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以史为鉴 中国腐败并未失控

内地的腐败情况是否已经失控?许多人认为的确如此,一些人则认为不至于此。另一些人表示并不清楚,包括我自己在内。

内地的腐败问题向来是媒体关注的焦点,随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反腐败运动,当局加强反腐力度,令腐败问题愈发受到注目。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者雷鼎鸣最近在其博客上就内地腐败问题发表了独特观点。

雷鼎鸣的博客开头写道,内地经常有这种说法:不大力打贪便会亡国,但大力打贪却会亡党。

雷鼎鸣认为这种说法有所夸大,并表示许多中国人只知道自己国家存在腐败,而不知道其他国家的情况,因此没有办法进行比较。

另一方面,许多西方民主人士认为,内地会出现腐败问题,是因为其制度与西方不同,也不是民主国家。不过这一理由并不充分,因为西方国家及民主国家也存在腐败。

本文开头提及的问题,是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 )经济学家雷米雷斯(Carlos Ramirez)在2012年的研究课题。雷鼎鸣在其博客中引用了雷米雷斯的研究。

雷米雷斯基于同类的事物才能互相比较的原则,将1996年以来中国的腐败情况与1870年至1930年间美国的腐败情况进行比较。 1990年代末中国的人均实际收入,与1870年代美国的水平相当,均为2800美元(以2005年的购买力计算)。

接着他又用贪腐指数衡​​​​量两国,1870年代的美国比起1996年的中国贪污程度要高出7至9倍。雷米雷斯又将2009年的中国与1928年的美国再作比较,2009年中国的人均实际收入是7500美元,与1928年的美国接近,而两国的贪污指数也十分接近。

雷米雷斯得出结论:历史经验表明,在相同的经济发展阶段,美国的贪污比中国更严重。两国均遵循腐败的“生命周期”理论,处于起飞期的经济体系往往容易出现贪污,但其后情况将好转。大部分经济学家都认为,随着中国继续向前发展,腐败情况预料将减少。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雷鼎鳴:中國打貪難一蹴即至

中央政府這一、兩年來打擊貪污腐敗的動作頗大,但收效如何,仍是未知之數。我在內地的朋友告訴我,現時有個說法在民間頗有認受性,即不大力打貪便會亡國,但大力打貪,卻會忘黨。這個說法稍有誇大,但不是沒有道理。

貪污在短綫而言,可以起到潤滑劑的作用,使市場中閉塞的經脈得以暢通,例如從前內地房屋荒嚴重,不賄賂便住不進每月租金只是數元的房子,很多男女等不及房子,久久不能成婚,惟有靠賄賂走後門爭取房子。但長遠而言,貪污又會打擊一國的經濟增長,況且貪污在道德上絕對說不過去,所以政府出手打擊之,是應有之義,不作此舉的政府,很易喪失人民的支持。我們若冷靜一點看此問題,當會發現國家的元首都大有誘因去打擊貪污。假如這些元首是大公無私的,他們自然反對貪污。但就算他們只為私利,若眼見手下官員不斷貪財,也會明白這種活動會侵蝕經濟,對元首的管治及權威性不利,因此也會反貪。

自由競爭市場 腐敗絕迹

我相信習李政府有打貪的決心,但他們能在十年八載間使到貪污大幅下降嗎?或者不易,但逐步下降,則有可能。用嚴刑峻法的話,的確可使貪污收斂,但絕不可能杜絕。這正如任何社會都會有犯罪,若要做到零犯罪的話,執法的社會成本會趨向無限大,並不划算。

若要更準確評估形勢及據此而制定政策,我們需對貪污的特性多作了解。

貪污是一種經濟現象,有其自身規律。它一定涉及權力,在完全自由競爭的市場中,貪污根本不可能出現。試想某人若要別人付出賄款才肯賣出一種產品或服務,顧客在自由市場中只要到別處購買便可,誰會肯付出額外的賄款?但若權力嚴重干預市場運作,有權之人便可擁有壟斷力量,別人不找他們也不成,貪污自然容易滋生。

上述說法是經濟學的常識,但與一些流行說法頗為不同。後者往往從文化因素或國家是否民主作為造成貪污的條件。但我們只要縱觀世界各國,當可發現無論是甚麼文化系統,是獨裁社會還是民主社會,全都在歷史上及現在可找到貪污的蹤影。例如,英國縱然一早已有民主制度,而且法制成熟,但十八世紀時的英國卻是極其嚴重的貪污大國,其海關官員更是臭名遠播。

經濟起飛階段 易生貪污現象

最近讀到一篇學術論文,是一位叫雷米雷斯(Carlos Ramirez)的經濟學家所寫,內容很有意思。他首先將1996年的中國與1870年的美國作比較,用這兩個年份是因為1996年的中國人均實質GDP(用2005年的購買力計),等於2,800美元,而美國在1870年的人均實質GDP剛好也是2,800美元。由此可見,中國在1996年的經濟發展水平與1870年的美國相仿。但據他構建的貪污指數所顯示,1870年的美國比起1996年的中國貪污程度要高出7至9倍!當年美國有一系列的貪污大案,涉及賣酒的利益及三K黨的無孔不入,連格蘭總統的親信也捲入在內,但其後美國貪污有所下降。雷米雷斯又將2009年的中國與1928年的美國再作比較,2009年中國的人均實質GDP(也是以2005年的購買力計算)是7,500美元,與1928年的美國接近,不過,兩國的貪污指數卻也十分接近。

雷米雷斯的解讀是:(一)我們不要忘記歷史,在相同的經濟發展階級,美國的貪污比中國更嚴重。(二)十八世紀的英國正處於工業革命開始時經濟的起飛階段,1870至1928年的美國也是經濟起飛階段,1996至2009年中國同樣是經濟起飛。由此可見,處於起飛期的經濟體系往往容易出現貪污,但其後有可能會好點。我們不一定要完全認同上述的觀點,甚至可質疑其所用的數據(其論文有大量篇幅解釋其數據的計算法,論文在網上可找到),但若他的結果基本屬實,則可再確認民主大國如美國(或是印度,也是民主國家,但貪污比中國更嚴重),貪污一樣可以盛行。貪污似是發展中國家的常見現象,這些國需要頗長的經濟發展期才能減低貪污的普遍程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9日12:55 | #1

    什么是失控呢?是中国彻底完蛋了才叫失控吗?

  2. 首恶之都罪恶之源
    2014年5月29日13:58 | #2

    对权力全无监管的情况下,找个美国人来说腐败没有失控?他在中国生活过吗?他体会过从出生到坟墓的各种吃拿卡要吗?没有那还说个鸡巴

  3. sjd
    2014年5月30日04:19 | #3

    Kao, 现在找洋人洗地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