃人员,发现一批、深挖一批、严惩一批。同时,管控一批涉恐、涉宗教极端重点人员,整治一批与暴力恐怖活动密切相关的突出治安问题和重点乡镇村,大力营造严打、严治、严防的社会氛围,使暴力恐怖、宗教极端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坚决遏制住暴力恐怖活动多发频发势头,坚决防止暴力恐怖、宗教极端活动向内地发展蔓延,确保新疆社会大局稳定和长治久安。”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新疆日报周六通栏头版头条所示——新疆军警民联合武装巡逻暨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誓师大会。站在重装上阵的武警公安等各维稳力量面前,张春贤一改他过去为人熟知的温文尔雅表情,要求“以零容忍的态度、铁的手腕,出重拳、下狠手”:“敢于出手、重拳打击,尽速发现一批、深挖一批、收押一批、严惩一批,迅速形成严打高压态势。睁大眼睛,攥紧铁拳,敌人出现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把他们打下去!”

被官方喉舌反复强调的关键词是“超强硬措施、超常规特殊手段”以及“发现一批、深挖一批、严惩一批”。显然,在连续三起极具挑衅示威意味的暴恐袭击刺激下,中共官员已经对其反恐战术实行调整,由被动防范转为“主动出击、先发制人”,试图通过“打一场反暴恐的人民战争”形式,扑灭那些可能目前还埋伏在地表之下的火种。

于是,装甲车开上乌鲁木齐街头的画面,传遍当日各大门户首页,辅以宣布“5.22”案件告破的警方公告:“现已查明,实施此案的暴恐团伙共有5名成员,4名现场实施犯罪的暴恐分子当场被炸死,参与策划的另一名暴恐团伙成员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于5月22日晚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被抓获,死亡暴恐分子的身份已经DNA检验认定。案件共造成39名无辜群众遇难,94人受伤。

经公安机关查明,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麦麦提·麦麦提明,热依木江·麦麦提,麦麦提敏·麦合买提,阿卜来提·阿卜杜喀迪尔等人(均为新疆皮山人)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参加非法宗教活动,收听收看暴力恐怖音视频,于2013年底初步形成了5人暴恐团伙。为实施暴力恐怖犯罪,该团伙购买制爆原料和作案车辆,制作爆炸装置,选定袭击目标。5月22日7时50分,麦麦提·麦麦提明等4名团伙成员实施了暴力恐怖犯罪。”

及至昨日,“30天内自首减轻处罚”的新疆公检法联合通告话音未落,公安部网站宣布这场严打行动已获升级,从全疆范围明确扩展至全国范围:“经中央批准、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决定,以新疆为主战场,其他省区市积极配合,开展为期一年的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

根据通报,作为“积极配合”的其他省区市代表,河南、浙江、广东、云南公安厅负责人在会上发言,介绍交流有关情况和开展专项行动的安排意见。

所以,在今晨出版的各地都市报上,以京华时报八个大字——“全国严打暴恐一年”——为代表,新京报、京华时报、钱江晚报、重庆晨报、成都商报、晶报等均以头版头条通报此讯。

都市快报则与南方都市报一道,重点播报新疆官方于25日凌晨实施的“零点”抓捕行动。根据新华社引述,此次新疆公安机关的抓捕行动重点针对“在网上传播暴恐音视频、宣传煽动‘圣战’人员”、“有现实危害的涉恐重点人员和极端重点人员”“多次参与危安、涉暴轻微犯罪未经处理尚未悔改人员”“今年以来参与暴恐团伙和宗教极端团伙人员”四类人员开展,抓捕的涉暴力恐怖犯罪的嫌疑人基本以80后、90后为主体,他们大多通过互联网和多媒体卡等载体观看暴恐音视频,传播宗教极端思想,学习‘制爆方法’和‘体能训练方式’,借助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讲经点等交流制爆经验,宣扬“圣战”思想,密谋袭击目标等。

按照这份反恐成绩汇总,“5月以来,和田、喀什、阿克苏三个地区公安机关针对复杂、严峻的维稳形势,严查深挖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共打掉23个涉恐涉爆和宗教极端犯罪团伙,抓获200余名犯罪嫌疑人,收缴200余枚各类爆炸装置”。

事实上,即便没有发生“5.22”严重暴力恐怖案件,“社会面巡控和重点部位防控”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展开。5月22日当天早晨出版的南方周末封面文章就是《安保大升级,反恐常态化》:“最大限度地将警力摆上街面,是公安部对中国各地警察提出的新要求。这项名为‘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行动,于3月16日向全国推开,要求实现‘武装巡逻、动中备勤常态化’,以‘最大限度挤压违法犯罪活动空间’,增强民众的安全感。”

“打出实效”,同时也要“打出声威”。过去几天里,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的示范效应下,中共宣传官员管辖下的各类媒体——尤其是在新疆——已经将谴责声势抬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分贝。新疆日报和天山网上,满目皆是各类身份人士向暴恐分子宣战的檄文。

毕竟周末,微博上的议论倒是已经明显退潮。比起发表了类似言论的@二逼瓦西里和@李子暘,是北京大学教授吴必虎因其身份而遭遇了更大范围的抨击——这位学者在23日晚间微博留言,建议“借鉴人类历史经验防恐暴”:“极少数的伊斯兰极端宗教分离恐暴分子已经妨害了包括维吾尔族人民在内的生存底线。我同意一些网友的建议,恐怖分子很难预防不易清除,他们也不怕死。怎么办?连坐。其家属、邻居、所在清真寺的阿訇,应该连坐,因为他们理应承担监视可能的恐怖分子的责任。通过野蛮实现文明。”

