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到了分省的时候了:西域省,昆仑省和天山省

相忘于西域

我认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到现在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而且在被众多的恐袭中也被证明了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政策,更让维吾尔族特别是维吾尔族年轻人误解新疆是维吾尔族的新疆,对于长期以来生活在此地的广大其他民族是极其不公平的,新疆的世居民族、在新疆生活最久的民族是汉族,而这点在当今的民族区域自治中被忽略了。除了被误解,在中国西北着广大的土地上,占据中国六分之一的土地,只有一个省级行政单位也是非常不合理的,虽然新疆人口少,但地域广大,从乌鲁木齐到喀什到和田两千公里,决策政策的执行都不能很好地解决,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监督与管理存在一定难度,经济发展受到制约,南北疆发展差距导致问题尖锐化,各种资源向乌鲁木齐集中,乌鲁木齐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对南疆非常有限,其辐射半径非常短,从长远来看是到了新疆分省的时候了。

1988年海南省从广东分出,现在海南经济社会全面发展,1997年重庆从四川分出,如果重庆不从四川分出,那么重庆永远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十多年过去了,位处大西北的新疆继续一场行政区划改革,理顺关系,为发展为稳定为长治久安积蓄力量。

新疆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其与内地主要地区的联系很少,更多的新疆内部的联系,而新疆土地广阔,从北疆阿勒泰到南疆和田比从哈尔滨到上海还要远,这么大的地域一个省级行政单位管理并不方便,中央下来的政策到喀什变了味,而自治区领导不可能长期在喀什办公督促,势必造成上下联动不畅。而且现在不断的恐袭已经证明民族区域自治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民族自治,长久以来突出了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的主体地位,而忽略了新疆除维吾尔族以外的各民族,特别是汉族,汉族作为新疆的世居民族,先于维吾尔族形成之前就已经在新疆生活,而现在的民族区域自治特别是在别有用心的国外人士以及新疆本土的少数民族当权者的鼓吹下,新疆的汉族是后期移民的,新疆是维吾尔的新疆,新疆的汉族缺少一定的话语权。

新疆的经济发展现在乌鲁木齐已经进入了快车道,乌昌石城市群其发展水平在全国位于前列,但是除了这一地区以外的其他地区依然很落后,想发展非常难,和田依然是全国最落后的地区,喀什特区喊了三年,发展十分有限,伊宁坐拥全新疆最好的地缘优势、地理优势、水土环境优势但依然在落后中不知所措。新疆的产业结构依然单一,新疆的年轻人为了实现梦想只能在乌鲁木齐一个地方呆着,要么只能远赴内地,不要说小城市可以实现梦想,小城市和大城市有明显差别。如果分省,三分新疆,三个省会,各种资源向省会的聚集,将会使新疆出现除了乌鲁木齐之外新的增长极,区域内互动,区域内协调发展,三个中心,路不再遥远。中央的政策可以直接到喀什,管控更加稳定,人口的聚集,会使南疆的民族比例发生变化,有助于进一步的民族交流和融合,历史证明汉民族存在的地方发展更快,更稳定。

对于当今的民族区域自治,我觉得其走到了尽头,当今的政策,让一些干部不是因为其有能力或者其思想先进,而是因为其是某个民族,这就使得,自治政府内甚至出现绥靖的民族领导,甚至出现反汉族的民族领导,用人唯其族人,人为造成民族隔阂。

建议新疆三分的方法是:

