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近发生的宅急便杀人事件

这两天这案子在日本闹得沸沸扬扬。。前些天主战场终于转到上海。。。

以下转自豆瓣——

<进行中> 宅急便杀人事件 <5/28更新>
2014-05-27 11:06:27
2014年5月初,此事作为失踪人口事件出现在媒体上,直至25日,高度腐败的尸体被发现,警方公布了较为详细的案情,包括嫌疑人可能使用的作案(藏匿尸体)手段等,因其离奇诡谲,受到媒体高度关注。

目前嫌疑人已经被上海警方拘留(2014/5/28)

简单梳理一下案情:

———人物———

受害人A,岡田里香(Okada Rika),日本女性,29岁。现职为准看护师(即护士,但没有「看护师」级别高),在大阪西成区一家医院工作。

重要参考人Y,女性,日裔巴西人,29岁,与A为小学、中学时代的同班同学。母语为日语,高中毕业后回到巴西,之后又来到日本,在东京工作,居住在东京八王子市内的公寓。

可能的知情人Z,女性,中国人,年龄不详,北京人。2008年来日本,在大阪居住2年后,考上东京八王子市内大学研究生院,专业为城市规划。2013年毕业。与Y租住在同一间公寓。

———时间线———

2014年2月1日,A在Facebook上po文,称要参加小学同窗会,与阔别10多年的同年级好友见面,非常激动。
据称,A曾发布一张聚会时的照片,Y就坐在其对面的位置。但现在A的FB已经无法打开。

3月21日,A最后一次出勤,并回到家中。

3月2X日,A的工作单位收到一封以A的名义发来的邮件,说「工作不做了」。

3月23日以后(推定),A遇害,在大阪独居的室内留下血痕。

3月XX日,一具长2米左右的包裹,通过宅急便服务,发往Y在东京的居所。该包裹的内容物说明为「人偶(人形)」。
宅急便的工作人员说,当时打电话来预约快递服务的是女性的声音,称运送物品为「粘土制的玩偶(フィギュア)」。

警方怀疑,该包裹即为A的尸体。
这里有一个很吊诡的细节:这张宅急便单据的发件人姓名、收件人姓名均为A自己——这很常见。而快递公司不知道的是,包裹内容,也是她自己……

4月上旬,Y使用A的户籍誊本(类似于户口簿),申请了一本日本护照。

据签发护照的机关职员回忆,来窗口领取护照的是一名自称岡田里香的女子。
这里利用了一个日本护照发行办法的漏洞。一般人申领护照,会要求提供户籍誊本,
与此同时,一般还需要提供驾照等,若申请人没有驾照,健康保险卡/年金手帐(养老保险手册)亦是有效证明文件——但健康保险卡上面没有照片。
只要年龄性别基本一致,就可以申领。
Y利用这一点,弄到了一本显示为A的姓名,但却带有自己本人照片的真护照。

5月3日,Y以A的身份出关,离开日本。机场录像发现,Z与Y一起行动,搭乘羽田-上海航班飞往上海。
……话说5月3日有人从羽田飞上海的么?说不定和这两位女性同一航班哟。

5月4日,通过调查A的信用卡消费记录,发现其曾支付过一间东京八王子市内的仓储服务费用。
租赁开始时间为4月下旬。警方要求仓储公司配合调查,打开隔间,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
尸体系用缓冲材料(泡泡纸?)包裹后装入纸板箱,外面再包裹了一层塑料膜。

有人目击数名头戴浴帽的男子将一具包裹搬入仓库。推测浴帽是为了防止在现场留下毛发。
与Y、Z住在同一栋公寓的邻居,声称曾经在电梯内闻到异味。

5月25日,警方宣布,确认无名女尸即为失踪两个多月的女子A。

5月26日,警方向媒体公布了更多细节,包括遗体上的刺伤/切割伤多达数十处等等。
警方判明,死者被利器隔衣刺中多处,但并无反抗伤,怀疑行凶者将其杀死后又多次下刀。
快递单据上,委托人为A的名字,但留下了Y的手机号码。

警方开始正式搜查Y与Z在东京的居所(公寓是以Z的名义租下的),应该很快会有更多发现公布。

5月27日,被害人A的友人证言称,A在3月下旬,曾在FB上po文,说「发生了一件非常令人不爽的事情。我气得浑身发抖。」
友人说,A平时在网上的感觉都是比较乐观向上的,po文也以朋友聚会、自己做的糕点照片为主,
如此明显地流露负面情绪是很少见的。
——这条状态很快就被删除了。

