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中纪委尝试推行特赦制度?

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北京时间5月26日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重申了要继续坚持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但是杨也表示,要“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杨晓渡同时表示,“在查办案件上,对反映中管干部问题线索进行清理,全面摸清底数,认真进行审查,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考虑到中纪委监察部的有限人手和中管干部的人数规模,我认为这项工作很可能在去年就已经着手或完成,只是最近才对外公布。

从“重点查处”到“摸清底数”,老牛认为,这其实意味着中共已经开始在反贪腐中尝试推进特赦制度。

当然,这种特赦模式,和香港廉政公署成立时对贪腐警察的特赦不同。当时香港的特赦是由港督出面按时间简单划线特赦,在此之前既往不咎。中共今天尝试推出的特赦模式虽然也以十八大为时间界限划线,但是对“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却保留了追查既往贪腐事实的权力。

这种差异是由中共的特殊情况所决定。对中共来说,反贪腐是法律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在反贪操作中,必须综合考虑高层政治平衡、官员贪腐实际和民众反贪诉求。在最大程度满足民众反贪诉求的前提下,对不同类别的老虎苍蝇,根据贪腐性质与涉案金额,采取差异化处理方式。在贪腐大面积普遍存在的情况下,还要保持官僚队伍整体稳定。

但是,在对待贪腐这个事上,因为执政党的性质和民众对贪腐的痛恨,中共还必须继续坚持零容忍态度,展现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决心。在贪腐依旧肆虐且尚未找到治本良策的情况下,必须对贪腐继续保持政治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留对部分贪官的追诉权力。

现在有声音认为反腐会亡党,也有声音认为在央企反腐会影响经济发展,还有声音认为中共应适时停止高压反腐。这些认识都是极端错误的。反贪刚刚取得阶段性成果,贪与反贪力量正在对峙角力,反贪工作只能在各领域继续强势掘进,如果后退,之前的所有努力将全功尽弃,新领导层树立的权威就会因此而丧失。

也因为贪与反贪在对峙角力,中共在继续正面进攻强势推进反贪同时,要尽快想法分化瓦解贪官群体,最大可能减少贪腐势力对反贪工作施加的阻力,特别是来自中高级干部的阻力。在这种情况下,对中管干部“摸清底数”,并把“查处重点”放到“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等四类人群身上,是非常重要的策略性举动。

《苹果》中纪委要特赦“老老虎”周永康?

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5月26日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对腐败问题的态度中,外界对此视之为中纪委的特赦令,质疑是否自此放过涉贪的上届政治局委员、常委,即只打新“老虎”,特赦老“老虎”。

周永康案久拖未决、中共官场人人自危之际,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26日表示,日后反腐要“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

对此,外界视之为中纪委的特赦令,质疑是否自此放过涉贪的上届政治局委员、常委,即只打新“老虎”,特赦老“老虎”。甚至有分析认为,是否会由此特赦“老老虎”周永康。

杨晓渡的言论发表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名为与网民交流,实际上刻意安排与主持人一问一答。网站同日公布湖南省政协前副主席阳宝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成了中共十八大后被查处的第28个省部级高官。阳宝华在三年前已卸任,但未成为中纪委特赦令的受者。

中共一直未能扭转官员贪腐越反越多、越反越高级的趋势,曾三度传出有意效仿香港1970年代的特赦做法,以启动新的廉政制度,包括1991年、1997年及2012年的党代会之前,特赦的条件分别为贪贿金额在20万元、50万元之下,但因公然特赦贪官有损党的伟大形象,终究未能执行。

杨晓渡今次公开提出反贪重点以十八大为界,有变相特赦之意,可以让深陷贪腐泥浆战的中央军委、中纪委、全国人大、国务院等前领导人都松一口气,避免权贵家族集体对抗习近平、王岐山的局面持续恶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29日13:02 | #1

    注定会失败的

  2. 和尚
    2014年5月29日11:57 | #2

    包子认输了,开始放风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