伊犁州加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加克拉玛依成立伊犁省,省会伊宁市,
昌吉、乌鲁木齐、吐鲁番、哈密、石河子、五家渠、巴州成立西域省,省会乌鲁木齐
喀什地区、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克州成立昆仑省,省会喀什。
彻底的行政区划改革,撤地区设地级市,保留部分自治州。具体如下:
伊犁省,省会伊宁市(升为地级,辖现在的县级伊宁市、伊宁县、察县、霍城县)、奎乌市(地级,辖现在的县级奎屯市、县级乌苏市)、新源市(地级市,辖现在的伊犁河谷东五县)、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塔城市(地级,辖现在塔城地区除乌苏之外的地方)、克拉玛依市(地级不变)、阿勒泰市(地级,现在的阿勒泰地区),另外辖三个伊犁省直管县级市,分别是:霍尔果斯市、阿拉山口市、北屯市。
西域省,省会乌鲁木齐(提升为副省级,辖现在地级乌鲁木齐市、县级昌吉市、县级五家渠市、县级阜康市)、石河子市(升为地级,辖现在的县级石河子市、沙湾县、玛纳斯县、呼图壁县)、奇台市(升为地级,辖现在的奇台县、木垒县、吉木萨尔县)、吐鲁番市(地级,吐鲁番地区撤地设市)、哈密市(地级,哈密地区撤地设市)、巴音罗楞蒙古自治州(不变)。
昆仑省,省会喀什市(升为地级,辖现在的县级喀什市、疏附县、疏勒县),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不变)、莎车市(升为地级,辖现在的莎车县、泽普县、麦盖提县、叶城县)、和田市(和田地区,撤地设地级市)、库车市(地级,辖现在的库车县、轮台县、新河县、拜城县、沙雅县),阿克苏市(原阿克苏地区撤地设地级市),昆仑省直辖2县级市,阿拉尔市、图木舒克市。

伊犁省,以伊宁为中心建设中国最西部的中心城市,以其自然环境优势,聚集发展,成为西部边陲一棵璀璨明珠。

西域省,在现在乌昌城市群的基础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争当中亚中心。

昆仑省,省会喀什,中亚商贸物流中心,聚集全国各地到此的人们,吸引全国各地的汉族,创建开放包容的多民族中心城市,中西亚明珠城市。

我为新疆长治久安献策!

新疆现在问题其实非常的多,解决起来也非常难,因为难我们就搁置吗?我们要迎难而上,才能为今后的长治久安奠定基础。

我为新疆长治久安献策,想了一些问题,其实要解决要实施起来有一部分还是非常难的,而且效果有一些在短期看是增加不稳定性的,但是孤以为短期可能不太好,但是长期,对未来的子孙后代还是大有裨益的。

1、完完全全的民族平等,在新疆不分少数民族还是汉族都要民族平等,现在的不平等政策或者说是民族优待政策伤了汉族人民的心,同样对于少数民族也是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优待让汉族老百姓对政府不满,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生活。让维族老百姓有不劳而获的想法,增加了他们的惰性,比如高考加分,就是部分少数民族认为自己可以加70分,在平时学习就不努力,从高一不努力,大高三就差了一大截。

2、同样的计划生育政策,现在新疆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同的,少数民族可以生育的数量多于汉族,这就导致了新疆维族的高速增长,也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比如维族生三个,汉族生一个,同样的收入水平,那么维族为了抚养孩子,其生活质量下降,这也是新疆现在普遍反映的贫富差距问题,我看贫富差距的根源有一部分就来自于此。只有一个孩子的汉族家庭可以把金钱投入到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孩子可以上大学,可以有好工作,是一种良性循环,而维族三个孩子全供出来上大学基本是件很难的事情。

3、普及汉语,政府必须大力发扬双语教育,提高民族地区汉语教师的待遇,鼓励汉族老师去少数民族地区教汉语,对于从事汉语教学的少数民族老师必须在普通话等级、汉语能力测试上达到一定程度,做到每所学校至少2-3名汉族老师,加大汉语教学和汉语交流课时。

4、鼓励内地汉族群众到新疆工作和生活,特别是复原转业军人,现在复转军人的安置是件非常难的事情,政府机构没有那么多编制,我看不如干够一定年限,复转之后自愿到新疆的给于发放一定的工资,为了防止拿着工资不在新疆的问题,要一年内到当地报道几次。特别是南疆三地州,到南疆三地州生活工作的给予一次性安家费等等。但必须生活满多少年。有了内地汉族到南疆工作生活,南疆的维吾尔族在日常生活中就要用到汉语,这样汉语就能得到更好的普及,而不会成为哑巴汉语。