A失踪后,信用卡被用于购买机票、租赁储物间,同时5月之后还有在上海使用的痕迹。

A的父母曾向A发过邮件,得到的回信,也是发自中国。

————下面是网路追追追————

这个事情吸引关注的要素太多了。藏尸手段(利用商业物流服务/仓储这个事情吸引关注的要素太多了。
藏尸手段(利用商业物流服务/仓储服务);
移民问题(被害人=日本人;嫌疑人=日裔巴西人;潜在知情人?=中国女留学生);
潜在的感情纠葛?(三位主要角色均为女性)

因为媒体爆出来的料已经足够多,比如Z曾经就读的大学距离尸体发现地只有数百米,就读的专业为城市规划(都市計画論),论文还得过奖……
因此在地图上很容易就大体确认了学校名字,再找到毕业生论文,真名,以及FB/Twitter/人人网等社交媒体帐号。

Z毕业于中国北方一所普通高校,专业是日语。2008年(或2009年)毕业后,先到大阪上学(可能是以语言学校的名目获得签证),待了两年。
其间,与在超市打工的Y相识,成为朋友。
2011年左右,考上东京的大学研究所,开始念硕士课程。
2013年3月毕业。

毕业后可能暂时没有找到正式工作?所以媒体没有称其为「公司职员」而是「前留学生」。不清楚是以什么签证滞留日本。
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与同性好友合租一间公寓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Y与Z未必是恋人关系。

但两人关系很好,这是可以肯定的。
Z的社交帐号上残留有与Y互动的痕迹。
Y的FB头像照片内有两只泰迪犬,而同样的两只狗也出现在Z的相册内。

但目前,Z目前可能只是知情人,而不是合谋者。甚至,有可能是被Y胁迫,不准透露风声……

希望警方早日破案,凶手早日落网。

5/27更新:新消息称,中国女生Z,在被害人失踪之前就离开日本,回国找工作了。其回国时间是在被害人遗体被转移到仓库之后!这很可能意味着Z对杀人/藏匿尸体的事情毫不知情,蒙在鼓里和Y一起去了上海……这……貌似危险啊!

5/27 17:18 【速報】该事件中的日裔巴西女子已被中国警方拘留,罪名为「非法滞留」。

————–

5月28日,警方公布的信息:

1、在包裹受害人遗体的包装材料上发现了Y的指纹;
2、Y与Z租住的公寓本来租期到3月底为止,3月底之前,有人致电房东,要求延期一个月;
3、公寓钥匙已经归还给房东,室内清理过,不像是匆忙逃离;
4、有人以A的名义办理了多张信用卡,在日本国内与上海都有使用痕迹,支付总额达100万日币(约6万多RMB)。其中包括中日往返机票、、日用品、狗粮等;(什么?狗粮??没错,狗粮。Y养了两只泰迪犬……)
媒体公布的信息:
1、FNN(富士电视台)的记者三天前就锁定了Y在上海的居住地与行踪,并进行了跟踪拍摄;
2、根据公布的视频片断(人物脸部打码),Y在上海与Z同住,除了吃饭,基本不出门活动;
3、Y出门时Z必定手挽手与其同行。某天还有一位大妈也和她们一起,与Z分别牵着Y的左右手;
4、5月26日,Y与Z出门后坐在一处(公园的?)长凳上,神情严肃地讨论事情;
5、5月27日上午,Y独自出门,前往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投案。
6、Y被(领事馆?)移交给中国警方,警方以“使用假护照非法入境”拘留了她;
7、目前大阪警方对Y签发的逮捕令,名目是非法使用他人护照,而非杀人;
8、大阪警方正在通过外交途径,寻求对Y的引渡。

案件残留的疑点:

1、是冲动杀人还是计划杀人?
2、计划杀人的话,动机是什?财物?获取身份?
3、杀人后处理、运送和藏匿尸体的手段不可谓不大胆,但为什么要邮寄到东京自己家里,中转一次再搬出来,而不是就近找一间储物柜?
4、事后为何多次使用受害人的信用卡,不是取现(日本信用卡有一定的提现额度)而是购物,留下大量痕迹?
5、Y取得日本身份护照,是为了逃亡方便,还是别有他用?
6、如果是逃亡,为什么选择中国?去上海后没有逃往第三国也没有刻意隐匿,却主动投案?
7、作案是否有其他人或组织帮手?
8、中国留学生Z在其中牵涉到多少?

案件进行的难点:

1、中国和日本之间没有签署引渡条约,过去成功实施的引渡屈指可数;
2、如果中方以非法入境为名,对Y实施驱逐,那么Y将回到其国籍国(巴西);
3、……而日本和巴西之间也没有罪犯引渡条约,还是无法对Y进行抓捕;

被害人——
1

尸体所在仓库——
2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