这一“连坐”之说显然触犯了多数自由派知识分子所信奉的普世价值,于是,立即遭遇驳斥的@吴必虎子夜补充说明:“对知情不报、同宗掩护、提供支持者必须一并追查法办。要获得安宁与生存,需要作出一些牺牲。高额奖励举报者。建立全面覆盖的指纹、血液DNA检测系统,任何自杀式恐暴分子都能立即查出其姓名及社会关系,追查所有共犯、知情不报者并予法办。这就是现代的‘连坐’。”

重新定义“连坐”并不能有效解围。周六,吴教授声称“面对汹涌声浪,既不愤怒,也不沮丧,只有高兴。因为舆论总的方向是对文明与法治的坚守:中国不会重返愚昧与暴政之路”,而后又以反问方式自辩:“在南疆地区现已出现维吾尔聚居区民族排他、村里清真寺多于学校、对中国缺少国家认同而企图建立自己国家的现象。这这种情况下家族和村里的居民即使知道有人准备炸药、刀刃要去搞恐暴也无人举报。那些反对我的人,你们想过这样下去的可怕后果吗?”

不过,结局证明,对@吴必虎来说,更可怕的终究还是汹汹舆论。他的“高兴”只持续了几个小时,当天下午便改为发布“休战声明”,昨日凌晨更宣布道歉:“‘连坐’一词明显错用,再次更正。为此引起争议深表歉意。希望此事不再发酵,大家共同维护民族团结,共同打击恐暴活动,一起建设我们民主、自由、平等、幸福的伟大国家。”

对@吴必虎的部分反对者来说,官方部署的严打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担忧,他们深恐中共会借用反恐名义扩大打击范围,乃至“扣帽子”。所以,当那些支持严打的人们努力传播新疆警察吃盒饭、睡地板的辛劳画面时,另一些人则冷嘲热讽,更愿意抱怨乌鲁木齐警方制止民众在案发地点献花,或者转而指责北京警察正在对想要入学的非京籍儿童实行“维稳”,以及四川合江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许江带女下属开房弄丢配枪。

另一种非议因“双重歧视”而起。叹息维族人在内地遭遇“有色眼镜”的声音,和愤懑于汉族人在新疆难以获得公平机会的声音同样哀怨。更不用说,其间夹杂了一些新仇旧恨。@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上个月声称“‘两少一宽’符合国际惯例与历史传统”、“改革开放后新疆清真寺数量增长是回归历史常态”,本意是要反驳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主任朱维群,孰料,一个月后,却因其间“英国在治理殖民地过程中,也承认当地的习惯法或宗教法”等论述,而被那些指责胡耀邦“误国”者重新发现,斥其遗患无穷。

一直致力在汉维两族间建立纽带的@黄章晋,上周五下午重新贴出他那篇《新疆维吾尔社会正陷入深重的社会危机》,并在昨晚感叹:“因为种种社会性因素,中国正进入一个宗教热时代。基督教会因为其组织性的优越,成为扩张最快的宗教,虽然它不可能成为中国这种大国的主流文化,但中国却可能成为基督教人口最多的国家。通常,宗教‘后进’社会的信徒总是表现得更为狂热,因此,将来中国公共议题上宗教因素会来得比西方国家更强烈。”

其实,曾与“连坐”同样引发争议的,就有“要在宗教重灾区大力宣扬无神论”之说。

倘若说“追查所有共犯、知情不报者并予法办”应该确属此番严打题中应有之义,那么,“信教可耻”无论如何也超越了中共官方口径的边界。

根据新华社通报,在22日晚10时召开的全国反恐怖工作紧急视频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强调反恐问责制之际,就已声明“要严格把握党的民族宗教政策”。

中共喉舌将公开谴责对象限于“宗教极端思想”。新疆日报昨天是由乌鲁木齐市天山区白大寺伊玛目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等出面,强调“伊斯兰教倡导和平,反对暴力”:“作为一名爱国宗教人士,我坚决支持和拥护党中央的重大决策,并积极协助党和政府做好广大信教群众的宣传引导工作,把伊斯兰教基本教义中含有和平、团结、爱国的思想贯穿到讲经、解经中,增强信教群众抵制宗教极端思想渗透的能力。”今晨,人民日报所刊《宗教岂容极端分子劫持》,亦称“那些打着宗教的幌子,披着宗教外衣,却大开杀戒、滥杀无辜的人,根本就不是宗教人士,而是恶魔附身”。

至于美国,则因为那份首次将新疆发生的暴力袭击定性为“恐怖袭击”的白宫声明,而获得了周六环球时报“值得鼓励”的评语:“美国白宫最新表态的变化值得欢迎。前天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也发表声明谈新疆发生的‘恐怖袭击’,表示‘此刻我们与中国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这些共同构成西方舆论的新动向。现在判断这是美英的临时策略调整,还是它们有可能是全球反恐舆论转折性变化的先声,为时尚早……确信美国支持新疆暴恐活动,这种看法在中国广泛流行,构成了中国公众对美国认识最有塑造力的元素之一……尽管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还是要对白宫的22日声明给予肯定和鼓励。希望亚太地缘政治的互动在悄悄产生某种峰回路转,引导美国的一些意外转变。”

基于暴恐频发,近日来多有民间智库将习近平在经济领域的“新常态”思维引申至反恐话题,根据微信号“智谷趋势”援引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学会(IEP)”关于近年来全球恐怖主义状况发展的研究,全球范围内的恐怖主义态势在2002年到2011年的十年间急剧升高;而中国的恐怖主义活动在2008年后也呈现明显增长态势,中国所受到的恐怖主义威胁在全球范围内已属于中等偏高,2011年排名全球第23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7日10:00 | #1

    这个人五毛隐藏的很深

  2. 匿名
    2014年5月27日11:16 | #2

    @匿名
    你这个美分表现的很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