5、双向移民,在鼓励内地汉族到新疆工作的同时,让南疆三地州拥护民族团结,热爱生活,具有一定学历的维族给予编制到内地工作和生活,东中部二十个省份承担此任务,比如接受过学历教育的可以到内地大医院当护士、医生、教师、公务员等等,如果一个省一年完成逆向移民5000人,二十个省就是十万,坚持十年就是一百万,这些移过来的人一部分会把家里人接过来,也许第一代民族融合会有难度,但是第二代、第三代就将是土生土长的内地人,这样他们就会交流通婚,逆向移民应该大多数在共产党管理的单位工作,而不是街边摆摊的,这样有人管理再经常做思想工作,有没有清真寺伊玛目的洗脑,我相信若干年后,他们就是当今的江苏回族、河南回族一般,与汉族无异。

6、严格管控清真寺、伊玛目、阿訇,现在新疆一个村子多的能有四五个清真寺,伊玛目、阿訇是伊斯兰教的利益获得方,信众为他们提供食物和金钱,导致他们非常反对当地民众不信教,采用孤立不信教的群众,我同学就经历过,念大学寒暑假回家不愿意去清真寺,但是伊玛目阿訇做其父母的工作,还不去就孤立其父母,有汉族和少数民族通婚的,汉族必须信教,不信教这些所谓宗教领袖就利用自身的话语权鼓动信众孤立信教一方的父母。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方,信教群众越多其获取的利益越多,同时在不停的灌输迷信和宗教思想,特别是未成年人,我小时候就经历过,对未成年人宣扬鬼神,让未成年人憎恨不信教的群众,未成年心智尚未成熟,极易做出极端事情,应该严格控制宗教的发展,现在一个村子三五个清真寺,我看一个镇一个乡一个就够了,而且坚持政府监督,在清真寺设置监督员。建设清真寺的地盘和经费不如建设文化活动交流广场和学校。此外在新疆有个怪现象,少数民族父母认为孩子的出路不是念大学而是念经文学校,为什么?因为这些父母切身感受到当伊玛目当阿訇是非常有面子而且待遇非常好的事情,能够从信众那里获得很多利益,比上大学强多了。

7、严禁未成年人进入清真寺和信仰伊斯兰教,是否信仰宗教是成年人的事情,中国宪法规定信教自由,未成年心智尚未成熟,不适宜被伊玛目阿訇灌输宗教思想和迷信,应该严格禁止,但是现在新疆很多地方都没有做到,大量少数民族孩子进入清真寺,我的家乡就是这样,伊玛目和阿訇非常欢迎,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抓住下一代的问题。新疆必须严禁,我们也要抓住下一代。对于允许未成年进入清真寺伊玛目和阿訇必须下岗,教唆孩子进入清真寺的父母要罚款。

8、加大教育投入力度,在新疆很多孩子由于父母的原因虽然成绩不错但是依然不能完成学业特别是女孩,应该在新疆实行12年义务教育,所有孩子必须念完12年,受过教育的少数民族其对极端宗教会有一定的判断力,但是不能否认受过高等教育的少数民族也有搞分裂的,这是因为他们有反骨,是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但是这帮人绝大多数是策划者而不是实施者,实施者多数为未受过教育的盲从人员。受过教育的多数还是有认知能力的,我认识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对于伊斯兰教就比较淡漠,寒暑假回家不愿意去清真寺,大学毕业不愿意回新疆工作,为什么,因为他们说新疆太是非,作为少数民族如果不信教周围人会说三道四,而在内地就没有这些事情。

9、高等教育对于西部发展有重要意义,之前博文有写过《交大华航西迁的重大意义》交大现西安交大,华航现西北工大,他们的毕业生很多都留在了西部,整个西部教育质量和科技的提升这两所学校功不可没,复旦浙大的毕业生没有在西部生活过不愿意来西部,交大西工大的毕业生在西部上学,留在西部的可能很大,有感情有优势,那么在新疆也应该这样,在喀什、在伊犁都要建设大学,提升当地的文化水平和科技水平,除乌鲁木齐外建设喀什、伊宁两个西部高等教育中心,建议新疆大学提升为国家985,在伊宁、喀什各新建两所高校,一所综合性大学、一所理工类大学。中科院、社科院、在伊犁、喀什设立科研分支机构。建议在伊犁新建综合性伊犁大学、工科性伊犁工业大学。喀什新建综合性喀什大学、理工类喀什理工大学。中科院伊犁生物科技研究所、中科院伊犁机械控制研究所。中科院喀什光伏科技研究所、中科院喀什电子技术研究所。社科院伊犁中亚文化研究院、社科院喀什南亚西亚社会文化研究院。农科院伊犁分院,农科院喀什干旱地区农业示范研究院。在招生方面除了招收本地学生外应大规模招收山东、河南、河北、江苏等高考大省高考难省的学生,这和内地移民又相辅相成,在当地读完大学后愿意留下的人的比例会比外地大学的高很多。

10、加快工业化进程,新疆的发展不能仅限于石油,煤炭,这些工业,应该着眼于发展面向中亚东欧市场的轻工业,促进就业,建设一批国有企业,新疆不是很适合搞市场经济,在国有企业中加大民族团结教育与融合。比如引入部队每周五政治教育的方法,在国有企业每周五下午搞民族团结教育,促进民族交流与融合,这些企业的利润不是最主要的,民族交流融合是最主要的,新疆的牛奶不错,可以建议建设大型奶企,国家领导人直接负责,给广大老百姓喝放心奶和放心奶粉。

11、加快加大城市化,北疆现在为什么民族交流较多,北疆很难找到不会汉语的维族人,不要说乌鲁木齐事件,乌鲁木齐事件多数作案人员是南疆过去的。北疆发展好,民族更团结,因为北疆汉族人多,城市化高。其实新疆出了几次事情之后汉族群众回内地的已经越来越多,只有民族杂居民族交流才能民族融合,那么就要在信件建设安居乐业的城市,让百姓在城市中生活,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另外新疆现在年轻人越来越多到内地工作生活,为什么?因为承载年轻人梦想的城市太少,产业结构单一,工作机会少,除了乌鲁木齐一座大城市,没有其他承载年轻人梦想的都市,而内地不一样,不想在南京干了可以去杭州、苏州、武汉,在新疆呢,不想在乌鲁木齐干了基本没地可去,所以建议建设伊宁、喀什、石河子、库尔勒、克拉玛依等大都市,人口百万以上,与乌鲁木齐无异,这样既可以吸引内地年轻人过来,也可以促进当地发展,形成城市群,动车高铁都可以过来不用担心客流。在新疆,伊犁承载500万的都市没问题,其他城市二百万没问题。

12、经特特区,这一块我在09年乌鲁木齐事件之后就提了,后来政府也做了,不知道是不是看了我的建议,哈哈,不过现在经济特区发展并不快,感觉更多的是在搞房地产,应该促进高科技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双发展,既要聚集人口又要促进科技,援疆不应仅仅是来几个干部旅旅游就走了,而应该带来产业发展,促进当地人民的就业。

13、新疆分省,我认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到现在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而且在被众多的恐袭中也被证明了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政策,更让维吾尔族特别是维吾尔族年轻人误解新疆是维吾尔族的新疆,对于长期以来生活在此地的广大其他民族是极其不公平的,新疆的世居民族、在新疆生活最久的民族是汉族,而这点在当今的民族区域自治中被忽略了。除了被误解,在中国西北着广大的土地上,占据中国六分之一的土地,只有一个省级行政单位也是非常不合理的,中央下来的政策到喀什变了味,而自治区领导不可能长期在喀什办公督促,势必造成上下联动不畅,虽然新疆人口少,但地域广大,从乌鲁木齐到喀什到和田两千公里,决策政策的执行都不能很好地解决,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监督与管理存在一定难度,经济发展受到制约,南北疆发展差距导致问题尖锐化,各种资源向乌鲁木齐集中,乌鲁木齐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对南疆非常有限,其辐射半径非常短,从长远来看是到了新疆分省的时候了。1988年海南省从广东分出,现在海南经济社会全面发展,1997年重庆从四川分出,如果重庆不从四川分出,那么重庆永远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新疆的经济发展现在乌鲁木齐已经进入了快车道,乌昌石城市群其发展水平在全国位于前列,但是除了这一地区以外的其他地区依然很落后,想发展非常难,和田依然是全国最落后的地区,喀什特区喊了三年,发展十分有限,伊宁坐拥全新疆最好的地缘优势、地理优势、水土环境优势但依然在落后中不知所措。如果分省,三分新疆,三个省会,各种资源向省会的聚集,将会使新疆出现除了乌鲁木齐之外新的增长极,区域内互动,区域内协调发展,三个中心,路不再遥远。中央的政策可以直接到喀什,管控更加稳定,人口的聚集,会使南疆的民族比例发生变化,有助于进一步的民族交流和融合,历史证明汉民族存在的地方发展更快,更稳定。建议喀什地区由中央直辖,伊犁设伊犁省省会伊宁,这样有人会说喀什直辖维族占到了90%以上,不利于稳定,我看不是这样的,喀什直辖和伊犁设省,给予一定政策倾斜,将会有大批汉族到当地工作生活,民族比例的改变有助于交流融合和发展,更有助于当地的管理和中央政策的执行。

14、援疆,现在的援疆都是援疆干部三年一换,来了一批玩了三五年,就走了,什么也没带来,带走了新疆特产。这是不正确的,援疆更多的应该促进当地干部思想理念的转变,培训当地干部,无论是当地的少数民族干部还是汉族干部。因为他们才是长期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当然援疆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比如一些医术较高的医生在新疆确实解决了一些问题,给老百姓带了了实惠,但是他们走了新疆还能开展这样那样的手术吗?要让他们把技术传承下去,另外,一些学术交流、前沿知识交流、医疗交流能否放到新疆?现在的学术会议有一些虽然比较滥,但也有不错的,能不能在新疆开。

15、加大新疆与内地的交流联系,新疆现在想去内地基本只有从乌鲁木齐走,非常不方便,加大交通联系对于民族交流和融合非常有益,能不能开拓喀什、伊宁直飞内地的航班和铁路运输?

16、西藏之水救中国,看似不靠谱,但西藏之水确实多,如果能够引一部分到新疆塔里木盆地,塔里木盆地非常平坦,那将又是一个大粮仓,可以移民一个亿,彻底改变当地民族比例,做到最大程度的交流与融合,对子孙后代功德无量。

17、其实我还想说,恐袭为什么能得逞,如果没有群众基础他们是怎么也做不到的,我觉得他们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对于这方面的打击可以更大点,连坐未尝不可。

今天先写到这里,有新想法了再补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abc
    2014年5月30日11:03 | #1

    第五条纯粹脑残。一个回回探马赤军就祸害了多少年。还逆向移民。

  2.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1:18 | #2

    秀才文章,过于异想天开了。
    在新疆呆上三五年,把新疆每个地方,每个乡村角落都走一遍,再来谈也不迟。

  3.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1:22 | #3

    新疆以前不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的民族服饰都是很艳丽的,根本不是黑白袍子。
    如此富饶之地硬是治理成了阿富汗的境地,该反思!

  4.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1:46 | #4

    现在是中共一帮蠢才治理国家,让我来治理会好得多。

  5.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2:39 | #5

    匿名 :
    现在是中共一帮蠢才治理国家,让我来治理会好得多。

    哈哈,都是理论家。
    首先一条,如何动员有能力的干部入疆就是一个难题,更别说让能人留下建设,内陆省份都很难做好,别说新疆了,爱国主义忽悠在公知们的解构下,还有多少效力?人们已经不像过去毛时代那么单纯或萌蠢了,有才干的人宁可在京沪死磕房价,也不愿回内陆家乡,更别说去边疆不毛之地。

    作者的建议,可以尝试,但效果有多好,难说,不过比目前状况不会更坏就是了,最起码对边疆汉人要更公平,现在他们纯粹被强制为国牺牲,遭受非常儒家式的内部虐待。

  6. fish
    2014年5月30日13:21 | #6

    我觉得分省是个好主意,值得一试

  7.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4:53 | #7

    最重要的是要取消身份证和户籍本上的“民族”一栏。大家都是一样的人,非要人为地分成50多个小群体,然后再费力地往一起捏。

  8. 匿名
    2014年5月30日16:01 | #8

    内容我就不评论了,秀才文章,很多想法都是建立在国家让人做啥人就做啥的基础上,但“人的自私性”决定这个想法的不可行。但分省这个想法我倒是很惊叹,细想想纵观历史都没有一个能解决民族矛盾的好办法,那为何不用分省的办法把无辜牵连进去的人解脱出来,就算将来控制不了局势维人要分也只能分他们自己那一块土地,否则一个省就没了。

  9. cercal
    2014年5月30日23:48 | #9

    中国元代以后的行省制度就是把民族民风不相干,地理上无关联的地区化为一体,比如陕西是由汉中地区,陕北地区和渭河谷地地区组成,把民风和四川想接近的入川孔道汉中地区划给陕西,河北和山西分享太行八陉,山海关属于河北直隶等等,关键的地理通道不能给一省独占,这是为了防止割据,而安徽是由属于中原地区的淮北,江淮和皖南山区组成,不同民风的地区在一起也难于统属调配,藏族分在西藏,青海,四川和云南,也难于整合。新疆也是如此,南疆以维族为主,北疆多民族杂居,使得新疆维族不能独领大局,而成为多民族的一部分。如果简单分割,更容易使南疆维族抱团而立,宗教情感,地理区划的单一,是政治割据的有力条件。所以要三思。

  10. 匿名
    2014年5月31日04:02 | #10

    异想天开,就像那些说在喜马拉雅山上炸开一个口子,蠢货

  11. sjd
    2014年5月31日06:17 | #11

    匿名 :
    最重要的是要取消身份证和户籍本上的“民族”一栏。大家都是一样的人,非要人为地分成50多个小群体,然后再费力地往一起捏。

    同意!
    另外,应当鼓励其他宗教特别是基督教到新疆传教,宗教之间平等嘛。

  12. 匿名
    2014年5月31日07:08 | #12

    @匿名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曾设想,新疆不应自己分成几个省,应该和周边省份创新整合划分:西藏阿里划分给新疆,哈密划分给甘肃,民丰县、若羌县划分给青海。

  13. 首恶之都罪恶之源
    2014年5月31日09:51 | #13

    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就没有真正的国家共同体和公民社会,现在匪共坚决不搞普世价值,那么分省还是合省都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现有政治框架下实现真正的民族平等和融合都是不可能的。

  14. freechina
    2017年3月11日13:53 | #14

    大体赞同作者观点,但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
    1、在中国全面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而不仅仅在新疆,民族乡、自治县、自治州、自治区全部废除,而不是只废除自治区这一级,所以保留自治州、自治县、民族乡是错的,应该自治州改为地级市,自治县改为县级市,民族乡改为镇。
    2、新疆划分为三个省,也可以考虑划分为两个省。
    3、废除民族身份登记制度,民族身份认同自由自主。
    4、废除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改为不强调民族的公民平权政策、落后地区和困难家庭扶持政策。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